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特約作家黃家鵬力作《朱門第一人——黃干》 || 四、迎娶淑真

        達觀天下 2021-10-04 08:47:24


        轉載文章免責聲明

        ??1、本公共平臺發布的文字及圖片除部分原創外,其余均摘自網絡,感謝原作者的辛苦創作,我們不對其內容的準確性、真實性、合法性負責,也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版權屬原作者,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侵犯到您的權益,請作者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投稿合作及商務合作:936620493@qq.com ?2、轉載本平臺原創作品必須獲得本平臺授權,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四、迎娶淑真

        ?

        黃榦離開朱子后,朱子好像落空了什么,心里悶悶不樂,干啥事都提不起勁頭。六月,朱子給他的好友呂祖謙寫信說:“此兩月只看的兩篇論語,亦是直卿先看過,參考異同,方為折中,尚且如此渠,昨日又聞兄喪歸去,此事又難就緒矣?!彼寄畹茏又?,躍然紙上。

        不久,朱子又聽到一個不幸的消息,朱熹的好友,號稱東南三賢的張栻也因病去世,時年才四十八歲,真是英年早逝,令人痛心。張栻是南宋右相、抗金著名將帥張浚的兒子,張浚于紹興元年率領吳玠、吳璘大敗金軍于和尚原。

        張栻二十九歲拜胡宏為師,而胡宏是朱熹五夫拜師胡憲的兄弟,師事楊時,也算是朱熹的同門師叔。胡宏是宋代理學湖湘學派的開山祖師。宋孝宗乾道元年,張栻主管岳麓書院教事,從學者達數千人,初步奠定了湖湘學派規模,成為一代學宗。

        當年張浚逝世,張栻護喪歸潭州,乘舟行至豫章(今江西南昌),朱登舟哭之,從豫章上船,送至豐城下船,朱熹與張栻作三日談。這是兩位理學家的第二次會面。朱后來回憶說:“九月二十日到豫章,等到張魏公(張浚)的船來而上船吊唁,從豫章送到豐城,船上與張栻聊了三天,他天資很聰穎,對學問的認識很正確?!?/span>

        那次的重晤,張栻給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兩人不斷書信往來,交流學術,相互之間的書信,收入兩人文集的,就達一百數十件之多。張栻來往于湘江兩岸的城南、岳麓兩書院講學授徒,傳道授業。書院辦學的宗旨是宣傳理學的思想、反對功名利祿之學,并在繼承胡宏學統的同時,開展學術交流和探討,從而形成和確立了具有自己學術特點的湖湘學派。

        乾道三年,張栻主講岳麓、城南兩書院。朱聞張栻得衡山胡宏之學,并在長沙講學授徒。由其弟子范念德、林用中陪同,從福建崇安啟程來到長沙,與張栻進行歷史上有名的“朱張會講學,并展開學術辯論。這是兩人的第三次會面。朱熹抵達長沙時,受到張栻的熱情款待。朱,張兩人在一起討論了《中庸》的已發、未發和察識、涵養之序以及太極、仁等理學的重大理論問題,相互展開了激烈的爭論。這是宋代理學中以朱熹為代表的閩學和以張栻為代表的湖湘學學術觀點的一場大辯論。

        后來朱熹將周敦頤的《太極圖》與《通書》合為一篇,題為《太極通書》。張栻為之題跋,并將《太極通書》刻于嚴州學宮以教學者。可見二人交情之深厚?,F在號稱東南三賢的張栻去世了,就像三足鼎立,少了一足,如何支撐起弘揚儒家學說的大廈,朱子心里頓覺悲涼,給黃榦寫信,抒發心中的無奈,想念黃榦早日回到他身邊,和他一起歸臥山林。

        朱子在信中寫道:“南軒云亡,吾道益孤,朋友難得,十分可指擬者,所望于賢者不輕,千萬勉旆。老病無聊,益厭俯仰,但思歸臥山林,與如直卿者一二人相與講論,以終素業耳?!?/span>

        信中表達朱子迫切思念弟子,拳拳可見異日畀付之意,對黃榦寄于厚望。師傅思念徒弟,徒弟也惦念師傅。次年春節一過,黃榦就趕回南康,久別勝重逢,黃榦恭恭敬敬向朱子行禮,朱在聽說黃榦回來了,連蹦帶跳,抱住黃榦不放,嘴里一直叨嘮著:“直卿兄,你把我們都忘記了,去了這么久時間?!?/span>

        黃榦臉上略帶歉意,委婉地說:“先生,家兄去世,家母心情悲痛,我只好在家多陪陪母親,盡一點孝心?!?/span>

        朱子點頭說:“那是,那是,喪子之痛,人之常情?!敝熳佑謫桙S榦,家里的事安排的怎么樣了?黃榦一一稟報,家里的事,已近安排妥當,現在可以全心全意跟隨先生。

        朱子滿意地捋了捋小胡子。為了緩解黃榦長兄去世悲痛的心情,朱子又安排一次登廬山游覽,上一次是游廬山南面風光,這一次去游廬山北面景色勝處。朱熹還特地邀請好友劉清之等十五人同行,可謂是浩浩蕩蕩,人馬眾多,朱熹一行還去縣里周濂溪祠堂,畢恭畢敬朝周濂溪坐像行跪拜禮,向宋代理學開山祖師周敦頤焚香祭奠。

        淳熙八年十月,朱子在南康任職期滿,因朱子在南康政績比較突出,賑災恤民,整頓河務,修復白鹿洞書院,朝野聞名。朝廷有召宣朱子晉京述職。朱子心里頗為欣慰,心想,我的一番心血終于得到朝廷認可。于是,滿心歡喜,帶著黃榦、朱在晉京述職。過半個月,朱子等快馬加鞭趕到京城臨安(今杭州),朱子尋個驛館住了下來,將朱在、黃榦安頓好,然后自己到吏部遞交公文,等候朝廷召示。

        十月的杭州西湖依舊是風光旖旎,秋高氣爽,楊柳依依,湖水碧波蕩漾,景色十分宜人,蘇堤上、斷橋邊,游人穿梭如云,湖面游船往返。朱子、黃榦攜帶著朱在流連在風景秀麗的西湖邊,漫步在著名的蘇堤上。朱子走累了,就坐下跟朱在講講蘇堤的來歷。

        從五代至北宋后期,杭州西湖長年不治,葑草湮塞占據了湖面的一半。元祐五年,蘇軾官杭州通判,動員二十萬民工疏浚西湖,并用挖出來的葑草和淤泥,堆筑起自南至北橫貫湖面里的長堤,在堤上建六座石拱橋,后人為紀念他,將這條長堤稱為蘇堤。大詩人蘇軾也在杭州留下了眾多詩篇。說著,朱子有意考考黃榦的文化,問道:“直卿,你知道蘇東坡有哪些詩描寫西湖?”

        黃榦不假思索回答:“先生,蘇東坡描寫西湖的詩歌很多,其中最有名的有《飲湖上初晴后雨》、《望湖樓醉書》。水光瀲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朱子頷首肯許,對黃榦的博學多才表示滿意。

        ?

        游完了西湖,朱子對朱在說:“朱在,爹爹帶你去靈隱寺玩玩,好嗎?”朱在想了想,疑惑地問:“爸爸,靈隱寺是不是那個濟公和尚出家的寺廟?”

        朱熹說:“是啊,孩子,靈隱寺開山祖師為西印度僧人慧理和尚。南朝梁武帝賜田并擴建。五代吳越王錢镠,命請永明延壽大師重興開拓,并賜名靈隱新寺。靈隱寺旁邊有一個有名的山,叫飛來峰,就和濟公有關。相傳有一天,靈隱寺的濟公和尚突然心血來潮,算知有一座山峰就要從遠處飛來,那時,靈隱寺前是個村莊,濟公怕飛來的山峰壓死人,就奔進村里勸大家趕快離開。村里人因平時看慣濟公瘋瘋顛顛,愛捉弄人,以為這次又是尋大家的開心,因此誰也沒有聽他的話。眼看山峰就要飛來,濟公急了,就沖進一戶娶新娘的人家,背起正在拜堂的新娘子就跑。村人見和尚搶新娘,就都呼喊著追了出來。人們正追著,忽聽風聲呼呼,天昏地暗,轟隆隆一聲,一座山峰飛降靈隱寺前,壓沒了整個村莊。這時,人們才明白濟公搶新娘是為了拯救大家。濟公成佛后的尊號長達二十八個字:大慈大悲大仁大慧紫金羅漢阿那尊者神功廣濟先師三元贊化天尊,集佛道儒于一身,堪稱神化之極。

        雖然是傳說,但黃榦、朱在都為濟公救苦救難的普渡眾生精神所感動。

        于是三人繼續前行,轉折靈隱寺,游覽靈隱寺的風光,朱子還應邀為靈隱寺題詩留念。

        三人走出靈隱寺,慢慢散步在杭州街頭,自從南宋定都臨安后,杭州成為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人口激增,經濟繁榮,車水馬龍,走夫販卒,商鋪毗鄰,活像張擇端《清明上河圖》的一樣繁華景象。南宋吳自牧在《夢粱錄》中寫道:臨安風俗,四時奢侈,賞玩殆無虛日。西有湖光可愛,東有江潮堪觀,皆絕景也。杭州的旅游者,每年除香客外,又增加了各國的使臣、商賈、僧侶,赴京趕考的學子,國內來杭貿易的商人。西湖的風景名勝開始廣為人知。當時,西湖泛舟游覽極為興盛,據古籍記載,湖中大小船只不下數百舫,皆精巧創造,雕欄畫拱,行如平地。

        ???子回到驛館后不久,便接到朝廷任命他為提舉江南西路常平茶鹽公事待次的差遣。待次,就是等候正式的任命。他心里暗自高興,當他把《庚子應詔封事》呈上去的時候,估計孝宗皇帝一定大怒,已作好被“竄謫”的準備。他笑著對好友呂伯恭講:“此間只有三五擔行李,及兒甥一兩人,去往亦不費力,但屏息以候雷霆之威耳?!睕]想到孝宗皇帝不僅沒有降罪,反而還加官提拔,便高興地對黃榦說:“直卿,你先帶三兒回崇安五夫,我這在此等候,隨時聽候朝廷召令。

        黃榦、朱在依依不舍地告別了杭州,回到家鄉五夫。

        淳熙九年,浙江七州四十余縣相繼暴發罕見洪災,災民流離失所,朝野震動。孝宗惶惶不安,想到朱熹,宰相王淮也向孝宗極力推薦朱熹到浙東賑災,孝宗準奏,任命朱熹為提舉兩浙東路常平茶鹽公事,朱接到任命,立即單車就道,前往浙江賑災。先后到紹興、婺州、衢州等各縣災區巡視,在嵊縣奏劾密克勤偷盜官米,在金華奏劾上戶朱煕績不伏賑糶。在衢州奏劾衢州守李嶧隱瞞災情不報,所到之處,官吏肅然。

        ????在浙東賑災中,不畏豪強,連續六劾臺州貪官唐仲友,震動朝廷上下,朝中正直之士側目而望。宰相王淮感到再也紙包不住火了,只好罷免唐仲友的職務。同時,表彰朱熹賑荒勞苦功高,進職二等,除直徽猷閣、江西提刑職務,表面上是朱熹取得彈劾唐仲友的暫時勝利,實際上是剝奪了朱熹繼續查證唐仲友的權力。

        九月中旬,朱巡歷到衢州常山縣境時,朝廷任命朱熹江西提刑的朝命也正好到達,還提出不必入都奏事,直接赴任。對于這樣的結果,朱當日上了辭狀認為:“填唐仲友闕,蹊田奪牛之誚,雖三尺童字,亦知其不可?!辈⒅赋觯骸俺妓磊E吏,黨羽眾多,棋羅星布,并當要路。自其事覺以來,大者宰制斡旋于上,小者馳鶩經營于下,其加害于臣,不遺余力,則遠而至于師友淵源之所自,亦復無故橫肆抵排。向非陛下圣明,洞見底蘊,力賜主張,則不惟不肖之身久為魚肉,而其變亂白黑,詿誤圣朝,又有不可勝言。乞求罷免或奉祠。 ??辭狀上疏朝廷,朱就在這一天,飄然南歸。

        彈劾唐仲友的受挫失利,讓朱子心力交瘁,心身疲憊。這時,他已經五十四歲了,日近花甲,望著已經跟隨他八年的黃榦,心里有一股說不出的感情,自從黃榦跟隨他去南康以后,朱子見他辦事逐漸成熟,從黃榦協助朱熹纂集考定文字,耳濡目染,學問日深,正如朱子給呂祖謙寫信中說道:“熹來此,日間應接袞袞,暮夜稍得閑向書冊,則精神已昏,思就枕矣。以此兩月間只看的兩篇《論語》,亦是黃直卿先看過,參考同異了,亦為折中?!?/span>

        ????這個大齡青年,一心只圣賢書,兩耳不聞窗外事。在他看來,“學問無窮,不可以輕儇浮淺得也”。朱熹每“語之以道德性命之旨,言下領悟”。黃榦這種安貧樂道、清心寡欲的品行和意純志堅、刻苦求知的決心深深打動了朱熹,他欣然將自己最憐愛的四女朱兌嫁給了黃榦。朱子決定將自己的愛女朱兌嫁與黃榦為妻,要知道,朱子做出這一決定,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實際上是選擇他學術及事業上的繼承人。雖然這個時候朱子已經名滿天下,公卿名家莫不攀慕,爭欲以子弟求婚。而朱子卻看中家道逐漸衰落的黃榦。他的這一決定不是臨時起意,而是經過深思熟慮,考查了八年才做出的。自從黃榦拜師后,志堅思苦,慨然有志于道,夜不設榻,衣不解帶,一心向道,勵志為儒,那時的讀書人無不十年寒窗科舉功名,而黃榦卻無意仕途,認為居官未足以行志,而枉費心力于簿書米鹽之間,孰若隱居山林講學問道之為樂哉。朱子心嘉其剛勁堅苦,可與任道。

        朱子先把女兒朱兌叫道書房,試探地問:“淑真啊,自從你母親去世以后,你一人操勞家務,辛苦了?!敝靸稇溃骸澳鞘菓摰?,爹爹更辛苦?!敝熳咏又值溃骸澳悻F在也不小了,都二十好幾,應該嫁人,為父也不能老把你圈子家里?!敝靸逗π呒t著臉低下頭,小聲問說:“孩兒全憑爹爹作主。爹爹要給女兒找什么樣人家?”朱熹說:“直卿如何?”

        朱兌沒有想到父親會把她許配黃榦,正合她的心意,這年輕人自從他們第一次見面,她就萌生好感,黃榦踏實,意志堅強,對父親忠心耿耿,一心向道。母親去世后,黃榦實際上支撐起朱子家的生活擔子,里里外外協助父親處理,朱兌是看著眼里,喜在心里,心里暗暗許給他了?,F在父親提出,正合她的心意,就點頭同意了。

        朱子見女兒同意,就高興把黃榦叫來,把自己的意思向黃榦說了說,黃榦真是喜出望外,求之不得。也是一句話:“全憑先生作主?!秉S榦甚至不敢想象,老師會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他,跟隨老師把八年,黃榦對老師的女兒是相當的了解,朱兌,外莊內慧,守儒風明教道。她不僅聰明賢惠,勤勞能干,紡紗織布,她紡一手好紗,又細又白,一家人的衣服,都是朱兌在油燈下一絲一絲紡出來的。而且朱兌還知書達理,朱熹在編纂《四書集注》時,朱兌能與父親論大學格致,說:“物之表里精粗無不到,而吾身之全體大用無不明,反復考訂倒而言之,以為吾身之全體大用無不明,而后于物之表里精粗無不到,此推以心應物之理?!睂韺W也有精辟的理解。

        黃榦略帶歉意地說:“先生把愛女許配給學生,學生家道貧寒,會不會委屈了淑真?!?/span>

        朱子真誠地道:“吾若追求富貴,那公卿名家子弟前來求婚,吾早已許配了,還等得到直卿?!闭f得黃榦誠懇誠惶。

        朱子是一個講究禮制的碩儒,女兒婚事當然也要按照古代婚禮進行,可是朱家和黃家相距遙遠,找媒婆,說八字,就免了,朱子親自撰寫訂婚書《回黃氏定書》“直卿宣教勵志為儒,久為知己,……雖貪同氣之求,實重量材之愧,合望通兩家之好?!痹圃?。由黃榦帶回福州閩縣稟告家母葉氏及家兄黃東,擇日完婚。

        淳熙九年壬寅吉日,五夫紫陽樓張燈掛彩,喜氣洋洋。朱子親自為黃榦舉行結婚大典,朱子的弟子、黃榦的好友蔡元定、林用中、劉清之、劉爚、劉柄等同門學友紛紛前來賀喜,朱府上下,一片熱鬧,黃榦騎著高頭大馬,身穿大紅吉服,頭戴官帽,八個轎夫,抬著大紅轎子,前有儀仗隊,后來腰鼓隊,哎啊,嗚哎,一路浩浩蕩蕩,吹鑼打鼓向朱府開來,迎親隊伍慢悠悠到紫陽樓,到了門前,司儀高喊:“落轎,下轎?!敝靸额^戴鳳冠,身穿大紅彩衣在伴娘扶持下下了轎子。迎親按照古典婚禮,新娘跳火盆,寓意驅邪驅鬼,撒紅棗、花生、桂圓、瓜子等,寓意早生貴子。然后進大堂三跪九拜,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夫妻對拜,而后夫妻雙雙進洞房。黃榦考慮到要隨時跟隨朱子學理學,就暫居在岳父家,館紫陽樓。自此,黃榦和朱兌兩人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琴瑟和諧,鸞鳳和鳴。淳熙十一年便生下長子黃輅,之后,陸續生下次子黃輔、三子黃輹、四子黃杞。


        ?


        作者介紹



        黃家鵬,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 ,南平市朱子文化研究會會員,建陽考亭文學書畫研究院研究員,建陽紫陽文化協會客座教授。武夷山市成長女子國學院理事長兼朱子后學館館長,武夷山女子書院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長。八十年代開始文學創作,出版發表作品100多萬字,先后出版發表長篇歷史小說《朱熹傳奇》,學術專著《朱子后學》,同時在《福建日報》、《福建理論學習》、《武夷文化研究》、《朱子文化》、《福建商報》、《福建汽車運輸報》、《閩北日報》、《武夷山文學》、《福建公安》、《生活創造》、達觀天下》微信公眾平臺等報刊雜志發表小說、散文等。

        ??

        ? ? ? iOS版贊賞專用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