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青島的樹與路,伸展一座城的記憶

        微市南 2021-10-03 11:10:46

        朗讀屬于我們每一個愛讀書的人,是指向靈魂深處的告白。市南區委宣傳部為服務市民,促進市民愛讀書、會讀書、讀好書,特此推出“朗讀市南”全民閱讀品牌。用朗讀所帶來的真誠和莊重,沖刷城市人疲憊的心靈,感受生命的濃度與厚度。



        青島

        城市空間里的兩個基本地理坐標,除了樹,就是路。一個用于經過,另一個也用于經過。路有多老,樹就有多深。老樹是老路年齡尊貴的象征。

        上圖/聞一多青島水彩作品 夕潮拍岸



        領讀人:冰冰

        愛生活、愛語言


        1


        在老城,有兩條梧桐樹的路最值得流連,一條大學路,一條萊陽路。夏天,隔著車水馬龍的道路,樹與樹握于當空,機械的粗糲喘息無法打擾它們的伸展和交好,再遙遠再吵嚷,也要搭建起圓拱形的宮殿,這才是它們唯一專注的事情。


        ?孫利華水彩作品 ??秋天的大學路


        老城里,凡是以法國梧桐為行道樹的地方,都是最初的市中心。在連接區與區之間的過渡性道路上,則站立著白楊。德國人當初以“槐葉片”為設計思路,即一條干路的兩側,又分出了許多支路,支路的行道樹均栽種刺槐。


        青島多山嶺,土層淺,一些道路是開山形成的,行道樹成活率不高,在選擇樹種的問題上,德國人當年很是下了幾番功夫。


        櫸樹最終植于太平山北坡,樸樹長在中山公園。1902年前后,黑松在青島栽種成功。沙石為主的高鹽分土壤頤養出黑松的蔥蔥墨綠,它們沿海風的強硬走勢生長,旁逸斜出。


        同一時期引入青島的還有銀杏樹。這種世界著名的優良庭蔭樹和行道樹,適應性強,又耐修剪整形,孤植于草坪或曠地,列植于街道兩旁,婆娑,斑斕。每個秋末,銀杏樹高舉起一身的金燦,藍天變得更藍,也更遠了。


        樹沿著城市道路行進,或沿著地勢的起伏而高低漸次。最美的行道樹在八大關。韶關路上的碧桃,寧武關路上的海棠,正陽關路上的紫薇和廣玉蘭,居庸關路上的銀杏,嘉峪關路上的五角楓,臨淮關路上的龍柏……季節不同,花期不同,無骨的,無邪的,無想的——盛開,是花的受洗禮,也是花的墓志銘。


        我愿意記取每一棵樹的站立與向上。它們在以季節的華麗向人類致意,葉子在風中高聲闊談,冬天歸于泥土,春天穿戴微雨——存在,便是把根須插入大地,把枝葉指向天空,身為一棵樹的青春期從來沒有輸給如刀歲月。相較于梧桐樹虬結密布的粗壯樹身,我更迷戀參差深幽的樹洞,總感覺里面仿佛有個暗黑系小宇宙。是否有人曾對著樹洞說話,傾吐秘密,再用泥土封存起來?


        2


        徐詠青水彩作品? ?青島魚山路寫生


        《時尚旅游》雜志的記者來青島采訪,讓我給帶個路,好吧——


        以棧橋為起點,往東,不走太平路,直取與其平行的廣西路,過了從前的歐人監獄,進入萊陽路,沿銳角分支爬行金口二路;由金口一路拐入金口三路,順大下坡撲進魚山路;穿海洋大學而過,出大學路校門,過了馬路就是一趟咖啡小店;沿著黃縣路和龍江路尋小館吃野生海貨,酒足飯飽后終結湖南路與廣西路,抵達紅房子。


        青島的老城真美。他們說。

        北京的胡同也很棒。我說。

        但青島更適合生活。我們一起這樣說。


        老城永遠是我向外地朋友展開的第一張私人地圖。按照我的理解,到任何一座城市旅行,都應該先看它的老城。


        越老越有城之真味,民風沉潛,城脈清晰,不雜亂,不虛情。夜里,枕著老城的厚實早早睡下,為早起做好準備。


        夜色霓虹里多是浮生記,不打聽也罷,早生活卻值得投入熱情與尊重——天光剛好放亮,正是我急切撲入陌生街道、嗅聞新奇的時候。


        每座醒來的老城都有著屬于它們自身的不可復制的味道。經過一夜沉淀,那些味道被還原的那么好。


        3


        城市地圖更新,目的在于及時反映人文與自然要素的實際變化,保持地圖的現勢性、準確性和可靠性。


        私人地圖更新,憑借瘋狂的想象力與持續的行動力,目的在于活出意味。


        宿仁昌水彩作品??里院印象之二 ?


        膠州灣海底隧道開通以后,西岸迅速進入了我的新版圖。去西岸,不必帶任何行李,甚至不必跟父母打招呼,也不必擔心沒人喂貓澆花,早晨去了傍晚回,尤其適合我這樣一個怕麻煩又不安分、總想輕裝上陣又望萬事周全的矛盾體。


        我只須跨入駕駛座艙,轉動點火鑰匙,用右腳踩下油門,那熟悉的引擎聲便會直接把我的血液加熱。出了7800米海底隧道,就是一個新世界——幾乎沒有熟人,也沒有生長記憶,所有的路都需要一條條去感知,漁家宴的味道待逐個吃過之后才能給出排名,誰家的咖啡好喝還不知道,美術館只認識一家……甚至,對于這張全新又近在咫尺的地圖,我竟有點不舍得完全打開,不舍得一下子走遍,就像好書要慢慢讀,暗戀不必讓對方知道一樣,底牌揭開的越晚,保有的好奇心與探索欲就越強烈,也就越覺得好像儲蓄了一份可以隨時逃開模式化生活的暗喜。

        ……


        摘自《青島藍調Ⅱ》


        聽更多內容,點擊首頁下方“朗讀市南”


        推薦閱讀


        “豪華”陣容齊現,這里究竟發生了啥?


        健康市南,在改革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