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資訊|舊海關文獻可為中國近代史研究提供“百科全書”式的資料

        歷史地理研究資訊 2021-10-03 16:58:46
        點擊上方“歷史地理研究資訊”可以訂閱哦


        吳松弟,中國地理學會歷史地理專業委員會主任、復旦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主要研究領域為我國移民史、人口史,是中國近代經濟地理研究的主要開創者和學術帶頭人,在近代經濟史料的發現和整理方面聲譽卓著。
        ?
        先后撰寫六卷本《中國移民史》之第三卷(隋唐五代時期)和第四卷(遼宋金元時期),六卷本《中國人口史》之第三卷(遼宋金元時期),以及《無所不在的偉力——地理環境與中國政治》等個人專著15部,并主編《港口-腹地和中國現代化空間進程》《中國百年經濟拼圖——港口城市及其腹地與中國現代化》。由其發現并整理、編撰“書目提要”的《美國哈佛大學圖書館藏未刊中國舊海關史料》283冊目前已出版,由其擔任主編的九卷本《中國近代經濟地理》也于2015-2016年陸續出版。
        ?
        舊海關文獻不只涉及海關、貿易
        ?
        文匯報:請您介紹一下,舊海關內部出版物是何種性質的文獻,體量大概有多大?
        ?
        吳松弟: 舊海關內部出版物,主要指由中國海關總稅務司署的造冊處(后改稱統計科)刊印,或由總稅務司署請人撰寫的出版物。1859年1月,海關總稅務司建立起西式的統計和出版制度,當年陸續出版的各口岸《進出口貿易統計》(Returns of the Import and Export Trade),被看成舊海關最早刊行的內部出版物。海關總稅務司署編纂和出版這些書主要是出于內部工作需要,但因為以書本形式出版,所以不同于保持原始面貌的其他海關報告、文獻和資料。
        ?
        按照海關總稅務司1882年2月2日的第179號通令,當時已經出版的六大系列中只有統計、特種、雜項三個系列在海關內部下發后的剩余部分可以出售,而關務、官署和總署三個系列只在海關內部使用,甚至只供總稅務司一人使用。1896年又形成郵政系列作為第七系列。此外,還有百余本由中國海關總稅務司署編輯或出版,但未列入任何系列之書,被稱為“他類之書”。七大系列中最大的是統計系列,分日報、月報、季報、年報幾種,某些重要的海關如江海關、粵海關還有日報和旬報。1882年,海關總稅務司署又下令編撰《最近十年各埠海關報告》,一直編到1931年,共出5期,內容各期不一、相當龐雜,幾乎是全面詳述各關所在省區十年間各方面的經濟文化社會變遷。據我估算,全部舊海關出版物,不包括各關的日報和旬報,約達1500種。
        ?
        值得一提的是,舊海關內部出版物各個系列都附有一定數量的地圖和圖表,其中地圖達200余幅。我國古代的地圖,使用的是計里畫方的方法。明末外國傳教士帶入科學繪圖法,但在中國的全面推廣是近代的事。舊海關出版物中的地圖,絕大部分用西方的科學繪圖方法繪制,這些地圖不僅反映各關區的空間范圍和山河面貌,也反映商品產地、交通路線、城市分布乃至城市內部街區,有關海洋方面則側重于燈塔分布、港灣情況、岸灘、碼頭乃至水域的水深、底質、淺灘,并都附有比例尺,對于近代各方面的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直觀價值。
        ?
        文匯報:作為一個具體部門的內部刊物,舊海關文獻為何值得重視?
        ?
        吳松弟:歷史研究最重要的是掌握準確可靠的資料。1934年,學者鄭友揆便指出:舊海關出版物,“因其內容精確,所占地域廣大,已成為研究我國經濟之唯一可靠而系統的資料”。
        ?
        舊海關文獻,比之當時其他歷史文獻,特點非常突出。
        ?
        第一,涉及面廣。翻看舊海關文獻,基本上沒有幾個部門在其中沒有報告。舉幾個例子,長江沿岸9個口岸城市每年的年報里,各年每月的長江水位都悉數在內,且做成了曲線圖,對研究長江洪枯季節的水位變化非常有用。再比如,1884年海關派人在調查的基礎上撰寫了一本《中國音樂》,包括許多民間流行音樂,書中用畫來表現民間舞蹈,用音符及宮商角徴羽來表現曲調,許多旋律都可以唱出來。這本書現在已有多種語言的譯本,但遺憾的是目前還沒有中譯本。大家可能都想不到,在海關的工作資料里居然還有這樣一本書。
        ?
        第二,這批文獻中涉及的統計都有極強的系統性。拿文獻中最龐大的統計系列來說,日報、月報、年報巨量的貿易數據,由于采用國際通用的統計標準,且統計時間長達80余年,具有較強的科學性和完整性。統計系列由報表、報告兩部分組成,前者反映各類進出口商品的貿易數據和稅收情況,后者以文字形式反映貿易狀況及影響貿易的國內外各種因素。比對這些貿易數據會有一些有趣的發現。比如可以通過分析棉紡織品的進出口探討中國近代棉紡織業的發展——初期往往是洋貨傾銷中國,一開始洋布進口居多,之后洋紗、紡織工廠的設備也陸續進來,到了后來洋布進口減少,中國逐漸成為棉布出口國。進出口貿易數據的變化,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中國工業的成長歷程。再比如中國的咖啡進口數量從少到多,種類從單一到繁多,這也是西方生活方式在中國擴展的過程。除上述例子外,舊海關文獻中可供挖掘的角度還有很多。
        ?
        第三,覆蓋全國大部分地區。各地的通商口岸,絕大多數都設有海關,各海關要定期向中央海關報告各年的貿易狀況。當時中國海關最多的時候有50多個,這意味著有50多個海關所在的口岸城市以及這一海關管理的區域(稱為關區),在海關文獻中都有比較詳細的記錄。比較奇怪的是,新疆有對外口岸,但只在有限幾年設海關,且沒留下貿易報告,可能當地的貿易狀況跟內陸地區有所區別。貿易報告會總結年度進出口貿易增減的原因,這必然與城市發展、自然災害、戰爭及中國人的消費習慣等產生聯系,是研究全國和大部分區域經濟狀況最為詳實可靠的材料。后期隨著海關事務的增多,統計系統越來越龐大,其中貿易十年報告的體量要達到一二千頁,對城市的記
        ?
        錄幾乎無所不包,甚至連當地當年有無人中進士,有無新式的報紙出現,有無外國重要人士、中央要員到訪都有記載,堪稱城市發展的百科全書。
        ?
        統計系列之外的六大系列,都有自己特定的記載范圍,在系列之下每種書又設一個編號,加上他類之書,約有450種。六大系列編排格式與前者不同,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針對某一具體事務、活動的調查與研究著作;另一種是連續數十年出版的???,累積起來大都達千余頁甚至幾千頁,比如為了航行方便,會出版關于燈塔的連續出版物,海上航行涉及暗礁又會衍生新的出版物,再比如會有連續出版物補充、更新長江沿岸及中國沿海地帶的地名。
        ?
        六大系列可以總結成20個類別,舉幾個例子:比較重要的如醫學報告,我認為這是研究中國近代流行病史、醫學史最系統最科學的資料。與傳教士當時對中國疾病的調查相比,海關的醫學報告覆蓋面是全國性的,更重要的是,這些報告由西醫來寫,采用的是今天在用的關于藥、病的專有名稱,準確性非常高。
        ?
        再如各地經濟調查報告,其中比較多的是關于中國出口商品的調查,如蠶絲、茶葉、大豆、人參等產品及其產地和產、運、銷的過程,還有對進口商品競爭對手進行的調查,此外經濟調查報告還包括對重慶、西江流域等地開埠前的商務調查以及海關洋員在云南、東北等擬開口岸地區的旅行記,這些對我們研究各地經濟狀況都是必不可少的依據。
        ?
        船舶報告比較有趣,其中有一本1921—1931年每年出版的刊物,可以譯為《中國百噸以上蒸汽船和機動船的船舶名錄》,里面介紹了各類船只的載重量、動力等細節,包括現代船舶,也包括中國傳統民船如長江上游的帆船、舢板、運鹽船和上海地區的民船,甚至連長江下游的竹筏都記錄在內,這些書的特點是除文字描述外還有具體圖紙,船只每個結構的名字及尺寸都準確地標注出來,若以此恢復眾多種古船,建立一個長江流域的古船博物館應不成問題。
        ?
        還有有關關稅和金融情況的報告,由于當時的關稅經常有變化,稅率及征稅政策的變化要及時告知各地海關及外國商人,就出現了這類報告,由魏爾特(Stanley F. Wright)編撰的《自民國元年起至二十三年止關稅紀實》就是這方面的重要文獻;另外還有專注中國財政的作品,艾約瑟(Joseph Edkins)寫了三卷本的《中國財經論》,分別論述中國的貨幣、財政、銀行及中國的物價,學術價值很高,比較遺憾的是,還沒有人使用這份資料做研究。這批海關文獻里甚至對中國的鹽業生產也有300多頁專門的研究報告,也尚未有人問津。
        ?
        從海關文獻可以看出,海關內部當時聚集了各方專家,為中國近代的貿易、經濟、醫學、氣象、燈塔、船舶、交通、金融,語言、外交的研究留下了大量的著作。海關洋員都懂得中文,很多達到精通的程度,有趣的是,海關要求關員掌握的不僅僅是書面語言,還要會運用與百姓溝通的鮮活口語,其中有很多當地的俚語,這對于報告來說很獨特。
        ?
        文匯報:舊海關內部出版物為何可以涉獵如此多的領域?
        ?
        吳松弟:這要從當時海關的特殊性講起。
        ?
        第二次鴉片戰爭結束后,西方列強與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其中就規定中國要建立西方式的海關,由西方人來管理。因為有上海小刀會事件時美英法領事受上海政府之托代收進港外國貨船稅的成功先例,再加之海關建立后運行效果比清朝原有的稅務部門便捷、高效,對于國庫匱乏的清朝政府來說請外國人替中國人管理關稅利大于弊??梢哉f,海關的建立雖然有著列強壓迫的影子,但也有著當時清政府的需求。除了幫助收稅,清政府在很多事務上也需要海關的協助,比如處理國際關系——中國傳統的外交方式是以宗主國的身份與周邊國家往來,而西方國家林立,彼此之間不存在東方這種共處方式。當強大的西方國家來到中國之時,中國原先的國際交往方式已經行不通。乾隆時期,英國派馬嘎爾尼到中國試圖建立正常的外交聯系,清政府當時就暴露出不懂外交禮儀的弱點。在近代前期,清政府與國外建立外交關系會請海關打頭陣,建立領事館也由海關出面,甚至購買軍火、建立艦隊、辦學校、翻譯等事務也要讓海關參與。再比如第二任海關總稅務司赫德曾多次致信慈禧強烈建議參加世博會,后來中國參展世博會收集展品、海外布展等事無巨細都交由海關來辦。
        ?
        為外國人服務也衍生出一些海關職能。比如中國郵政系統的建立,中國古代的郵政系統如驛站主要為官方服務,為民間服務的往往不那么發達,外國人到中國后感覺這部分服務缺失,開始小范圍試辦現代郵政服務,此后清政府便委托海關建立現代郵政系統。此外,各地的氣象站、沿海的燈塔,相當一部分現代部門的建立都是由海關來主導或者作為顧問,這些東西中國之前可能沒有那么先進,西方人到來后覺得服務跟不上,當然愿意按照西方的套路建立比較現代化的設施。值得一提的是,海關還囊括了檢疫職能,1871年海關建立了醫學報告系統,一直運行到1911年。40年中各地的海關每半年向中央海關匯報一次其關區范圍內的傳染病流行情況,包括癥狀、撲滅方法以及中國人的健身方法,還有西醫西藥傳播方面的內容。
        ?
        這里要著重提一下任中國海關總稅務司時間最長的赫德,他1863年就職,之后努力擴大海關業務,逐步建立全面而系統的海關管理制度,包括規范、完整、有序的編印、發行制度,留下了大量的海關文獻。赫德備受清政府信任,他管理海關的理念和做法在當時也比較新,甚至有學者認為他設立的某些制度已超前美國。赫德還留下了通令等大量文書,從部分翻譯過來的通令中可以看出,赫德非常盡職,他認為:作為外國人,他們替中國來管理海關,目的是促進中國經濟發展,因此有必要了解中國的各個方面。無論是赫德本人的追求,還是清朝政府的需要,都促使海關掌管的業務大大超出了海關原先的職能范圍,這是舊海關文獻涉獵面廣的重要原因。
        ?
        舊海關文獻與中國近代史研究
        ?
        文匯報:目前國內外學界對舊海關文獻的運用情況如何?
        ?
        吳松弟:舊海關出版物長期分散在各地的檔案館尤其海關系統的檔案館,開放程度不高,不易查閱,要弄清楚舊海關出版物極為困難,它的內部系統、主要內容、學術價值、乃至圖書收藏地點,除檔案館人員對本館的收藏略有所知,其他都不甚清楚,更不用說對全部出版物的了解了。正因為如此,近20余年,學界除了利用一些口岸城市翻譯出版的該城市的貿易報告外,其他資料一般都難以開發利用。
        ?
        早在1970 年代,臺灣地區在劉翠溶教授的倡導下,林滿紅、劉素芬等一批學者,利用舊海關文獻展開了對中國若干口岸的國際貿易的研究。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我與復旦大學的戴鞍鋼教授合作,著重從港口-腹地的角度研究近代中國經濟變遷及中國近代經濟變遷的空間進程,
        ?
        主要探討近20 個口岸城市的近代進出口貿易、城市發展及與其腹地的經濟互動關系,以及港際聯系、相鄰港口空間關系、港城關系等方面。臺灣學者和我們最重要的研究資料便是舊海關出版物中的貿易數據以及記載各地經濟、貿易、政治、生態各種狀況的貿易報告。
        ?
        除了上述研究,近幾年學界還利用第一系列數據的各種關聯性和學者較少利用的第二至第七系列以及他類之書,做了一些嘗試,比如利用貿易數據確定口岸城市開埠和海關建立時間,利用港口貿易的大數據探討港口貿易網絡和不同港口地位的變遷,利用海關數據研究近代中國的經濟增長與地方化經濟,利用舊海關出版物研究中國參加早期世界博覽會的歷史等。有的學者還引入了GIS手段定位20世紀30年代若干年份的全國所有郵政網點,結合舊海關出版物中的郵政報告,分析不同區域郵政網點空間拓展的邏輯規律以及先后順序,同時探討這種拓展和分布與區域經濟、人口、進出口貿易方面的關系。
        ?
        國外方面,英國有兩位學者:方德萬、畢可思。他們主要研究海關史,以南京二檔館收藏的海關工作人員與家里的通信以及圖片為研究對象,從文化交流的角度開展研究。除此之外,倫敦大學霍羅威學院的中國臺灣籍教師蔡偉平,主要研究舊海關文獻中的郵政報告。在日本,濱下武志教授在這個領域里的研究具有世界級水平,他的學生中也有人從事這方面的研究??傮w來說,國內外研究舊海關文獻的學者不算很多。
        ?
        文匯報:可否請您簡單梳理一下海關資料研究與中國近代史研究的關系,其學術脈絡大致如何?
        ?
        吳松弟:利用海關資料研究近代中國可以追溯至馬士時期。馬士是研究中國近代史比較早的一位外國學者,他本人就是海關里面的洋員。馬士之后,做此類研究的以費正清最著名,費正清在研究上深受馬士學術的影響,他利用海關資料做出了一流的中國近代史研究成果。海關內部有許多人做著同樣的工作,魏爾特、艾約瑟等人其實都可被視作漢學家。
        ?
        費正清之后,哈佛大學對中國近代史的研究一直在進行,像臺灣地區最早使用海關文獻做學術研究的林滿紅教授出身哈佛,她的研究方向與哈佛該領域的學術脈絡有很多相似性。我總結了一下這些研究的幾個共同點:首先,認為1840年后的中國確實變了,變是外力引起的,這是研究的出發點,用海關資料研究中國近代史也是基于此——因為外來因素引起當時的變化,才會關注進出口貿易及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再由經濟想到對中國文化的影響;第二個特點,他們認為中國的變化離不開中國的內在因素,費正清認為近代中國是內外兩種因素作用的結果,他提出“挑戰”、“應戰”也未脫離中國的內在因素;第三個特點是他們對中國未來的看法,無論其研究目的如何,他們基本上都認為中國是一個有悠久文明的大國、古國,這個國度的傳統非常強盛,傳統并不影響中國走向現代化,但也沒有人說過這條路會平坦。這是國外學者利用舊海關文獻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術脈絡及特點。
        ?
        國內此前知道這個研究途徑的學者鮮少,還不如民國時代的學者了解得多,比如鄭友揆在上世紀50年代還出了一些相關書籍,但后來這個研究就中斷了。國內研究的接續還得從改革開放之后說起,我們算是較早介入這個領域的一批學者,目前研究方向已經從港口-腹地和中國現代化的空間進程拓展到現代經濟地理,現在看來這塊領域的研究確實很有價值。
        ?
        文匯報:目前對舊海關文獻的運用很多都傾向于對歷史的研究,那么對未來或對破解現實難題,這些材料有什么意義?
        ?
        吳松弟:海關史的研究和海關文獻的利用,要和其他研究結合在一起,把研究的視野放寬,既要有多領域的研究,也要有長時段的研究,這類研究結果對于現實問題有著重要啟示。
        ?
        從研究中國近代經濟地理的角度來說,區域發展必定有先進的城市起著引領作用,認識到這點后就會清楚,制定一個區域的發展規劃需要有所側重,這就需要借鑒現代的經驗教訓;再比如港口的發展,我們的研究已經得出很多結論,港口的發展規模會受到腹地、周邊地區經濟水平的制約,在各地爭建全國最大港口時,我們要思考其必要性、可行性,地方發展要遵循當地的整個歷史發展規律,而這個歷史發展規律不是短時段、二三十年就能看出來的,需要長時段的研究。而海關有一個系統的長期的記錄,從中得出的規律性認識具有指導意義,對研究城市發展大有裨益。
        ?
        舊海關文獻如何重歸大眾視野
        ?
        文匯報:您是如何在哈佛發現這批舊海關文獻的?可否為我們介紹一下舊海關文獻的搜集情況?
        ?
        吳松弟:我的研究方向需要使用海關的資料,正如前面所說,研究初始尋找海關的資料非常困難。2000年收藏于南京二檔館的170本《中國舊海關史料》出版以后比以前方便多了。2003年我在哈佛大學訪問,應研究生方書生的建議在哈佛大學圖書館尋找《中國舊海關史料》沒有的、1920年代前幾年的海關報告,幸運地發現圖書館在此方面有著海量收藏,于是我著手對其進行整理。哈佛燕京圖書館還特設了“為研究而讀書”基金,為我尋找這批文獻提供了很大幫助。到2006年,我在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的此類書籍收藏中再無新的發現。
        ?
        民國時期的海關造冊處(統計科)曾經出過幾期海關圖書目錄,但只包括了造冊處尚存并且可供出售的圖書;魏爾特也編過海關圖書目錄,收書遠多于造處冊所出的書,但由于此書目是1940年出版,此后出的書并未收入。近些年英國布里斯托大學和劍橋大學幾位學者合作建立的中國海關史網頁,也刊出他們搜尋的海關內部出版物的目錄。我利用上述資料,在比較、合并的基礎上得出需要尋找的圖書目錄,在完成哈佛尋書的基礎上,又借助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的資助,在其他國家的圖書館展開搜尋,希望找全舊海關的內部出版物。我曾到過日本的東亞文庫、英國的亞非學院圖書館及美國密歇根大學圖書館等等,但這些圖書館該類藏書都不及哈佛大學圖書館豐富。之后,我又轉向國內,在中國海關總署和中國海關學會的幫助下,經過上海海關工作人員的努力,終于在上海海關檔案室又找到大批出版物。上海海關檔案室的圖書應該是舊海關造冊處(統計科)留下來的,不僅數量多,而且有不少是其他檔案館或圖書館難以收藏的。我個人判斷,舊海關內部出版物的收藏,在國內應以上海海關檔案室為第一,國外應以哈佛大學圖書館為第一。
        ?
        文匯報:為什么哈佛會有海外最多的舊海關文獻收藏?
        ?
        吳松弟:這些文獻都是哈佛大學在中國海關工作的校友贈送的,每本書上都能清楚地看到當時的圖書館管理員寫下的贈書人名字,有的書上還留著贈送人的簽名,在這套書出版時我要求出版社把贈送的痕跡都保留下來。贈書的有好幾位,主要是杜德維、金登干和馬士,他們都是哈佛畢業的。杜德維是粵海關早期稅務司工作人員,馬士擔任過海關統計出版處領導,金登干擔任過中國海關駐英國辦事處主任,他們與赫德關系密切,后來赫德也為哈佛贈書。說到贈書,我到廣州中山大學圖書館,一進大門就能看到相當于鎮館之寶的海關十年報告,由孫中山贈予,孫中山顯然也了解海關文獻的價值。
        ?
        文匯報:目前舊海關文獻的收集整理已經進展到了什么程度?
        ?
        吳松弟:2001年中國海關總署辦公廳、南京第二歷史檔案館匯編的《中國舊海關史料》170冊,由京華出版社出版,揭開大規模印行海關出版物的序幕。2013年,海關總署辦公廳編《中國近代海關總稅務司通令全編》43冊出版。2015年,我整理的這套《美國哈佛大學圖書館藏未刊中國舊海關史料》283冊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出版。再加上正在整理出版的上海海關檔案室收藏文獻,這部分書籍將裝訂成約60冊的出版物。我估計以后還會發現一些“他類之書”,總的舊海關文獻合計大約可以達到600冊。
        信息來源:
        文匯網,http://www.whb.cn/xueren/63914.htm
        歡迎專家學者、相關研究機構給歷史地理研究資訊微信公眾平臺投稿,傳播歷史地理學的前沿動態、學術研究成果等等,惠及學林!

        投稿郵箱:lishidilitg@163.com
        歷史地理研究資訊

        微信號:lsdlyjzx
        輕輕一按即可關注我們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