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您有一封未讀的邀請函

        靜靜靜不了 2021-10-07 15:59:41

        這是一本已經修訂到第五版的書,它真正解決的問題是

        如何擁有更好的生活。

        我們從睜眼到閉眼幾乎都沉浸在語言當中,人是社會動物,語言也無疑有社會性。社會性的語言有哪些環境?

        • 表達情感

        • 交換知識

        • 語言指示

        不知道大家是否想我一樣在一些長輩比較多的社交場合常常會百思不得,就是大家到底都在干什么?又或者男生在回答女朋友問題的時候是否經常會毛骨悚然開始想自己這回會怎么死?我自己開始也很困惑。但是后面明白過來

        這些都是典型的情感性語言表達的語境

        在這種語言表達環境下情感意義大于說明意義,比如長輩多的社交場合一些看似為了說話而說的話其實是在探索互相之間的權力格局,只有先將這個問題確認下來后面要說的事情才能順利的開展。又比如和女友的交流環境中,你怎么說比你說了什么重要。當被問到“我是不是又胖了”的時候,你并不需要給出一個是或不是的準確答案,這個交給體重計就可以,這時親親抱抱表達情感是你且僅有你能做的事情。

        接下來是交換知識的語境

        從某種角度來說,大腦中所有的概念都是抽象概念。即使是“椅子”也是我們對椅子的理解,不是椅子本身。 由于我們對椅子的理解非常的深入、具象 和現實非常貼近以致毋庸置疑。

        概念和概念之間的抽象程度有所不同,人和人之間理解概念的抽象程度取決于我們是否將這個概念通過持續不斷的行動落實到現實中。因此開始行動的前提是將概念定義到可以執行和操作的層面。

        電影《基督山伯爵》里對自由有這樣一段描述。身陷大牢的愛德蒙終于見到挖了 6 年 卻不幸挖到另外一個牢房的法利亞。見面后,法利亞要求愛德蒙幫他挖地道。法利亞就說:“為了報答你的幫助,我將提供給你一樣無價的東西……”

        愛德蒙的眼睛一亮,說:“是我的自由嗎?”。

        法利亞說:“自由是可以被剝奪的。我會將我知道的一切知識教給你;我會教你經濟學、數學、哲學、科學……”

        這是對自由一個很好的定義,完成了從未知到已知這一步,我們理解了自由是怎么回事。

        接下來是笑來在人人都是工程師中對自由的定義:

        在中國,對絕大多數人來說,English + Computer Skills = Freedom

        在交換知識的語境中,說了什么比怎么說更重要。上面這個定義直接落到了可以操作的執行層面。當我們理解自由像理解椅子一樣明確且有指導行動的意義時,我們離自由的距離也就真的不遠了。

        最后是指示性的語境,這種語言表達往往帶有直接目的,也就是我們所知道的“臺詞”。比如我們在權威刊物上經常會看到的語言,

        比如比爾克林頓在拉鏈門事件之后那句著名的“I did not have sex with that women”

        這種語言的特點往往就是簡單,就是一個簡單句。直接,直接說結果沒有推導過程。不斷重復,不留下任何思考空間以達到他不容置疑的效果。

        在這些環境下的語言又起到什么樣的作用?

        語言指導思想,思想又分為

        • 作為工具的思想

        • 真正的思想

        先澄清一點,語言的語境并不限定語言的作用,比如傳遞真正的思想并不一定都在交換知識的的語境中,在表達感情的語境中,我們會發現密度很高的傳遞真正思想的語言。

        作為工具的思想讓我們更快的認識世界,這種思想確保我們能夠生存,但是快往往就意味著失去一些準確性,我們一個非常強大的能力就是分類。最驚人的例子就是彩虹,七色彩虹是太陽光色散形成的,包含一切的可見光,是連續的光譜,而我們人眼竟能將其整齊的分為七種顏色。這就是加強組間不同特性,弱化組內不同特性的本能所形成的視覺效果。

        這種分類的背后是我們的非黑即白的思維背景。

        我們習慣用二元論的方式理解這個世界。

        是組內人,不是組內人;是真的,是假的;是對的,是錯的等等。

        但是作者在書中說道

        二元論只能產生斗爭精神,無法提升我們準確評價世界的能力。

        所以當我們的目的是修正自己的認知不斷逼近現實時,我們可以將二元論放一放,拿起邏輯驗證法。

        在這種方法中,人們學習自己所關注的領域,在大腦中繪制地圖,根據地圖做出判斷。判斷與現實符合地圖對了,不符合地圖就是錯了。調整地圖,開始下一次校正。直到這種和現實校準后的認識內化成本能。這種習得的本能帶我們更加高效的認識世界。

        寫到這里已經可以知道語言很重要,但是接下來我們會進一步發現,語言非常重要。(嚴肅臉)

        語言為什么這么重要?

        因為語言最本質作用是

        一步一步來,我們可以先從語言的輸入和處理開始說。

        想更好的輸出首先要有更好的輸入和處理過程。

        如何輸入?用眼睛看嗎?其實用眼睛看并不是特別準確。前段時間聽王煜全老師的專欄了解到,現在有一種盲人眼鏡,將外部三維的視覺信號傳送到大腦的視覺區,通過這種信號和神經系統的交流,有些使用這種眼鏡時間長的盲人表達的感受就是,“我看到了“。

        所以五官是是輸入接口,神經系統才是接收的終端。

        不知道大家在工作中有沒有這樣的經歷,就是對賬往往比做賬痛苦的多,因為你需要不斷的去在充滿誤導性的數字結論中找到問題。同樣的,如果我們要認識現實世界,空杯心態就比帶著假設認識這個世界更加有效。但是這不現實,我們總是帶著假設認識世界,怎么破除自己認識的局限更快的獲得真實的地圖?分享三個原則。

        • 關注言辭的所指向的事實而非言辭本身。

        • 言辭的意義不在言辭中,在腦海中。

        • 地圖并不是其代表的區域,言辭也不是事物本身。

        這也是我自己在看完這本書之后經常會回頭重溫的原則。

        這樣的輸入和處理過程完成后,輸出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輸出過程中,神經元建立新的連接。又自動落成新的可校準的地圖,為接下來的校準處理提供依據。

        循環往復下去,有經驗的校準者和無經驗的校準的差異落成。這個差異就是神經系統工作效率的差異。于是就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作者在書中說道:

        我們不要以為有成就的思想家就會比毫無成就的人“思考的更多”。他們只是思考的效率更高而已。

        這是一個充滿焦慮的時代,信號和噪聲從四面八方涌來。面對海量的信息我們都是近視眼,什么都摸不清,只能亂轉圈子。讀完這本書現狀也不會改變,我們任然處于并將長期處于被信息轟炸的狀態,但是我們戴上了眼睛,擁有了可以依仗的工具。這樣工具并不是直接向外的,因為認識世界是一個過于浩大宏偉的工程。

        這項工具更多是向內的。

        通過考察我們所用的語言更細致的觀察自己,認識自己,組織自身,從而穿行于信息的洪流中,怡然自得。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還等什么?來赴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