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詩詞大會》之后

        夜光杯 2020-10-29 13:30:24

        小編的話 ?詩詞大會之后應該做些什么?這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作為一個長期從事“詩教”的教師,作者借用白居易“根情、苗言、華(花)聲、實義”的比喻,將其“奪胎而換骨”,談一點自己的淺見。

        記得兩年前,央視“詩詞大會”節目組的編導曾經邀我參加過專題研討,當時他們就下定決心要打造繼漢字大會、成語大會之后的第三個品牌?,F在,這個預期目標已經實現。節目播出之時,雖不能說是“萬人空巷”,但其收視率之高,在文化類節目中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尤其在上海,幾位選手略出意外的極佳表現,更引起了全市熱烈的反響。人們欣喜地意識到,重拾文化傳統,重振民族之魂,已經具備了“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社會風氣的根本改變為期不遠了。在這一點上,央視一如既往地發揮了很好的引領作用,功不可沒。

        作為一個長期從事“詩教”的教師,在為央視節目點贊的同時,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借詩詞大會這股東風,把普及、提升優秀傳統文化的工作做得更扎實,更有效。

        任何事物都是具有兩面性的,詩詞大會也一樣。就本質而言,這檔節目還是屬于娛樂性的,所以選手在舞臺上主要是展示才藝而不是學習文化,雖說兩者不可截然分割,但也絕不可相互替代的。即以娛樂性相對較少、文化味相對更濃的“百家講壇”而言,充其量也只能起到宣傳、引領的作用,而不能代替自身的扎扎實實的文化學習。于是我想到了魯迅,他的《娜拉出走之后》寫得何等精彩,何等深刻。于是我明白了,任何事情的“之后”,都是值得我們小心翼翼地認真思考的。這便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動因。

        詩詞大會之后應該做些什么?這當然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在這里我想借用白居易“根情、苗言、華(花)聲、實義”的比喻,將其“奪胎而換骨”,來談一點自己的淺見。

        一、背誦是“根”

        據我所知,現在的普教界有一種值得反思的傾向,那就是過分地強調主觀題而輕視客觀題,這樣做的結果,就勢必會忽略背誦的重要性。中國的學術史上本來就有漢學宋學之爭,簡而言之,漢學重訓詁,注重的是文本解讀;宋學重闡發,注重的是思想發揮。兩者各有所長,應該互補的。但我認為,宋學應該建立在漢學的基礎之上才有意義。你對文本都沒有吃透,怎么進行闡發呢?現在似乎是個“宋學”盛行的時代,它的極致,就是一些所謂的文化學者對傳統經典的胡言亂語。朱維錚先生曾經批評某位學者“膽子真大”,連根本沒有看懂的書也敢隨意評說。所以我說這次央視開了一個很好的頭,整個詩詞大會的亮點就是背誦。一點不錯,對國學,對詩詞就是要先老老實實地背誦,它是學習傳統文化的根本,沒有這個根,開花結果從何談起?應該說,這種方法的本身就是一個良好的傳統。記得當年留校工作的時候,學校黨委的盛華書記找我們談話,說到要向老一輩學者學習時,他舉了章培恒先生的例子,說章先生的學問就是“背”出來的。從《詩經》一直背到《資治通鑒》,日積月累,否則成為大學者也難。我認為,書聲瑯瑯,永遠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一個充滿了正能量的社會,就應該用“瑯瑯”的讀書聲,去壓倒“沙沙”的麻將聲,“嗶嗶”的游戲機聲。

        我們千萬不要低估了人的背誦能力,一個不識字的演員能夠背出整臺戲的臺詞唱詞,這絕對不能算是“超能力”。歷史上“博聞強記”的人多如牛毛,唐代安史之亂中的烈士張巡便是其中之一。韓愈的《張中丞傳后敘》中有這樣一段記載:“(張)巡長七尺余,須髯若神。嘗見(于)嵩讀《漢書》,謂嵩曰:何為(為什么)久讀此?嵩曰:未熟也。巡曰:吾于書讀不過三遍,終身不忘也。因(于是)誦嵩所讀書,盡卷(讀完),不錯一字。嵩驚,以為巡偶熟此卷,因亂抽他帙(其他卷)以試,無不盡然(都是如此)。嵩又取架上諸書(其他書),試以問巡,巡應口(隨口)誦無疑(無障礙)?!?/span>

        據我的估算,一個人在小學階段完成背誦《唐詩三百首》的任務,應該是沒有問題的。要知道,《唐詩三百首》本來就是一本“蒙學之書”。

        二、理解是“苗”

        我的老師陳允吉先生曾經繪聲繪色地給我描述過舊時私塾里的讀書情景:教書先生據案而坐,案上一書一戒尺,書是自己看的,戒尺是用來打學生手心的。開學一個月,教書先生很悠閑,布置給學生的任務,就是背書。某個學生自認為背出來了,就到老師跟前背,一個滯頓,一記手心。罰下去重背。一個月后,大家都滾瓜爛熟了,老師才開講。這便是“開蒙”的過程。

        此種教學法自有其道理,比起現在那種從概念到概念的演繹,效果不知好了多少。所以我認為,理解就像一棵苗,它是必須長在根上的。但是反過來,根上如果不長苗,那么就只能永遠埋在泥土中,而變得毫無意義。這就是背誦和理解的辯證關系。

        說到理解,對我們來說實在是任重而道遠。因為我們面臨的,是一個文化斷層。人們的傳統文化知識嚴重缺失,我實在不忍心再一次舉出這樣的例子:

        幾年之前,有個研究中國古典文學的外國學者竟然把《唐詩三百首》當做對付我們中國人的“武器”。他告訴我說,現在中國的年輕人熱衷于學外文,所以走在街上經常會有人同他搭訕,希望能借此練習口語。一次在火車上有個大學生來找他,他無意中掏出一本《唐詩三百首》求教,那個學生立即借故跑了。之后他碰到中國人搭訕就用這種辦法,竟然屢試不爽。

        這件事給我的震動很大,也許這就是我后來致力于“詩教”的一個誘因。

        無可爭辯的是,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古詩詞更是世界文化中的瑰寶。這同樣可以從外國人對它的酷愛中得到印證。我的“文化雜詠一百首”中曾經講到兩件事情:

        其一曰“魅力”:“古道西風韻最佳,劍橋揖別赴光華。兩年休學從頭學,魅力無邊天凈沙?!逼湎伦⒃疲骸坝悓W子柏森文,出身貴族豪門,入劍橋法律專業,三年級矣。忽一日,從友人處聞馬致遠天凈沙,竟為其景其情所迷。遂休學兩年來復旦專攻古詩詞。中國傳統文化之魅力于此可見一斑。此亦可為一味崇洋,妄自菲薄者戒?!?/span>

        其二曰“震撼”:“法蘭西有嬌嬌女,為學中文離故土。有幸解聽長恨歌,淚飛頓作傾盆雨?!逼湎伦⒃疲骸坝嘀v古詩文久矣,某次至長恨歌,且讀且解,至玄宗思楊之句: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忽有一金發碧眼女郎哭失聲,四座愕然,良久乃止。詢之,為法蘭西巴黎七大之研究生,來復旦進修者。由此知長恨歌之震撼力,至大至巨。此亦為中華傳統文化魅力之又一例?!?/span>

        我在講授詩詞時,通常會提出“三性”與“三習”的問題。三性是對我自己的要求,即是準確性、實用性、生動性;三習則是對學員的要求,即是預習、復習、練習。其中的準確性對教師的要求是很高的。因為在古典詩詞領域,存在著大量的似是而非的問題。

        比如說,詩經與楚辭之間到底有沒有過渡形態?因為楚辭的藝術性遠高于詩經,在沒有外力推動的情況下,這點時間是不可能產生如此重大的飛躍的。這就要求我們用中國文化的二元論來加以解釋,也就是中國文化原本是由黃河與長江共同組成的。詩經和楚辭分屬兩個不同的地域文化系統,兩者并不存在明顯的傳承關系。而兩者的最后融合,產生的便是我們輝煌燦爛的中華文化。

        再比如,《詩經·碩鼠》的階級屬性問題,教科書上說是奴隸反抗奴隸主的斗爭,其說大謬。因為奴隸絕對不會把自己參與生產的東西看成是自己的財產的,他們是真正的無產者。所以《碩鼠》只能是奴隸主內部的斗爭,即小奴隸主反抗大奴隸主的斗爭。詩經中帶有反抗意識的詩篇多屬此類。

        又比如,唐代三大詩人是誰?我做過調查,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是李白、杜甫、白居易。其實這個答案恰恰是錯的,因為白居易與李杜相比,明顯地差了一個檔次。而真正可與李杜匹敵的,只有王維一人。這在歷史上乃是一個共識:“吾于天才得李太白,于地才得杜子美,于人才得王摩詰;太白以氣韻勝,子美以格律勝,摩詰以理趣勝?!保ㄇ逍煸觥抖衷娫挕罚?、“(王維)自李杜而下,當為第一?!保ㄋ卧S顗《彥周詩話》)、“玄肅以下詩人,其數什百,語盛唐者,唯高王岑孟四家為最;語四家者,唯右丞公為最?!保黝櫰鸾洠?/span>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而這些還僅僅是詩歌史上比較宏觀的問題,對具體作品的理解問題更多。限于篇幅,只能再舉兩例。

        其一,許多人都把王昌齡的《從軍行》(青海長云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看作是一首愛國主義的詩篇,尤其是后兩句,抗敵的決心為人所稱道。其實這兩句詩是有歧義的,我們也可以把它理解成金甲都被磨穿了,還是回不了家。根據整首詩所營造的悲劇氣氛,再加上對王昌齡其他作品的理解,應該得出的結論是,這是一首反對唐王朝窮兵黷武的作品。

        其二,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中的兩句:“床頭屋漏無干處,雨腳如麻未斷絕”。上句往往解讀成床頭因為屋漏了,所以沒有干的地方。這樣解釋,通則通矣,但總覺得句子稍有未洽,既然掀掉了三重茅,難道僅僅是床頭濕了嗎?這里的關鍵是“屋漏”兩字,《爾雅·釋宮》:“西南隅謂之奧,西北隅謂之屋漏,東北隅謂之宧(音怡)……”《辭源》:“房子的西北角。古人設床在屋的北窗旁,因西北角上開有天窗,日光由此照射入室,故稱屋漏?!彼?,杜甫在這里是說,床頭、屋漏等處全都被雨打濕了。

        三、創作是“花”

        詩詞大會結束后,不少朋友提出今后的大會應該加上創作,或者干脆另搞一個“詩詞創作大會”。我不同意這種說法。以現狀而言,全國性、省市級乃至地區街道、企業學校,詩詞創作大獎賽搞得還少嗎?結果又如何呢?關鍵在于創作不可能有量化的標準,這就如同美女一樣,“天下第一美女”的稱號是只能自封的。我一直說,喜歡李白的很難喜歡杜甫,反之亦然。有人說,我兩個都喜歡,我說這只能說明你沒有入門,是個“菜鳥”。這就像《紅樓夢》的擁林派與擁薛派,涇渭是如此地分明。如果有人說兩個我都愛,那只能說明你是個“色狼”。

        創作上的評判標準是永遠無法統一的,比如“三曹”的孰優孰劣問題,也是迄無定論。鐘嶸的《詩品》,把曹植尊為上品,曹丕列為中品,曹操則是下品。但劉勰則為曹丕鳴不平,他在《文心雕龍》中說道:“魏文(曹丕)之才,洋洋清綺。舊談抑(貶)之,謂去植(曹植)千里。然子建(曹植)思捷而才雋,詩麗而表逸。子桓(曹丕)慮詳而力緩,故不競于先鳴。文帝(曹丕)以位尊減才,思王(曹植)以勢窘益價,未為篤論(確論)也?!倍鷮W者劉永濟則竭力為曹操翻案:“唯列孟德(曹操)于下品,以為劣于二子,則不免囿于重文輕質之見。實則武帝(曹操)雄才雅量,遠非二子所及。雖篇章無多,而情韻彌厚。悲而能壯,質而不野。無意于工,而自然諧美,猶有漢人遺風。此乃天機人力之分,非可同日而語也?!彼晕艺f,如果“詩詞創作大會”請出李白杜甫做嘉賓,做評委,他們一定會相互掐架,鬧得不可開交的。

        我說創作是花,花是應該長在根苗的基礎之上的。它是整個學習詩詞過程中的一個環節。在這個過程中,“知行并舉”是十分重要的。知而不行,終覺“隔”;行而不知,終覺“薄”。

        這次大會終了時,有位評委雅興未盡,當眾吟了一首“原創”,一下子露了餡。我認為問題的諷刺性不在于這位評委不會寫詩,而在于他居然并不知道自己不會寫詩。歸根到底,問題還是出在對古典缺乏應有的敬畏之心。根據我的實踐,學會格律并不難,令人不解的是,作為詩詞大會的評委,又是古典文學的專家,為什么不去學一學呢?

        現在,詩詞創作很熱,據不完全統計,全國的詩詞創作者多達二百多萬。但是真正會寫的(不是說寫得好的)恐怕百不及一。

        這就牽涉到詩詞創作究竟為什么的問題。我的觀點很明確,創作就是為了傳承。最近中央的精神,也正是為了傳承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我們創作詩詞,并不是為了在當今的文壇上出幾個李白杜甫,實際上也絕對出不了李白杜甫,這是因為李白杜甫的時代早已過去。當今社會之所以提倡詩詞創作,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更好地繼承弘揚我們的中華文明。

        四、做人是“果”

        學習詩詞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學習做人。這就是所謂的“詩教”。所以在學習詩詞的整個環節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環便是“果”,便是怎樣做人。詩歌與為人處世的關系極其密切,孔子就是把《詩經》作為一本教科書的,他說:“小子何莫學夫詩?《詩》可以興(提高文學修養),可以觀(提高觀察能力),可以群(提高與人交往的能力),可以怨(把握批評的尺度)。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鳥獸草木之名?!痹诹硗庖粋€場合,他又教導自己的兒子說:“不學詩,無以言”??梢?,詩教在育人樹人方面起著極其重要的作用。這是因為,詩歌是人們最喜聞樂見、易誦易記的文學樣式,從小背誦、天天背誦,自然能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比如著名的《二十四孝圖》,就是以詩配畫而大行于世的。在二十四孝中,最使我感動的是黃庭堅的故事。黃庭堅,北宋分寧(今江西修水)人,著名詩人、學者和書法家。雖然身居高位,侍奉母親卻竭盡孝誠,每天晚上,都親自為母親洗滌馬桶,沒有一天忘記兒子應盡的職責。為這件事所配的詩曰:“貴顯聞天下,平生孝事親。親自滌溺器,不用婢妾人?!币皇仔≡?,概括了黃庭堅的孝道,令人過目難忘。

        有些詩詞作品,具有很好的警策作用,是可以作為我們生活中的座右銘的。比如歐陽修的《畫眉鳥》:“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始知鎖向金籠聽,不及林間自在啼?!边@首詩不僅道出了自由的無價,對于當今社會存在的“金絲鳥”現象,也是一種警示。

        這類例子舉不勝舉,的確是需要我們好好學習的。




        關于我們

        本公眾號乃上海發行量最大的報紙《新民晚報》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國歷史最悠久的報紙副刊,在微信平臺,我們將以全新的面貌繼續陪伴您。歡迎免費訂閱,我們將每日精選兩篇新鮮出爐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機。所有文章皆為《夜光杯》作者原創,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下面的篇目鏈接,可重讀夜光杯微信公眾號1月高點擊率美文:

        池莉丨我的婚禮

        黃宗英 文集亮相,大愛在心

        陳村照相館開張:王安憶和芮廼

        李大偉:金鄰居

        愚園路系列:她們流光溢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