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醫藥史上最大收購:國藥83.46億吞天江藥業81.48%股權

        生物探索 2021-10-06 13:03:36

        1月27日,國藥集團旗下的港股平臺中國中藥發布公告稱,擬最多83.46億元人民幣的價格收購天將藥業81.48%股權,收購資金來源于股本及債務融資。當然,如果這場并購案如果落錘的話,將成為國內制藥企業并購史上最大一筆。

        這個金額超過了拜耳并購滇虹的36億元,也刷新了綠葉并購嘉林的63億元,那么問題來了?天江是誰?中國中藥為何愿意付出這樣的代價只為將這家業界知名度并不高的藥企收入囊中?


        早在2010年,E藥經理人即就中藥配方顆粒市場做過系列報道,詳見文后鏈接。簡單來說,天江的價值在以下幾點:國內僅五家中藥配方顆粒企業中最大的一家,占據了這一市場的半壁江山;中藥配方顆粒市場以每年40%左右的高速在持續增長;如果藥監局對于試點企業的口子不開,即這個市場競爭對手就這么五位;最重要的是,盈利能力非常好。


        2002年-2004年,藥監部門先后通過了天江藥業、一方藥業(后被天江藥業并購)、康仁堂(后被紅日藥業并購)、三九藥業、綠色藥業、倍力藥業等6家中藥配方顆粒試點廠家,此后,再沒有批準新的試點企業。一方藥業被天江合并后,這一市場僅剩5位參賽選手。


        據天江藥業的公開資料:主要從事中藥配方顆粒的研發和生產,當前生產約700種單味藥配方顆粒,其為CFDA批準的首家“從事中藥配方顆粒試點制造企業”之一、中國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批準之“中藥飲片改革試點單位”及首家獲得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范認證的中藥配方顆粒制造商。公司2011年~2013年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12.47億元、18.92億元和25.0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93億元、4.18億元和5.46億元。


        早在1月2日,中國中藥就發布公告透露稱,擬以不高于41億元收購天江藥業40.52%股權。


        2002年,上海家化從天江藥業第一大股東漢殷藥業手中以每股1.46元的價格受讓48.89%的股權(當時漢殷藥業與上海家化同為上海家化集團控股),同時以每股1.46元的價格向天江藥業增資擴股1450股,兩項股權投資動作導致上海家化其時總共控股天江藥業68.92%。以上股權收購總價只有3724萬元。


        未曾想到,天江藥業成長為一匹黑馬。


        天江藥業凈利潤由2001年末的645萬元,飆升至2013年末的5.46億元(2014年上半年實現凈利潤2.8億元),12年時間成長了近85倍。營業收入也從2001年的5700萬元,增長至2013年的25億元。


        伴隨著天江藥業業績的迅猛增長,上海家化持有的天江藥業這部分股權亦水漲船高。上海家化2014年年底稱,擬出售其所持有的天江藥業23.8378%的股權。當初3724萬元的初始投資,已經溢價為21.93億至24.31億元,足足增長了58倍至65倍。



        2014年半年報顯示,中國中藥營業收入12.63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44.3%;凈利潤2.59億元。此外,中國中藥稱,將以3.6億元的價格出售子公司中泰生物科技,所得款項用于收購江陰天江藥業。

        天江藥業:只欠東風


        江陰天江藥業認為其在中藥配方顆粒這塊市場中擁有的優勢毋容置疑,其對于中藥配方顆粒制備工藝的探索已經歷時18年,擁有630個單味中藥配方顆粒的制備工藝,目前產品市場占有率在60%~70%,且每年仍以30%的速度遞增。雖然像所有新生事物一樣,中藥配方顆粒最終被政府與市場徹底接受也許仍需時日,但在中藥配方顆粒進入多省醫保報銷范圍后,天江藥業作為專注于中藥配方顆粒領域的前瞻性企業,未來成長性值得期待。


        磨劍18年


        天江藥業創建于1992年,是由國家中醫藥管理局指定,最早從事中藥配方顆粒的試點企業,創始人周嘉琳曾在江陰中醫院工作十幾年,深切了解中藥在臨床應用上,相比于西藥在用藥及時性上的劣勢。在她擔任江陰中醫院副院長的6年間,曾經將江陰中醫院藥房的煎藥服務改為24小時全天不間斷,但在用藥及時性上仍不能與西藥媲美。


        周嘉琳受日本、臺灣的中藥配方顆粒應用的啟發,從1985年開始,便在國內開展中藥配方顆粒生產的前期調研,此時國內關于中藥現代化的探討方興未艾,周嘉琳的想法得到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認可。于是在醫藥產業發展和個人愿望的雙重推動下,周嘉琳從銀行貸款50萬元加上自有資金,創建了天江藥業。


        作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試點企業,天江藥業的生產與銷售都在嚴格的管理下進行。1993年,天江藥業生產的中藥配方顆粒已經在江蘇省一些中醫院開始試點銷售,完成了中國中藥配方顆粒從無到有的歷史性突破。


        1998年是天江藥業的轉折點。在周嘉琳的帶領下,天江藥業已經初步建立了300多個單味中藥配方顆粒的生產工藝和質量標準,且在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指導下,銷售范圍已經擴大到全國十多個省。市場銷售的成倍增長,使得天江藥業不得不擴建新廠以滿足市場需求,但前5年的所有銷售收入都用于中藥配方顆粒的生產研發與技術改進,再建新廠已無能力。此時,周嘉琳引入了現天江藥業的第一大股東上海家化,天江藥業改制為股份制公司。


        之后天江藥業穩步發展,年復合增長率達到30%左右。2009年,天江藥業的年銷售額達到7億元。與此同時,中藥配方顆粒的市場分額也在逐步增長,同樣是2009年,全國中藥配方顆粒年試制產量約2500噸,銷售額到達10.9億元,占中藥飲片年銷售額的6%,每年增速為30%。


        業內專家分析,中藥配方顆粒逐漸被市場接受,與現代人快捷的生活節奏有很大關系。即沖即飲、攜帶方便的特性使它更容易被忙碌的人們,尤其是青年一代所接受。


        與之不相匹配的是,中藥配方顆粒生產企業的身份卻十分尷尬。雖然2001年SFDA頒布《中藥配方顆粒管理暫行規定》,明確規定中藥配方顆粒從2001年12月1日起,納入中藥飲片管理范疇,實行批準文號管理?,F實情況是,監管部門認為中藥配方顆粒仍處于前期科學研究階段,只有6家企業具有生產資格,且沒有一家制藥企業獲得批準文號,因此不能進入醫藥流通領域,只能在各地藥品監督管理局備案后,進入二級甲等以上醫院試銷。


        2.jpg


        標準之爭


        中藥配方顆粒產業化生產之前,業界的質疑主要表現在,如何對中藥配方顆粒在從原料選擇、生產工藝到臨床應用三個方面進行監管。


        原料選擇作為中藥配方顆粒生產的上游,最為關鍵。業界的擔憂主要是在中藥配方顆粒在失去了中藥飲片所能呈現出來的原料外形后,如何鑒別原料的真偽及質量優劣。


        在保障原料藥質量上,天江藥業的積極嘗試值得借鑒,公司將業務范圍延展到產業鏈上游,建立中藥材GAP生產基地,制定了原料標準,并對大部分中藥配方顆粒品種實行原產地收購。


        在中藥原料有保障的前提下,生產環節至關重要。中藥配方顆粒在生產制造中的最大問題是,至今仍沒有一部被多方認可的生產標準出臺。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被批準生產中藥配方顆粒的企業共6家,分別是江陰天江藥業、廣東一方制藥、南寧培力藥業、深圳三九藥業、四川綠色藥業和北京康仁堂。


        業內專家表示,2006年,SFDA曾經要求生產中藥配方顆粒的6家企業,每年統一50個單味中藥配方顆粒的生產工藝和質量標準。只用10年,就可以形成一套完整的標準體系。但現實情況是,這些企業各自為政,致使標準遲遲不能出臺。


        天江藥業正在試圖統一的中藥配方顆粒的生產與質量標準,2008年,天江藥業與中藥配方顆粒市場份額第二的廣東一方制藥合并組建新“江陰天江藥業有限公司”,廣東一方成為天江藥業的全資子公司,目的就是為了讓中藥配方顆粒的生產工藝及質量標準達到一致。截止目前,天江藥業全面制定完善了630個單味中藥配方顆粒的制備工藝,并擁有相應的質量評價標準。


        與廣東一方藥業的合并雖然夯實了天江藥業在中藥配方顆粒標準制定中的發言權,但眼下更為燃眉的問題是,不止針對天江藥業,而是整個中藥配方顆粒產業在臨床應用上不被全面認可。業內人士指出,醫生受傳統中藥共煎方式的長期認知,對單味中藥配方顆粒單煎成方,合并沖服能否達到共煎的效果已經存在疑慮,如果再沒有統一的質量標準,結果會使中藥配方顆粒的臨床應用無據可依。


        這也是周嘉琳提到的發展中藥配方顆粒中所遇到的最大阻力,她承認,創業過程中最讓她認為艱難的地方并不是資金上的捉襟見肘,也非技術上的難以突破,而是作為一種新生事物,在與用藥傳統博弈時的乏力與無奈。


        天江藥業如今最迫切的期待是盡快出臺中藥配方顆粒國家標準,形成行業合力,逐步做大企業市場份額。這種看似冒險的方式背后彰顯出周嘉琳對天江藥業的信心,她知道天江藥業已經做好準備。


        7月30日,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無錫組織召開了“中藥配方顆粒試點工作總結交流會”上,國家衛生部副部長、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發表重要講話,肯定了中藥配方顆粒的發展方向,或表明政策東風即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