<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如何科學的利用可得性啟發法?(一)

        學習提醒 2021-07-18 09:43:59

        【知識管理】第24天

        【關鍵詞】可得性啟發法、可得性偏見

        個人訂閱號:jqnote(專注打造愛智慧、愛學習、不急功近利的小圈子)

        先來看幾個生活當中常見的現象:
        1、因為上個月發生了兩架飛機相撞事件,他現在更愿意坐火車。
        2、由于新聞媒體對室內污染的報道極少,因此他低估了里面所存在的風險。
        3、她最近看的間諜電影太多了,因此看什么都覺得有陰謀。

        還記得我們之前分享過一個叫啟發法的心理學現象么?所謂啟發法,即用另一個問題來替代原先的問題做解答的現象,即目標問題與啟發式問題。

        目標問題,就是你想要作出的評估。

        啟發式問題,就是你繞開原來的問題去回答的那個更簡單的問題。


        不過這里面也有區別。即目標問題的發生是一個概率性問題,比如“明天早上你能夠撿到10元錢的概率”或者“本月達成所設定目標的概率”,這類問題也屬于啟發法。不過要回答這類問題也很簡單:從記憶中搜尋這類問題的實例,如果搜尋過程既輕松又順暢,這些事情發生的概念就會被判斷為很大。

        這類現象有一個專門的術語叫:可得性啟發法,可定義為“實例呈現在腦中的輕松程度”來判斷概率的過程。用更加精準的定義也可以這樣表述:可得性啟發法同樣也是用一個問題來替代另一個問題:你希望估測某一范疇的大小或某一事件的(發生)頻率,但你卻會提到自己想到相關實例的輕松程度。比如文章開始所羅列的三個現象。

        但是這里面會存在問題,即問題的替代必然會產生系統性的錯誤。你會發現啟發法是如何通過一個簡單的過程導致偏見的,不直接說出(事件發生的)頻率,而是列舉那些使你輕松想起相關實例的因素:其中的每個因素都會成為偏見的潛在來源。再詳細試舉幾例:

        1、你可以很輕松地回想出引起自己注意的突出事件。比如娛樂圈的出軌事件和政客的貪污行賄事件格外引人注目,想起這些實例并不難。但也因此,你很容易夸大娛樂圈的出軌事件和政客的貪污行賄事件的概率。

        2、一個大事件會暫時提高此類事件的可得性。飛機失事事件會有媒體來報道,這也會暫時改變你對飛行安全的看法。接著你又看到路旁有輛汽車著火了,于是這些事故會暫時盤踞在你的腦海中,你會覺得這個世界此時充滿更多難以預料的事。

        3、親身經歷、生動的圖片和鮮活的例子比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單純的文字或是統計數據更容易讓人回想起來。一個與你相關的判決錯誤會逐漸削弱你對司法體系的信任度,其影響程度比你在報紙上讀到此類事件的影響更深。

        你看,這些都是可得性啟發法所帶來的偏見。雖然你可以盡可能地抵制如此之多的潛在的可得性偏見,但那樣做會令你身心俱疲。

        你必須通過自問一些問題努力重新審視自己的印象和直覺,比如“我們是否會因為小區內最近發生了幾起偷盜事件就認為青少年盜竊是個嚴重問題”或者“我所認識的人去年沒有得過感冒的,我是不是就沒必要打免疫針了呢”。時刻對偏見保持警惕是件累人的事——但由此便可避免一個代價昂貴的錯誤,因此付出努力也是值得的。

        自我鼓勵: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