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學術分享】反思椎間盤突出癥的診斷和手術治療

        南京新中醫學研究院 2021-10-06 13:46:05

        【新朋友】點擊標題下方字“南京新中醫學研究院”快速關注

        【老朋友】點擊右上角分享,關注公眾微信號:南京新中醫學研究院



        椎間盤突出癥乃是當今世界最為熱門的疾病之一,也是我國現在最時髦和最引人注目的一個病。本來是外科病,可是神經科、理療科、針灸或針刀科、整脊或按摩科、鎮痛或麻醉科等醫界各科也都蜂擁而上,異彩紛呈,成為各種醫療觀點爭論最大的一個病?!坝幸庠曰ɑú婚_,無心插柳柳成蔭”。筆者原本學的是西醫,后來又習中醫,臨癥數十年以來,也看好了不少骨科疑難病?!坝拚咔],必有一得”。本文擬對椎間盤突出癥的現代診斷和手術治療問題提出一些反思,并認為中醫傳統療法值得重視,

        1“椎間盤王朝”是怎樣形成、發展和衰落的?

        美國外科學家Michael E.Debakey 曾指出:美國現代外科經歷了三個“R”,即從“切除”(resection)到“修復”(repair),再到“替代”(replacement)。能夠反映這個外科學發展光輝歷程的首屈一指就應該是對椎間盤突出癥的診斷和手術治療了!《外科學簡史》曰:“1932年12月31日Barr與Philip Wilson首次為一例術前就診斷為‘椎間盤破裂’的患者施行了手術,1933年9月30日他們將觀察的結果在新英格蘭外科學會上作了報告,從此開始了‘椎間盤時代’?!盵1] 1934年Mixter WJ和BarrJS將19例歸因于椎間盤髓核突出的腰背痛病人予以手術證實并命名為“椎間盤破裂癥”[2]。Mixter提出:“如果沒有眾多學者在神經外科學、病理學、神經病學和骨科學等諸多方面研究的成果,要集中注意力于椎間盤的損傷及其作為主要的脊柱疾病是不可能的”。這一在醫學上的“貢獻”,被后人譽為開創了所謂的“椎間盤王朝”(dynasty of the disc)。

        回顧西醫腰腿痛史:“自古以來坐骨神經痛就與人們相伴,但下腰痛尚未能引起足夠重視,因此,《圣經》中未曾提及。1764年一位名叫Domenico Cotugno 的醫生對坐骨神經痛給予了經典的描述……”[1]。又據報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腰背痛也是一個少見的病”[3]。

        “直到上世紀70年代后半葉,腰背痛病人大多經常還到內科診室就醫, 且不太受歡迎,謂之“鬧腰(妖)”。而與椎間盤突出有關的坐骨神經痛只有確診后才敢進行外科手術,任何其他腰背疾患則大多避而不問。通常腰腿痛病人都被推給整脊或按摩醫生處理,其他科室似乎沒有人對他們有濃厚的興趣。醫生在腰腿痛方面不感興趣,而在脊柱臨床實踐中確實也沒有多少科學基礎。直到80年代隨著先進的影像學技術出現、新式脊柱外科技術以及專業脊柱外科醫師的培訓熱潮興起.,脊柱業才開始繁榮起來。過去作為許多醫生負擔的腰腿痛病人現在成了發財致富的“金礦”(gold mine.),脊柱協會會員猛增,手術率抵達頂峰,有些地方的增長率達110%以上……而手術不成功突然又變成一個醫學難題,好象本身又成為一個新病——手術失敗綜合癥”[4]。

        可見“椎間盤王朝”從創建到登峰造極和走下坡路亦有一段過程。

        2椎間盤突出是否以手術治療最好?

        經過70余年的臨床實踐,對美國開創的這一“椎間盤王朝”又當如何評價呢?

        隨著X 線造影、CT和MRI等影象學的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報道表明:無癥狀的人群也有椎間盤突出。據國外資料:用CT檢查無癥狀志愿者的腰椎,其35.4%有椎間盤突出;用MRI檢查無癥狀志愿者的腰椎,40歲以下者突出占17%,40-59歲者占22%,60歲以上者占36%。年歲最老的一組,21%有椎管狹窄而無癥狀[5]。這僅僅是檢查腰椎一個部位,如果檢查整個脊椎,則可能比率更高。所以美國《骨科學》將無癥狀或癥狀與突出水平不一致的椎間盤突出均列為手術禁忌癥(operation should not be done if no pain is present)[6]。

        有坐骨神經痛癥狀也不要緊,其自然史表明多能自愈Thenatural history of sciatica is predominantly that of spontaneous improvement。據Hakelius研究,僅用支具和休息治療,38%的病人1個月以內即好轉;2個月好轉占52%,3個月則73%好轉。又研究報告(Naturalhistory of lumbar disc hernia with radicular leg pain: Spontaneous MRI changesof the herniated mass and correlation with clinical outcome journal oforthopaedic surgery,jun 2001):其42位病人在癥狀發作后保守治療3-12月用MRI掃描,有37位(88%)的突出疝塊能有效地回復50%以上(37 out of 42 patients (88 %) showed effective (>50%) reduction ofthe herniated mass on MRI 3-12 months after the onset of symptoms). 又據Saal 和Saal報告::90%以上伴神經根病變的椎間盤突出患者用非手術療法均可獲得成功[6]?!?span style="max-width: 100%;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yellow; background-position: initial initial; background-repeat: initial initial;">我確信:在最低限度的侵入技術研究領域內經過不斷努力一定能找到無損性修復椎間盤的療法I believe continued efforts in the area of minimally invasivetechniques and nondestructive reparative therapies must be sought”。而早在1986年美國新英格蘭雜志即謂:“在過去30年,診斷醫師的自信、外科醫師的熱情以及公費補償的正當性均已大大減少。幾乎所有局限性腰背痛的原因都是不確定的,包括椎間盤突出等在內的許多異常病理表現在無癥狀者的脊柱內都頗為常見,將一次腰背痛的發作歸因于一種特別的解剖異常,其確實性也不夠有力(tenuous)。只是因為局限性腰背痛中有馬尾綜合癥和明顯的輕癱急需看外科,否則就不應該將局限性腰背痛視為外科疾病。80%以上的病人在2周之內均可以痊愈或明顯好轉,其他患者之大多數如果能受到積極鼓勵或遵守適當的醫囑,不久亦將轉愈[3]”。顯然這是對過分強調手術治療椎間盤突出癥者的有力鞭笞,也即對“椎間盤王朝”敲響了喪鐘!

        脊柱乃健康之本。椎間盤是脊柱的組成部分,有助于吸收壓力和將應力傳遞到脊柱help absorb stress and strain transmitted to the vertebral column等重要生理功能。因為生活勞碌,日積月累,天長日久,引起椎間盤有點損傷或突出,甚或有些腰腿痛癥狀,都屬正?,F象,無須緊張,如果因為一點突出便把整個椎間盤“切”、“修”或換成“人工椎間盤”,破壞脊柱的穩定性,猶如打開潘多拉盒子(pandora`s box),那就得不償失,從此就會給病人帶來無窮的禍患?,F代影象學的發展,診斷“椎間盤突出”者越來越多,因此對其必須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3 美國治療椎間盤突出癥的技術是否就很高明?

        “今天,照亮人類世界的有兩樣東西,那就是天上的太陽和地上的美國”( 王澄)。當今中國對美國文明盲目頂禮膜拜的何止一個張功耀!

        當前國內關于椎間盤突出癥的診斷和治療,可謂問題多多,醫患糾紛或事故也屢見不鮮。有些人一旦診斷有“椎間盤突出”就非常緊張,以為是患了“不死的癌癥”,東奔西跑亂求醫。有人經保守治療癥狀已完全消失,可是CT復查仍有“突出”,便認為“無效”,錯誤地認為:只有“手術摘除髓核”那才是“根治”、沒有癥狀也愿挨一刀!“美國的設備”、“美國的技術”!有些醫療單位利用病人對椎間盤功能的無知,在“椎間盤突出”這一點上大作什么“啥法治椎間盤突出最好”的廣告,公然無視椎間盤突出癥絕大多數可以自愈的事實,把破壞椎間盤組織的微創療法鼓吹為最好的治療方法:“通電后經過低溫消融,髓核汽化吸收、冷卻固縮”“目前應為首選”!或“以臭氧髓核消融術為例,采用細針穿刺到椎間盤內,注射少量臭氧氣體使髓核組織脫水萎縮,達到使椎間盤減壓的目的”!聲稱:“醫院在治療頸、腰椎間盤突出方面,已形成了‘保守、微創、開放’系列化服務,涵蓋了溶核、切吸、臭氧(O3)、椎間盤鏡、二重疊、三重疊……治療方案”,把破壞正常的椎間盤髓核組織當成首務,而且,這種“專治椎間盤突出的分院”還是“醫療保險及中國平安保險定點醫院”,“ 該技術從2006年6月1日起列入甲類單病種結算項目(醫保報銷)”,這醫保部門豈非是在助紂為虐?如果推而廣之普及到全國于國于民有何后果?

        那么美國專家又是如何看待手術呢?美國Michael EGoldsmith博士曰:“脊柱外科領域中,腰椎術后持續疼痛或疼痛復發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課題。……現在,大約有15%的下背部手術患者經過初次手術后癥狀沒有完全緩解,這使得脊柱翻修術逐年增加。雖然85%的患者于初次手術后癥狀改善,而二次手術后的緩解率僅為50%,每次相繼手術的改善率更是持續下降。這些數字說明了避免不必要手術的重要性?!盵7]就椎間盤手術而言,現在即使在美國,手術的指征也要求很嚴。許多骨科醫生已逐步習慣于在常規的指導方針(guideline),即AAOS/北美脊柱協會關于下腰痛的診斷與治療列表下進行治療[8]。美國《SPINE》雜志提出:“脊柱協會必須立定足跟。由NASS領導的脊柱協會必須應用其知識、經驗和脊柱協會積累的資源建立新的脊柱醫療模式。新模式必須建立在保證質量和能有效地救助病人之上。不必要的外科手術必須限制,要減少并發癥和限制再手術率?!烙嘀?,新脊柱醫療模式應該聘用特別培訓的非手術專家作為肌肉骨骼系統疾病診治的看門人(gatekeeper)。該醫療體系建議:對于肌肉骨骼系統疾病的初級醫療要先找非手術專家,他們會處理好病人;經專業訓練和有經驗的脊柱外科醫師只有在有外科手術指征時才看病人,并由非手術專家來決定。非手術專家可以是特別培訓的理療醫師、矯形外科醫師、神經外科醫生、神經病??漆t生或風濕病醫生。這個單獨的特別有掌管樞紐作用的訓練是絕對必要的”[4]。

        凱博文博士在其《談病說痛——人類的受苦經驗與痊愈之道》一書介紹一位美國警官霍華?哈里士患腰背痛的痛苦經歷:“他看過幾打醫生,幾乎每一科都看過:骨科醫生、神經外科醫生、神經科醫生、麻醉科醫生見太太專家、內科醫生、家庭科醫生、康復專家……其他衛生專業人員:開業的護士、康復治療師、針灸師、醫療催眠師,以及生物反饋療法、***、行為醫學、按摩、水療方面的專家。他上過疼痛診所、疼痛教室和疼痛聚會,他讀過腰背痛方面的醫學與自助書籍。哈里士警官在脊柱上動過四次大手術,且每次都有更壞的感覺,正擔心害怕地打算做第五次手術”。結果因腰背痛而搞得“整個生活就是疼痛”?!璠9]

        開始治療不當,遺留禍患無窮也!

        4怎樣看待“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根”?

        因為CT或MRI檢查報告經常有“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根”、“壓迫硬膜囊”或“壓迫脊髓”等診斷,所以就有許多醫患者把“椎間盤壓迫”當成主要問題。其實,這種“壓迫機制”只是一種學說而已。很早以前就有人提出懷疑,如尸體解剖,有些死者的椎間盤突出、后突程度較大,但生前卻從來無有腰腿痛病史(Fernstr?nm)。還有人提出一些其他不同的學說:如Wall(1974)根據閘門控制學說認為“腰椎間盤突出引起疼痛的原理至今一無所知?!盧othman(1977)提出“化學刺激物質是神經根疼痛的一個主要的發病機制,正常神經根受壓時不發生疼痛而只是感覺異常;只有炎性神經根受壓時才會引起疼痛”。Mashall(1977)提出化學神經根炎學說。Gertzbein(1977)又提出自身免疫學說等。我國學者宣蟄人氏根據自己50多年的臨床實踐,提出一種新理論和新療法:“創用了軟組織無菌性炎癥致痛學說取代傳統的機械壓迫致痛謬論,在診斷上無視非疼痛因素的腰椎間盤突出物之存在,而以椎管外軟組織損害性腰腿痛或椎管內外混合型軟組織損害性腰腿痛取代傳統的‘腰椎間盤突出癥’之錯誤診斷;在治療上以定型的腰臀部等椎管外軟組織松解術或結合腰骶部椎管內(外)軟組織松解術手術取代背離客觀實際的‘腰椎間盤切除手術’”[10]。從理論到實踐對“椎間盤壓迫神經根”學說作出了大膽的批判。

        “壓迫說”歸因于椎間盤突出,主張手術切除椎間盤;“炎癥說”歸因于神經根炎而主張封閉和用消炎藥。事實上有許多外傷不治療、單憑休息也可以自愈?;谶@種常識,在美國多認為“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根引起的癥狀往往對保守治療效果好,僅某些情況才需要手術Nerve root compression resulting from herniated disks often respondsto conservative therapy. In certain cases ,surgery may be needed.”其依賴臥床休息、住院、藥物和手術以構成美國的正統醫療模式,約占脊柱病市場份額60%;另外一種非正統模式是整脊,占40%,整脊病人滿意率統計記分雖高,可是在身體復康和經濟后果方面還不太可靠[4]。那么有沒有一種療法既能愈椎間盤之傷又可以消神經根之炎性水腫從而迅速解除病人之痛苦呢?

        就疼痛嚴重程度而言,可能痛風比坐骨神經痛有時還令人難以忍受,據說“得了痛風的人把這種病的感覺比作關節里扎進了一根釘子;比作用強有力的鉗子把肉撕下來;比作被狗咬住,而狗的牙齒在啃他們的骨頭;比作被老虎鉗夾;比作腿被擠在厚木板和鑄造成的楔子之間所受到的痛苦。一言以蔽之,得了痛風的人用最恐怖的比喻來說明他們所忍受的地獄般的折磨”[13]。中醫對疼痛治療有特長,較西醫諸療法還略勝一籌!中醫治病理論與西醫迥異:“病在上,取之下,病在下,取之上;病在中,傍取之”(《素問。五常政大論篇》)?!巴饪票乇居趦?,知乎于內求乎外”(汪機〈外科理例〉)?!跋[止痛,首推行氣行血”(張山雷〈瘍科綱要〉)。中醫重視整體治療;西醫在診治某些局部外傷發炎時經常應用抗菌素等也屬整體治療,為什么有些西醫對中醫整體治療就不理解呢?這對于熱衷于作脊神經根切斷術Rhizotomy以緩解頑固性神經痛或中腦束切斷術Mesencephalictractomy以緩解三叉神經痛的外科大夫來說值得深思。

        無論什么療法,都要經過時間的考驗,以無損為妙。醫學實踐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5 較之西醫,中醫治骨傷有何優點和特色?

        中醫治療腰腿痛(即腰椎間盤突出癥)有豐富的經驗和悠久的歷史,早在《黃帝內經》內就縷述備祥,可是由于其理論體系不符合西醫的口吻而不被重視,實在是人類一大悲哀!

        西醫的思維方式與東方哲學格格不入。從外科學家MichaelE.Debakey “切除”、“修復”、“替代”三個“R”的治療椎間盤突出癥進程,想到美國出兵伊拉克:損兵3000,吊死***,換一個新政府,是否能給伊拉克人民帶來真正的和平和幸福?通過切除或“微創消融”椎間盤破壞脊椎穩定性以治療腰腿痛豈能達到“形神俱妙”?人工椎間盤再貴,又豈能代替“原裝”的椎間盤???迷信手術:腰椎間盤突出切腰椎,頸椎間盤突出切頸椎,如《spine》所云:“如果椎間盤切除不行就作融合術;如果融合術不行再作融合翻修術、椎體間植骨加鋼板固定。如果這次又失敗了則除去鋼板再分析其它水平的椎間盤情況進行手術。If disc excision did not work,the patientcould have a fusion;if the fusion not work, the patientcould have a fusion-revision surgery with hartware and interbody grafts. Ifthis failed, the hardware could be removed and the other levels analyzed如此走馬燈似的翻修好象永無有止境,自能延續其外科行業的發展,而且除了病人,所有參加手術者好象也都很高興,營業狀況也還好The merry-go-round seemed endless,aselfperpetuating industry. All the players seemed happy, except the patients,and business was good.”.“公眾對腰背手術已開始有所提防,病人對治療腰背痛專家們的滿意程度也一落千丈。隨著脊椎手術失敗綜合癥數量的增加,努力改善脊柱融合率的新技術也在發展The public began to become more wary of back surgery,and patient satisfaction for the majority of specialists dealing withback pain plummeted. With an increasing volume of failed spine surgery, newtechnologies were developed in an effort to improve fusion rates.”[4]如此而已。這就是美國先進科學技術的現狀!

        由此可見,現代西醫并非完美無缺。美國學者L.Thomas對現代醫學就不那么頂禮膜拜,而是持批評態度,他認為現代醫學中有一大部分屬于“非技術”,手術、人工器官等亦還屬于“半吊子技術”范疇。他認為醫生不能滿足于當一個優秀的匠人,而應該努力成為一個富有智慧的人:“在注意科技對人性的種種后果時,同樣重要的一點是不要忽視高思維,因為這一平衡對社會的全面發展和進步具有根本性的重要意義。我們相信,中國文明,作為世界上僅存的擁有悠久歷史的文明之一,在高思維方面能為人類作出許多貢獻”([美]約翰奈斯比特著《高科技高思維》P4)。

        然而令人費解的是:迄今中國仍在派人出國學習這些“先進技術”,做一個手術動輒數萬或數十萬元(據說用美國耗材1個釘子就1萬元)。效果如何?而聰明的美國人有病卻愿意到中國或韓國求醫,接受中國傳統醫學治療。有位名叫戴威的副總裁患頸椎病,甚至還光顧我這樣一個小診所,為什么?更加值得令人深思的是:美國脊柱權威雜志《Spine》居然以大量篇幅介紹禪宗四大宗旨:“我認為我們從禪宗思想的四大基本宗旨能夠獲得一些指引,盡管已有5000年之久,可是在今天仍然有價值I think we can gain someguidance from the four basic tenets of Zen thought, which are over 5000 yearsold, but are still as valuable today as they were then(按:據佛史應為2000年)[4]。發菩提心修學四弘誓愿:①眾生無邊誓愿度;②煩惱無盡誓愿斷;③法門無量誓愿學;④佛道無上誓愿成。對于一個醫生來說,這也是一種很高的精神境界。在我國悠久的儒釋道傳統文化中確有豐富的醫學知識值得我們發掘和學習,非唯“神刀”一屠為能也!《內經》還有“異法方宜論”?!度A氏中藏經》有“病有所宜論”:“夫病者有宜湯者,有宜圓者,有宜散者,有宜下者,有宜吐者,有宜汗者,有宜灸者,有宜針者,有宜補者,有宜按摩者,有宜導引者……種種治法,豈能一也,若非良善精博,難為取愈”。

        中醫治病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素問 陰陽應象大論》曰:“故善用針者,從陰引陽,從陽引陰,以右治左,以左治右”。中國的針灸術早在17世紀即傳入歐洲,可是由于與西醫理論相抵觸,始終未被西方廣泛接受:一根插入手上的銀針怎么能夠治療牙痛呢?直到1976年以后,認識才發生急劇的改變[11]?,F在中醫針灸在西方國家已經得到廣泛地傳播并受到眾多病人的歡迎??墒窃谥嗅t中藥方面還缺乏了解。中醫重實踐,如《四庫全書腳氣治法總要卷上》(董汲)曰:“古之大醫,往往因自病或親屬有疾,故究心積慮,遂為高醫。良由日見變侯,斟酌冷熱虛實,悉所經歷,則唐孫真人、甄權、蘇恭、深師道人之類皆其人也。諺云:千聞不如一見。此之謂也”。在醫治骨傷方面中醫還重視內服藥,如《正體類要》序云:“且肢體損于外則氣血傷于內,營衛有所不貫,臟腑由之不和,豈可純任手法而不求之脈理,審其虛實以施補瀉哉。太史公有言:人之所病病疾多,醫之所病病道少。吾以為患在不能貫而通之耳”(中國醫學大成五p258)。當今醫界能學貫中西精通內外各科者屈指可數矣?,F在風行將內科病用外科治如冠心病放支架或搭橋,確實也解決一些問題,那么外科病可否用內科治呢?這在過去,頗有諸多成功經驗,如中藥治療急腹癥,療效頗佳,值得發揚光大;而治骨折,我們僅用中藥口服,效果也很好,立竿見影!由此聯想到中藥治療椎間盤突出問題是否可能呢?

        6 中醫對椎間盤突出癥是如何診治的?

        胡有谷主編《腰椎間盤突出癥》一版比一版厚。我治療椎間盤突出癥幾十年則越來越簡單,概括為一個字,即:“利”!

        腰椎間盤突出癥屬外來詞,在《黃帝內經》內稱為“腰痛”或“腰脊痛”?!把氯缬袡M木居其中,甚則遺溺”?!把腥鐝埞蠼L”?!傲钊搜?,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素問·刺腰痛篇》)等,對壓迫癥狀的描寫非常生動具體?,F代醫學認為坐骨神經痛只是一種癥狀;與腰背痛有關的腿痛并非總是由椎間盤突出引起,可是又認為腰椎間盤退變可能是下腰痛(LBP)最常見的原因Lumbar disk degeneration isrecognized as probably the most common cause of LBP。所以現在國外一些骨科教科書多稱之為“下腰痛和坐骨神經痛(low back pain and sciatica”)?!秲冉?素問》治腰痛有專論,針灸取穴至今仍有指導意義?,F在各種針法如電針、激光針、“小針刀”等都是根據《內》《難》理論發展起來的,有巨大的現實意義。同時在《繆刺論》中還昭示“人有所墮墜,惡血留內,腹中滿脹,不得前后,先飲利藥”的用藥***,以補不逮?!督饏T要略》治馬墜及一切筋骨損方:“右七味,以童子小便量多少煎湯成,內酒一大盞,次下大黃,去渣,分溫三服……衣被蓋覆,斯須通利數行,痛楚立差?!薄稓J定四庫全書子部此事難知卷二》曰:“諸痛為實,痛隨利減。世皆以利為下之者,非也。假令痛在表者,實也;痛在血氣者亦實也。在表者汗之則痛愈;在里者下之則痛愈;在血氣者散之行之則痛愈。豈可以利之只作下之乎?但將利字解作‘通’字或訓作‘導’字可矣!是以‘諸痛為實痛隨利減’:汗而通導之利也;下而通導之亦利也;散氣行血皆通導而利之也。故經曰:‘諸痛為實痛隨利減’。又曰:‘通則不痛,通則不通’,此之謂也?!边@些對于“利”字的詮釋,較《要略》又有發揮,可以涵蓋中醫八法也。

        討論椎間盤突出癥的疼痛機制應該從多方面考慮:首先,“突出”僅幾個“MM”,與骨折比較尚屬微疾,不足道也;“壓迫神經”,也是事實,可是因此摘除或“微創”毀掉椎間盤則大謬也;神經根炎癥說也有根據,可是要完全否定“壓迫說”也不可能。事實上,這只是一個問題兩個方面而已。

        某些西醫對中醫“不屑一顧”,可是在臨床實踐中也用“利”,如靜滴甘露醇治療神經根水腫即然。

        現代醫學把坐骨神經痛的原因歸咎于椎間盤突出,可是椎間盤突出又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美國《骨科學ORTHOPAEDICS》雖然提及“職業occupational”如重體力勞動和“個體individual”如年齡和性別等兩類因素,但對臨床治療并無實際意義。重視局部,忽視整體?!爸灰姌淠?,不見森林”。這是西醫的通病。

        從臨床上看,引起腰椎間盤突出最常見的原因是腰扭傷,如打噴嚏、壓腿等一個動作不慎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敢動,“不可以咳,咳則筋縮急”(《內經》),有的痛劇,“連屁都不敢放”。不敢吃不敢喝(怕麻煩人),痛得要死要活。對于這種急性患者用中藥治療效果如何?我們治療此類患者有“兩粒中藥一杯酒,抬著進來跑著走”之譽,即能跑跳,效果奇好。

        治療時間比較長的是所謂“月子病”,即生孩子或經期受涼引起的,頸腰椎多水平“突出”(我稱之為頸腰膝綜合征),畏寒怕涼,哭哭啼啼。一般認為十分難治;然堅持中醫治療,其效果也很好。

        還有一些是經按摩、復位、封閉、手術等“治壞”了的病人,癱瘓,生活不能自理?!端貑枴げ貧夥〞r論》曰:“善治者治皮毛”。這些病人用汗法也頗效。

        據筆者經驗,車禍、墜樓等重傷病人往往腹脹如鼓、痛苦異常。西醫對此很少注意。若能按《內經》“人有所墮墜,……先飲利藥”治療,病人即感舒適,益莫大焉。

        骨科前輩方先之教授謂“約三分之一的患者并無任何外傷歷史,亦未參加過體力勞動,但多有腰部‘著涼’后發生坐骨神經痛的歷史”[12]?!秲冉洝分^:“痛者,寒氣多也,有寒故痛也。其不痛不仁者,病久入深,榮衛之行澀,經絡時疏,故不通,皮膚不營,故為不仁”。

        據我們臨床觀察,100%病人均怕冷,嚴重患者即使在炎夏酷暑天用厚被加電熱毯、熱水袋仍怕冷,“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發汗如冰水??梢姟爸嗅t治本”,然也。國外止痛常用冰袋外敷,頗有悖于中醫理論,是否有“療饑于附子,止渴于鴆毒”之嫌呢?愚以為還是不用為好。

        據《史記·扁鵲倉公列傳》記載,早在公元前二世紀西漢時期的齊國臨甾即今天山東省淄博地區,有一位名醫叫淳于意,又稱倉公,他的《診籍》是我國現存最早見于文獻記載的醫案集,其中宋建一案,根據病史和癥狀,首先要考慮腰椎間盤突出癥:“建故有腰脊痛。往四五日,天雨,黃氏諸倩見建家京下方石,取弄之,建亦欲效之,效之不能起,即復置之。暮,腰脊痛,不能溺,至今不愈,建病得之好持重?!庇帧安豢梢愿┭觥?,癥狀頗重。倉公怎樣治療?“即為柔湯使服之,十八日所而病愈”。效果還相當好;為什么今日不被重視呢?

        結束語

        西醫對坐骨神經痛的描述可上溯到400BC古希臘醫圣Hippocrates的著作。其后2000年意大利醫生Domenico Contugno于1874年坐骨神經疾患與腿痛之間的關系。1911年Joel Goldthwait提示椎間盤突出引起坐骨神經痛。1934年Mixter和Barr通過外科手術切除疝出的椎間盤以證實坐骨神經痛與“破裂的椎間盤”之關系,開創“椎間盤王國”。中醫對坐骨神經痛的癥狀描述及針灸治療,在《黃帝內經》一書已有詳述,至今仍有指導意義。非常偉大!作為中華兒女本來應該引以自豪,可是張功耀輩居然敢污蔑《黃帝內經》等經典著作都是“偽書”,把中醫說成“騙子”、把中藥說成“毒穢”之物!作為科學思想史研究所的教授,應知道古希臘《希波克拉底全集》也并非都出自希波克拉底氏之手,為什么不稱之為“偽書”呢?筆者畢業于上海第二軍醫大學,主要是學西醫。因為有些疑難病西醫解決不了而又學習中醫。中西醫有互補性。中醫的健康觀念主張“寶命全形”和“形神俱妙”,不輕言手術?!捌ぶ淮婷珜哺??”中醫能用非手術方法解決一些西醫用手術所難以解決的問題豈非是更好更妙?“上醫醫國”、“不為良相則為眀醫”,中醫的整體治療觀念也很重要?!罢龤鈨却?,邪不可干”??梢娫诮鸨梯x煌的《黃帝內經》圣殿階下,有那么幾個人提出異議,未足慮也!

        法國學者雷伊曰:“我們回顧歷史時就會明顯地發現,歷史有時是不連續的、迂回發展的,它不是一種直線型的、逐漸發展的過程。如果我們以一種謙虛的眼光來看早期的治療方法,就會發現古希臘羅馬時代有大量緩解疼痛的治療方法。我們應該佩服古代人研究的準確性……”[13]。

        “人類可以忍受饑餓,也容易從饑寒中解脫,但人類難以忍受疼痛,也不容易從疼痛中解脫,一個疼痛的患肢(指),遠比一個無功能的患肢(指),更使病人痛苦,更使醫生棘手。讓病人無痛,是21世紀每一位醫生的奮斗目標和神圣職責?!鳖櫽駯|院士再三強調“應該開發中藥”和“發掘中醫中藥防治的功效”[14],很有道理。

        以上僅為個人淺見,不妥之處,請批評指正。謝謝。

        本文轉載自網絡


        了解更多內容請點擊閱讀原文或致電025-52334461

        想要了解更多專業的新中醫精華知識請關注南京新中醫研究院官方微信賬號:xinzhong1111@163.com

        ===============================
        分享好東西是美德哦~!請點擊右上角→點擊【分享到朋友圈】
        更多資訊敬請關注新浪微博
        dawnjiang2006@163.com
        課程訂購:025-52334461
        南京針刀培訓官網:http://www.zyzjzd.cn

        南京新中醫學研究院www.zd555.com

        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