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十七)女媧補天——帝顓頊之神道設教

        王威寫字 2021-10-16 08:42:24


        1、帝顓頊統一天下之后的補救措施。

        2、帝顓頊的自我造神運動

        3、中國神道設教的政治文化


        ——————————————————

        看完覺得有趣的同學,請隨手給個【贊】,上古史題材關注的人少,歡迎安利。分享到微博或微信上。謝謝大家。

        ——————————————————



        【女媧補天】


        女媧補天圖


        共工氏本人是否死于不周山山上,已不可考。

        共工氏余部在不周山之兵敗之后,已經無力和少昊氏、祝融氏聯軍抗衡,他們當是再擁立新的族長,逃到北方之系昆山。

        為了紀念力戰不屈的首領共工氏,他們在這座山上興建了共工臺。

        任何來這座山狩獵的民眾,當他們張弓搭箭之時,都不朝向北方,以示對共工氏的尊敬。[1]

        帝顓頊既平定共工氏,一邊學習先祖黃帝的做法,巡視天下。[2]一邊則將善后事宜也提上了日程。

        第一件事情自然是決定是否重修不周山之天柱了。

        少昊氏、祝融氏、共工氏三族死了那么多人,就是為了這根柱子。

        重建它,帝顓頊瘋了么?中興黃帝王朝,獨占祭天之權,難道不是帝顓頊一直以來的理想。

        事實上,正是因為不周山下一戰之殘酷,讓帝顓頊深刻意識到人力之局限。

        他終于明了黃帝在他全盛時期,為什么不一口氣解決這些問題。

        黃帝一族要長期而穩定的領導華夏集團和東夷集團,就不能有所妥協。

        正所謂,一代人有一代之事。

        眼下,帝顓頊要做的不惟是醫治各族的戰爭創傷,還要告訴各族。

        這場大戰,并不是為了讓本族人高高的騎在各族之頭上,而是為了合力開創一個美好而和平的新時代。

        因為,帝顓頊決定做三件事。

        重修不周山之天柱是第一件。

        然而怎么保證重建天柱是為了穩定黃帝王朝的統治,而不讓共工氏一族生起僥幸之心,進而卷土重來。

        基于以上的考量,帝顓頊首先向天下人昭告共工氏的罪行。

        黃河之下游之所以洪水泛濫,無有窮期,乃是因為共工氏有負歷代圣王之囑托,不惟不好好守護不周山天柱,居然摧毀之。

        也因此激怒了天上神明,讓大地向東南傾斜,海水向陸地上倒灌。

        在這場大浩劫中,平原上的人多數都被淹死了,幸存者只好逃往山上。

        我帝顓頊,作為萬民之主,為了天下蒼生,不得不興兵,代天誅討共工氏。

        之后,帝顓頊再屈尊請來伏羲王朝時代女媧族的后裔女媧氏主持這項重建天柱工作。

        同樣是《淮南子》一書,為我們保留這一可貴的資料——

        遠古時代,四根擎天大柱傾倒(可見不周山上之天柱,乃是由四根柱子構成)。,九州大地裂毀。

        天不能覆蓋大地,大地無法承載萬物,大火蔓延不熄,洪水泛濫不止。猛獸吞食良民,兇禽捕擊老弱。

        于是女媧冶煉五色石來修補蒼天,砍下鰲足當擎天大柱。

        (黃帝一族據說是出自黿氏,黿就是大鱉,可見女媧以鰲足為天柱,實是偷梁換柱,使得黃帝一族得以取代共工氏,獨占了不周山天柱的祭天權。)

        堆積蘆灰來制止洪水,斬殺黑龍來平息冀州。

        蒼天補好,四柱擎立,洪水消退,冀州平定,狡詐禽獸殺死了,這時善良百姓有生路了。

        女媧背靠大地、懷抱青天,讓春天溫暖,夏天熾熱,秋天肅殺,冬天寒冷。

        她頭枕著方尺、身躺著準繩,當陰陽之氣阻塞不通時,便給予疏理貫通;

        當逆氣傷物危害百姓積聚財物時,便給予禁止消除。

        到這個時候,天清平,地安定,人們睡時無憂無慮,醒時棄智無謀;或以為牛,或以為馬,隨人呼召;行動舒緩沉穩,走路漫無目的,視物若明若暗;

        膧朦無知天真幼稚與天道萬物和協,誰也不知產生緣由,隨意閑蕩不知所歸不求所需,飄惚不定沒有目標。

        到了這時,野獸毒蛇全都收斂藏匿爪牙、毒刺,沒有捕捉吞食的欲念。[3]

        帝顓頊何以功成而不居,反而將所有的功勞都讓給在三族爭霸天下之中一直袖手旁觀、保持中立的女媧族呢?

        這是因為少昊氏、祝融氏、共工氏三族在爭霸天下的大戰中,各自都死傷慘重。此時,無論表彰那一族,都會成靶子,激起敵對方的同仇敵愾之情。反而不利于局勢的穩定。

        正因為有此顧慮,所以帝顓頊在和力黑討論大戰善后事宜,有如下一段對話:

        帝顓頊請教力黑:

        我讓女媧氏重建不周山之天柱,天地已經重新生成,老百姓即將獲得太平,休養生息。

        可是各族之中,還有有一股逆流,他們不遵循天之大德,大搞陰謀,互相覆傾。他們不團結而搞分裂,我很憂患這種現象,為之若何?
          力黑回答說:
          不要擔憂不要憂患,老天爺的安排最大。
          天地已定,蜘蛛與蟯蟲必然相爭!這些不團結而搞分裂的一小撮勢力,如果明目張膽的起來對抗,則注定失敗。其實他們搞不搞對抗,都無關大局,肯定不會成功的。

        因為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我們只要不違逆天道,則不會失去我們守護的一切。

        現在天地已經重新生成,老百姓即將獲得太平,休養生息。勝負已成定局,這些不團結而搞分裂的一小撮勢力成不了什么氣候。

        信念堅定了,就沒有什么是搞不定的。要讓老百姓堅定信念,也很簡單,就在于君主治理天下,依靠公平之心,鎮壓壞人,施行德政。[4]

        【顓頊歷】


        漢磚上的帝顓頊


        擬定并頒行《顓頊歷》是第二件大事。

        這個《顓頊歷》的制定,其推演籌算之基礎,不惟是南正重氏所擬定太陽歷和火正黎氏所擬定的火歷,還借鑒了共工氏一族綜合太陽歷和太陰歷所擬定的陰陽合歷。

        準確性比黃帝所擬定的《調歷》大大的提高了。

        中國古代歷法,根據文獻記載,截止于漢武帝,共推行過六種歷法:

        黃帝之調歷、顓頊歷、夏歷、殷歷、周歷、魯歷,合稱為古六歷。

        自顓頊歷之后的歷法,名稱變來變去的,其實都不過是歲首不同。究其實,這些歷法之基礎都是建基在《顓頊歷》之上。

        正因為《顓頊歷》影響之大,是以顓頊本人被奉為中國歷法的祖師爺——歷宗。[5]

        秦統一中國后,秦始皇是個比較務實的君主,也不搞什么搞羊頭賣狗肉的秦歷,其推行的歷法直接就名之為《顓頊歷》。[6]

        《顓頊歷》是一種四分歷。一回歸年為365又1/4日,一朔望月為29又499/940日,以十月為歲首,閏月放在九月之后,稱后九月。

        這一歷法一直沿用到漢武帝時,漢武帝下令制定《太初歷》才結束了他的歷史使命。

        自顓頊時代而至于漢武帝,顓頊歷施行了兩千多年。

        任何歷法都有歲差,即便是今天的公歷,顓頊歷能流行二千余年而不廢,其準確性是相當驚人的。

        其三,重申“絕地天通”之政策,強化黃帝一族對祭天權之獨占。

        表面上看起,“絕地天通”是對民神任意溝通的混亂狀態,進行的一次大規模的整合。

        然究其實,則是中國進入神權時代,釋放出來的第一次構建政教合一之政治制度的沖動。

        所謂政教合一,乃是一種政權和神權合二為一的政治制度。

        其基本特點是:國家元首和宗教領袖同為一人,政權和教權由一人執掌;國家法律以宗教教義為依據,宗教教義是處理一切民間事務的準則,民眾受狂熱和專一的宗教感情所支配。

        帝顓頊成功了。

        然而他的這個第一次,也是中國歷史上最后一次構建政教合一的沖動。

        (此外,尚有兩次影響深遠卻終究不能成事的沖動,一則是東漢末年張角的太平道,一則是清末洪秀全的太平天國運動。)

        現在很多研究中國歷史的學者,總是斷言中國人的宗教觀念不強,沒有恒定之信仰,又或者說中國人之宗教太過于世俗化,是以不可能構建政教合一之政治制度。

        事實上,任何文明一當發展到某個巔峰,都必須釋放構建政教合一之政治制度的沖動。

        這一沖動甚至是文明發展的原動力之一。

        中國人之所以進入王權時代,即與各大文明分道揚鑣,走上自己的道路。乃在于中國人所處東亞之特殊地理,注定了在這塊廣袤的土地上將成立一個高度中央集權的大帝國。

        在古代,真正擁有管理超級大帝國的經驗的國家。屈指可數,一曰羅馬帝國,一曰波斯帝國,一曰阿拉伯帝國,此外就是中華帝國了。

        當然這里超級大帝國的定義,不等于普通之所謂的帝國,有三項硬指標,一是地域遼闊,二是民族眾多,三是歷史悠久。

        地域遼闊往往出自于武力兼并。

        武力兼并必然招致各民族的抵抗。

        那解決這一問題呢,有兩個方案,一是在官方意識形態中認定宇宙中只有一個至上神或主神,如基督教的“上帝”、伊期蘭教的“安拉”。

        二是官方意識形態尊重各民族之信仰,讓各民族之神詆穩而相安。

        選擇方案一的帝國有羅馬帝國、阿拉伯帝國,這些帝國雖然在某段時間得以穩定,但是隨著歲月之流逝,最終尚失了活力。

        因為將神詆定為一尊,必定使得國民之想象力受到制約。不能想象失去神詆輔佑之世界。

        選擇方案二的有波斯帝國,波斯帝王們的宗教自由化、政治自由化政策使波斯政權與敘利亞各民族的關系融洽起來。然而卻不能構成一種讓各民族長久傾心的向心力。

        因此一旦亞歷山大大帝興兵遠征,波斯帝國覆亡之后,就此不能復振。

        唯有中華帝國,自黃帝王朝奠基之始,乃至于今,實有五千年之傳承。

        期間分分合合,遭難多故,在各大帝國之中,碩果僅存,這是因為中國人明智的選擇了一種很古怪的方案。

        在官方意識形態中認定不信怪力亂神的儒家學說為獨尊。以春秋之智者孔子為人王為教主。

        孔子遂成為貫通天人的“聖王”,集“天道的神聖”與“人本質的崇高”于一體。

        進而,對各民族之信仰,在寬容的總原則下,既扶持的同時,也在儒家學說的指導下,加以限制。

        本乎此,整個中國只存在一個以皇帝為代表的系統,執行政治與宗教兩個世界的功能,也是社會秩序的根基所在;

        這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特殊之處,迷人之處,也是淵藪之所在。

        「圣王」成了中國任何一任帝王君主終生努力之目標。

        儒家學說取得了文化本體的地位,一切的思想都可從它來衍生,也可從它那里得到終極的證明。

        它成為中國知識、思想及信仰系統的根本依據,亦成為中國文化的偶像符號,更是專制主義揮之不去的罪魁禍首。

        【神道設教】

        漢人文化中,神道設教的傳統導致的結果是多神泛濫,連上個馬桶都有馬桶娘娘



        當然,在帝顓頊時代,帝顓頊肯定不會為未來想象設計出這樣的方案,他此時的選擇是第一種方案。

        這種方案帶來的效應,一曰神權高于王權,是以在進入王權時代之前,黃帝王朝的歷任君主口含天憲,成為天的代言人。

        他們每一天都在努力,努力什么呢,和各民族的信仰過不去,致力于將本民族之信仰凌駕于各民族之上。

        他們身上,作為超級大巫師的使命感,遠遠超過了人王。

        因此,在長達幾百年的大洪水之災難期,自顓頊乃至于堯舜禹,第一要務并不是治理洪水。

        而是為了“聲教遠備”、打壓各民族之信仰而興起的一場場征伐——一上古時代的宗教戰爭。

        所以,不要說中國人沒有宗教信仰,不要說中國人沒有宗教戰爭。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認為中國人沒有靈魂。

        這些,都是中國人在五千年前就玩剩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場場宗教戰爭,如此慘烈,卻沒有帶來理想的政治效應,中國在結束神權時代之后,就已經認定,想要依靠戰爭,搞定各民族信仰,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所以降自夏王朝時代,乃至于今,宗教戰爭在中國歷史間或有之,但從來不是主流。

        黃帝王朝自首任君主黃帝開始,各大族群間的宗教戰爭所引發的造神運動,至此定格。

        自伏羲王朝以來,各氏族巫覡專業降神,為民服務的時代,由于帝顓頊推行的“絕地天通“而接近尾聲了。

        帝顓頊尊號為高陽氏,高陽者,高高之太陽。

        也就是將伏羲王朝之太昊氏之余烈發揮到了極致,成為天上太陽神之人間化身。

        自此,天視天聽皆出于帝顓頊一人之身。[7]

        巫覡為帝顓頊一人“獨占”,通天地成為他(包括他所指定的南正重氏、火正黎氏)的特權。

        帝顓頊有了這樣的能力來配合他的雄心,遂得以開“神道設教“之傳統,將本族之古老的祭祀系統——祭天、祭地和祭祖三大系統,糅合為一。[8]

        所謂的神道設教,首見于《易經》,上面說:

        觀察天下的造化之道,四季周而復始,圣人仿效自然造化的萬物之道,教化人民,而使天下信服。[9]

        神道二字,道就是規律,有規律誰都能搞定。

        神呢?《系辭傳》明確說:

        陰陽不測謂之神,

        也就是說,沒規律。

        是以神道,重點在于神,而不在于道。

        是以神道設教,在今人之以為里,往往是統治者裝神弄鬼,愚弄百姓。

        實則不然,在上古時代,中國文明比諸世界各大文明,平心而論,總體而言是比較落后的。

        這個落后,只要列舉一個事實就夠了,中國文字,晚到商王朝才成型。而敘述事件的能力,更遲至于春秋時代。

        論起來,中國人在黃帝王朝時代,就開始有了國族觀念,進而征服萬方,統于一族。近乎于一種奇跡。

        因為黃帝一族管理之疆域是如此的幅員遼闊,從技術配套而言,以上古中國文明之實力和能力,是很不合格的。

        就像一件大衣穿在的小孩子身上,就已經不是合身不合身的問題了。

        然,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盲干硬干對著干的精神。

        正所謂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上。

        神道設教,就是帝顓頊為了統治幅員如此遼闊之疆域而硬生生創造出來的條件。

        應該說,任何時代,中國人在各項科學技術上都很少領先過別的文明,但是有一樣,卻是別的文明無法望其項背的。

        那就是政治制度設計的智慧。

        在神權時代,我們就已經有了輪流坐莊的寡頭政治制度——禪讓制。

        有了政教合一的政治模式——神道設教。

        到了王權時代,我們還會有保證貴族政權運作穩定的基本國策——宗法分封制。

        再進入皇權時代,更有以追求中央集權為終極目的之郡縣制。

        更為滿足郡縣制正常運作,量身定做、獨創出造福全人類的考試制度——科舉制。

        最終,降自隋唐,一個具有中國特色而又滿足治水社會之尋求的文官系統橫空出世,使得中國文明臻于至善至美之境界。

        所以說,中國人搞別的能力不行,搞政治頭腦,自認為為第二,別人都不好意思來搶這個第一。

        當然,進入民權時代,中國人在政治制度上面是落后了西方。

        但是,我堅信一點,西方的那些不知所謂的民主人權之類的東東,最終會被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人在不遠之將來,創新出一種新的模式而取代之的。

        作為中國人,我們飽讀歷史,縱觀中國五千年之歷史興廢,當要有這個信心和信念。

        不然,讀歷史就沒有意義了。

        神道設教,一旦成為成為中國歷史之傳統,也有很多的弊端。

        比如政府對一切社會資源全面壟斷。象“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便是最好的注釋。

        又比如,每個王朝易主都被涂抹上五德更替的神秘色彩。帝王生死必有神靈顯示,一家禍福亦有祥瑞災異征兆,并美其名曰“天人感應”。

        又比如,“人治”大行其道。法治難以形成傳統,導致專制主義成為中國文明之沉疴,

        然而,平心而論,論帝顓頊之初心,肯定不是將腦袋用在這上面。他只是為了救急,擺脫眼前之困境。

        我們作為后人,要承擔自己應該背負的責任。讓帝顓頊一人總其責,不惟是一種逃避,更會是對自己造成自虐式的懲罰。

        帝顓頊以“絕地天通”為契機,使得經驗性的原始歷法得以逐次推廣,推動各氏族在農耕文化加強交流,也為后來華夏民族文化共同體的構建,奠定了一個支點;

        在帝顓頊領導下,華夏集團和東夷集團再次在東亞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前所未有的大聯盟。

        在這一大聯盟的覆蓋之下,黃河中下游流域,大批“部落王國”或“古國”開始跑步向前,加速整合,成為“方國”,為王權時代的到來創造了條件。

        總之,中國早期國家政制久經醞釀,非由一時突變造成。帝顓頊時代,實為中國最值得注目的一段歷史。



        [1]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臺,射者不敢北鄉?!渡胶=洝ご蠡谋苯洝?/p>

        [2]?“顓頊乘龍而至四海?!薄洞蟠鞫Y記·五帝德》。

        [3]?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禍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背方州,抱圓天;和春陽夏,殺秋約冬,枕方寢繩;陰陽之所壅沈不通者,竅理之;逆氣戾物、傷民厚積者,絕止之。當此之時,臥倨倨,興眄眄;一自以為馬,一自以為牛;其行蹎蹎,其視瞑瞑;侗然皆得其和,莫知所由生,浮游不知所求,魍魎不知所往。當此之時,禽獸蝮蛇,無不匿其爪牙,藏其螫毒,無有攫噬之心?!痘茨献印び[冥訓》

        [4]?高陽問力黑曰:天地已成,黔首乃生。莫循天德,謀相覆傾。吾甚患之,為之若何?力黑對曰:勿憂勿患,天制固然。天地已定,蚑蟯畢爭。作爭者兇,不爭亦毋以成功。順天者昌,逆天者亡。毋逆天道,則不失所守。天地已成,黔首乃生。勝生已定,敵者生爭,不諶不定。凡諶之極,在刑與德?!饵S帝四經》

        [5]據《晉書·歷律志》記載,魏文帝黃初年間(即公元220—226年)的董巴對遠古歷法的傳承作了很好的論述:
          “昔伏羲始造八卦,作三畫,以象二十四氣。黃帝因之,初作《調歷》。歷代十一,更年五千,凡有七歷。顓頊以今之孟春正月為元,其時正月朔旦立春,五星會于天廟,營室也,冰凍始泮,蟄蟲始發,雞始三號,天曰作時,地曰作昌,人曰作樂,鳥獸萬物莫不應和,故顓頊圣人為歷宗也。湯作《殷歷》弗復以正月朔旦立春為節也,更以十一月朔旦冬至為元首,下至周魯及漢,皆從其節,據正四時。夏為得天,以承堯舜,從顓頊故也?!抖Y記》大戴曰虞夏之歷,建正于孟春,此之謂也?!?/p>

        今天有歷史學家結合天文學的成果,回推顓頊的歷法起始日(即該年的正月初一),在滿足以下四個條件:

        (1)朔日;(2)立春;(3)五星會聚;(4)五星會聚于天廟,室宿與壁宿所組成的四邊形即是“天廟”

        的基礎上,得出找到了這四個條件的唯一日期,即公元前2807年2月26日。

        據晉·皇甫謐的《帝王世紀》記載,顓頊在位78年,年98歲。創制新歷法應該是顓頊執政以后的事情,這樣,顓頊開始執政之時的下限為公元前2807年,上限為向前推77年,即公元前2884年。

        [6]“ 張蒼 文學律歷,為 漢 名相,而絀 賈生 、 公孫臣 等言正朔服色事而不遵,明用 秦 之《顓頊歷》,何哉?” ——《史記·張丞相列傳論》

        [7]高陽雖然是地名,然估計當是帝顓頊獨霸天下之后,而取得的地名。其取名之法則,正如蘇聯之列寧逝世之后,而有列寧格勒之名。

        [8]?上古文獻有三墳五典八索九丘之說。

        孔安國《尚書傳序》:伏羲、神農、黃帝之墳,謂之以三墳;

        少昊,顓頊,高辛,唐,虞之書,謂之五典;八卦之書,謂之八索;

        九州之志,謂之九丘。

        左丘明春秋昭公十二年傳成左史倚相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可見此等文籍,當時確有,孔子據以修訂,而名為經。

        “墳”者,很可能是指當時的圖書載體和文字載體是用土制成的,類似兩河流域的泥版,也可能是陶版(包括陶制器皿)。

        筆者以為,三墳當是指古人祭祀之禮儀,含祭天、祭地和祭祖三大系統。當然,這是筆者的想當然。

        [9]?《易·觀》:“觀天之神道,而四時不忒,圣人以神道設教,而天下服矣?!?/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