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中藥 將不可避免的 走向沒落

        仰望岐黃 2021-10-07 16:14:23


        中醫是中國超越五千年璀璨文明的結晶,是我們的國粹,可惜在西方文化大行其道的今天,逐漸沒落成一些國人眼中的可有可無的安慰藥。這不僅是中醫這門國粹本身的損失,更是我們每個炎黃子孫的損失。為什么中醫淪落到今天這種狀態?除了中醫背后本身的易、陰陽、經絡、藥氣等理論學說,難以“科學驗證”與把握之外,還與當今中醫界里存在的諸多弊端息息相關。



        小編語:
        本期選編的這篇文章,其作者在中醫藥系統中有著豐富的一線工作經驗,對中藥檢驗、飲片生產、中藥采購、中藥核算與配伍等領域都有深入的接觸與切實的思考,文章從五大方面論述了中醫沒落的原因,名為宣告中藥將不可避免地走向沒落,實為為中醫文化復興之路把脈開方。



        【摘要】:
        藥品是用來預防、診斷、治療疾病和有目的地調節人的生理機能的物質。中藥飲片和中成藥也不例外。但隨著社會的進步,科學的發展,有五大缺陷將制約中藥行業的發展,而且這五大缺陷的發展將是不可逆的,中藥之路越走越難,這是不可避免的。



        1中醫隊伍整體素質逐年下降




        過去優秀的郎中是這樣培養出來的,父傳子或師傳徒,數十年一對一共同就診,親力親為整個望、聞、問、切。從實踐中學習中醫看病之本領,尤其是嫻熟的掌握切脈之全部變化,然后共同斟酌開藥。這種模式培養出來的郎中,就是最好的、就是國粹。這種從實踐中掌握的過硬本領絕對遠遠勝過學院派的本本主義。好的中醫醫生,一切脈,就能洞悉你的疾患,自信者敢讓病家暫不開口,他先道出你的疾患。當然,望、聞、問他們亦高度關注。



        而現在的中醫醫生是中醫學院大批量生產出來的,四年填鴨式的應試教育,造成了一位老師對著近百位學員,照本宣讀,完成課時計劃;學員無奈本本厚厚的教材,只能死記硬背。除了疲于應付考試,完成學分外,學員實際本領很難學到。有限的四年,除了八個假期,學習內容排得滿滿的,學員學得很雜,甚至英文、計算機、生物化學等不著邊際學科也要擠占有限的四年學習時間。



        可最根本的中醫切脈(自學切脈,關注本號“仰望岐黃”后,回復數字“4”),無人嫻熟掌握。研究醫學必須精益求精,來不得半點馬虎。我們的學員是這樣學習把脈的,搭著一根能模擬二十八種脈象的硅膠管,依樣畫瓢匆匆學過。那二十八種似是而非的硅膠脈畢竟不是人脈,同學間彼此又都是正常的脈象,搭了跟不搭是一個樣。切脈技藝來源于踏踏實實的不正常脈象的積累,掌握不正常的脈象是學好中醫的關鍵。學員切脈始終含含糊糊,不得要領。



        所以中醫學院的學員,一旦四年畢業,有幸進入醫院,僅剩一肚子本本主義。笨一點的就多問、多望、多聞,然后毛估估看??!聰明一點的趕緊現學現賣,借助于與時俱進的西醫診斷技術,比如X光、驗血、CT、內窺鏡、核磁共振等先進技術進行診斷。由于沒有系統學習過這方面知識,醫技肯定不如西醫學生??梢姾罄^隊伍孰強孰弱,板上釘釘!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西醫強必然中醫就弱,中醫弱難免中藥就弱。這是一個自然淘汰的法則。



        中醫看病憑經驗,西醫看病憑數據。中藥因人而異,吃中藥就像天天在做三期臨床試驗,雖然中藥的毒副作用不甚明顯而被人忽視外,但你不能否認它是用一種不確定的藥物組合及劑量,治療你確定的癥狀。不管治好或是治不好,中醫醫生就是天天在做臨床試驗。而西藥出廠前早做了無數次試驗,作用是明確的,副作用亦是明確的,但你絕對沒有被試驗的感覺。面對高效率、快節奏的現代生活,各位我們捫心自問:你生病了,首選是不是看西醫或吃西藥!選擇科學、方便、高效是當代人的第一選擇。



        那么現在哪些人在看中醫?我曾經在龍華和曙光醫院門口,舉著一塊“為什么來中醫醫院”的牌子征詢三個答案:A. 調理, 保健;B.相信中醫或別人介紹;C.用醫??ㄅ渌?。結果配合測試的100位患者中68位選擇A項,而調理,保健本身就意味著中醫相對于西醫是個輔助治療;有12位患者選擇B項,其中9人是中醫中藥信徒,還有3位患者是西醫看不了,建議讓中醫死馬當活馬醫的,但這部分人十有八九,人財兩空,尤其是晚期癌癥。



        當然,我們也要坦承,中醫中藥也有奇妙之處,比如:有時高熱,西醫用遍所有降熱西藥,熱度依然不退,而老中醫幾帖加減石膏湯,立馬熱度下來。還有少數牛皮癬、風濕病、小兒哮喘被中醫誤打誤撞治愈。為什么說誤打誤撞,因為同樣一個頑癥,同樣那幾味藥,一個人治好,另外九十九個人卻治不了??茖W必須是可重復性和可檢驗性的。選擇C項患者有20位,就是帶著醫??ň徒裔t生開藥,尤其是西藥?,F在中醫醫院西藥占總藥費30-40%就是明證。



        2009年黑龍江省中醫藥管理局曾發出一個通知,意思大致是要求全省縣區級以上中醫醫院(含中西醫結合、民族醫院),特別是公立中醫醫院今后在開具門診處方時,中藥(飲片、成藥、醫院制劑)處方比例須占60%以上,中藥飲片處方須占門診處方總數的30%以上。這個通知,說明了中藥銷售有明顯的下降趨勢,當然也說明了醫生和病家能動性地選擇藥物。我在網上也做了類似調查,結果去看中醫的數據更低。假設,扁鵲、張仲景、華佗活到現在,三位醫圣,絕對不會排斥使用青霉素等西藥。



        不管今后中醫前景如何,我對中醫針灸、推拿還是蠻看好,因為它們經得起重復性、檢驗性的實驗,所以針灸、推拿、拔火罐、刮痧療效已為大多數外國人所認可。幾乎所有的發達國家都允許針灸診所存在,卻堅決不允許中醫開診所,中藥無情地被拒之發達國家門外或只有進行非法“地下經營”。我們的鄰邦日本,近日宣布,為節省社保開支,將漢方藥(日式中藥)排除于公共醫療保險的適用對象,這意味著屢屢誤診誤治的日本中醫和中藥正式沒落。我不由自主遐想到:如果我們的醫保費也不夠了,是不是會拿低效的中藥開刀。



        怎樣界定誰是好的中醫醫生,答案就看他把脈后報出病家病情的準確性!我有兩位親戚,分別在本市的兩家三甲中醫醫院工作,我央求她倆做過上述實驗,結果100名醫生中只有四位基本符合我們的要求。四位之中的一位已退休10年,只上半天班,另3位已過耳順之年。



        我國第一部醫學巨著是《黃帝內經》,成書于戰國時期;第一部藥學巨著是《神農本草經》,成書于東漢時期。五千年的中華民族文化,早已深深打上中醫中藥的文化烙印,中醫中藥文化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正是這方面的緣故,我才遲遲今天質疑她的瑕疵。方舟子一句“中醫是偽科學”就被網民戴上漢奸帽子。


        不過,他是有點小問題的。最簡單的道理,中國古代名醫有記載的40人中,年過古稀的33人,占82%;最長者唐朝孫思邈102歲;他們的平均年齡79歲,充分鑒證著中醫藥學對醫療疾病和保障身體健康的強大生命力!



        2非道地藥材及現代化炮制




        非道地藥材充斥整個市場直接影響著中藥的源頭,而“現代化”的炮制技術讓飲片加工和中藥制劑過程中,許多有效成分大量流失。


        《晏子春秋》有段描述很精彩:“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好的物種只能生存在適合自己的環境下,自然環境給予物種的影響是決定性的。生態環境條件即物種形成的地理、氣候、水質、土壤、生物鏈是物種成型的前提和關鍵,萬物都是環境的產物,生態環境質量不同,物種自然會存在差異。



        如人參,其最佳的氣候質量為:種植的海拔高度為700米左右,年降水量700mm左右,空氣相對濕度70%,最熱月溫度為20—22°C,無霜期155天以上等。在藥用植物的種植中,隨著自然條件的變遷以及異地引種、馴化家養,特別是新技術、新方法的廣泛運用,使得傳統的中藥品種原有的生態條件發生了較大改變,從而導致了“物雖非偽,而種則殊矣,藥性異矣”。



        不同的藥材原植物正常生長發育及積累活性藥物成分所要求的生態質量是不同的,有的喜陰,有的喜陽,有的喜水,有的耐旱等。從而只有在某一特定的生態質量環境下,才有可能種出藥性和藥效不變的中藥材,離開這一環境必然會導致中藥材的藥性和藥效的改變,甚至生長發育不良。所以老藥工常說的,吉林長白山的人參、云南文山的三七,四川灌縣的黃連、甘肅岷縣的當歸、內蒙河套的甘草、寧夏中寧的枸杞、河南懷慶府的地黃、青海玉樹的大黃、西藏那曲的蟲草、新疆庫爾勒的紫草、浙江杭州的麥冬、安徽銅陵的丹皮、山東沂南的丹參等,是最好的藥材即是這個原因。



        話又要說回來,即使是道地產區,轉基因中藥、萃取過有效成分的藥材、噴灑高毒農藥的藥材、漂白染色的藥材、不按季節采收、不按規定生長期采收的藥材(如三月茵陳四月蒿)、亂施化肥致使產量翻幾番的藥材(麥冬使用根壯靈后,單產從300㎏增加到1000㎏)、不按炮制技術加工的藥材等絕對不能稱之為道地中藥。



        必須指出的是,我國現行的環境保護法、野生動物保護法越來越制約中藥的發展。比如甘草地下根狀莖發達,深入地下1-4米,是一種良好的防風固沙植物。近廿年來,由于市場需求量大,甘草價格不斷攀升,內蒙、寧夏、新疆等地成片野生甘草已基本采挖完畢,現在采挖工作向中亞五國挺進。寧夏一組數據顯示,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寧夏因濫采亂挖甘草直接破壞草原面積17.83萬公頃,間接破壞35.7萬公頃,造成大面積草場沙化,不少村莊被沙漠吞噬,脆弱的生態環境被嚴重破壞了??磥響摿⒎ń垢什?!就像虎骨禁止入藥一樣。



        市場經濟,不免利字當頭。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市場經濟,打開了潘多拉魔盒。進入藥監局十年里,由于工作和私人的原因,我常去本市十大中藥飲片廠。十幾位廠長,十幾位QA幾乎出奇一致道:道地藥材一是產量低;二是價格高,因此,道地藥材的收購價,超過飲片市場零售價,嚴重倒掛!要生存,我們只能100%購買非道地藥材。這是一個行內公開的秘密。是啊,中國人多,吃什么什么就會短缺。



        所以,在飲片零售價格定死的機制下;在非道地藥材鑒別還很難很煩的情況下;在藥品法對非道地藥材的解釋還有點尷尬的境況下,道地藥材和非道地藥材無啥區別,買賣非道地藥材沒有錯!有意思的是,康熙皇帝微服私訪中,金口定義非道地藥材為劣藥,而今我們藥監部門充耳不聞,聽任質量標準倒退?難怪藥販子和中藥飲片廠合起伙來買賣非道地藥材!作為藥監部門的一員,我非常著急。不在其位,難謀其政。我衷心希望我們有關部門有些人早一點醒醒,在大多數國人醒來之前,不要行政不作為!


        舉兩個例子佐證道地藥材的重要性。



        商品人參在東北種植,一般一生需要3塊土壤,每二年移一塊土,6年長成。這幾年,東北產地學會偷懶了,每3年移一次土。人參大補元氣、補脾益肺、生津。我們上海崇明1983年有幸種植過人參,結果,二年就能長出正常6年參的模子,人參皂甙等微量元素幾乎是測不出。它就是一根蘿卜,喂豬都沒銷路。



        上海某中藥生產丹參片曾做過N次試驗,投料種植丹參與投料野生丹參效價大相徑庭。最后薄層分析,投料不同的丹參,在同樣的位置,相同顏色的主斑點大小迥異。所以,上海某中藥現在生產的丹參片,丹參的投料是種植的和野生的各一半!可見野生的丹參和種植的丹參中丹參酮類和丹酚酸類等含量相差是多大。



        中國醫學科學院做過相關一個實驗。專家采用超聲提取結合 HPLC法對全國 7個產地的丹參脂溶性成分丹參酮ⅡA 進行了含量測定。①


        產地

        丹參酮ⅡA含量(%)

        四川中江(栽培)

        0.4402

        河南盧氏(栽培)

        0.5797

        河南盧氏 (野生)

        0.9649

        山東沂南(栽培)

        0.7219

        山東沂南(野生)

        0.6928

        山東沂水(栽培)

        0.3690

        山東沂水(野生)

        0.8069

        河北承德(栽培)

        0.0585

        山西垣曲(栽培)

        0.1495

        湖北武當山(野生)

        0.12266





        結論?:野生的,河南盧氏的丹參酮含量最高,湖北武當山的丹參酮含量最低;栽培的,山東沂南的丹參酮含量最高,河北承德的丹參酮含量最低。國家藥典一部規定丹參的丹參酮含量0.20%。



        大多數中藥是植物藥,它含有很多微量元素及揮發油,是治病的有效成分。但很可惜,這些微量元素及揮發油在中藥飲片和中藥制劑廠內,慘遭“合理”蒸發。下面我用實例來證明我不是危言聳聽。



        樹皮草根花果種子入藥的中藥,進入飲片廠,一般要經過洗、潤、切制、烘干、整理等幾個加工過程。但現在的烘干方法與古人自然曬干方法(低碳方法)有點區別!烘箱溫度一般設置二檔,85°C或60°C。85°C主要烘干根類飲片,而60°C主要烘干花果種子及動物類。符合GMP要求的烘箱,一般有6個自動測溫點,所以烘箱內溫度均一。而一個批次烘干工作需4小時-12小時,具體時間根據不同品種的驗證數據操作。誰敢保證4-12小時高溫,不帶走其有效成分。



        曬干或晾曬的飲片比烘干的飲片味濃,這個老藥工們很普遍的觀點或許能印證我們的猜想。我1984年上吉林渾江采購人參時,也做過類似的試驗。同樣個兒,晾曬的人參,味濃;而因為細雨綿綿被迫烘干的人參,味稍淡。進烘箱的人參,基本上用白線綁好枝須防掉。在幾百平方米的倉庫內,在幾千箱人參中,我認認真真做了比較,凡不綁線的人參,味絕對比綁線的人參濃。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準備申請一個經費課題,做100個常用中藥飲片曬干和烘干后的含量測定比較,為今后監管提供最有利的數據支撐。



        中成藥制劑過程中,有效成分流失,更讓人誠惶誠恐?,F代中成藥在生產過程中,須經過提取、濃縮、干燥以及成品干燥等反復的高溫操作,溫度越高,生產效率就越高?,F代中藥制造普遍應用的噴霧干燥法,進風溫度控制在200°C-300°C,有效成分迅速揮發,干燥出來的藥粉像灰色的沙土;而真正自然低溫的干燥方法制造出來的藥粉是黑色的、象淀粉一樣細滑,藥材中的有效成分和生物活性成分保持穩定,二者的有效性與安全性差別太大。


        ?難怪許多老藥工懷念過去自己的小作坊和小作坊里的丸散膏丹!



        盡管國家在少部分地方建立了中藥材規范化生產(GAP)基地;盡管國內也有鳳毛麟角的低溫干燥飲片廠和中藥制劑廠,但正面的,抵御不住經濟利益的搶、逼、圍;負面的實惠漸漸同化本來就很少的正面舉措。



        前幾年,國際上流行過中藥配方顆粒。所謂中藥配方顆粒是用單味符合炮制規范的傳統中藥飲片作為原料,經現代制藥技術提取、濃縮、分離、干燥、制粒、包裝精制而成的純中藥產品系列。我國大量寶貴的中藥材直接出口國外,或者提取后出國,在國外簡單加工包裝,不但占領了國際市場,而且還有一部分返銷到我國市場。韓國和日本占這個市場90%份額,中國幾乎不占什么份額,中國最大的貢獻為中藥配方顆粒提供了廉價的原藥材。有點憋屈。中藥配方顆粒,棄醫成方,廢棄中醫理論,病家自己做醫生的那套,為中國中醫醫生們所不屑并唾棄,也就不奇怪國內為什么基本沒市場。


        順便指出:從中藥中提純某些元素制劑的藥物,不屬于中成藥的范疇。比如,青蒿素來源青蒿、黃連素來源黃連、麻黃堿來源于麻黃、莽草酸來源八角茴香等等。



        3處方中藥劑量隨意性太大




        處方里中藥劑量隨意性太大,相差幾倍至幾十倍事例,比比皆是?。不科學的中藥煎藥器又無視常識,胡亂煎藥。


        我最美好的二十年光陰是在中藥系統單位內度過的。我在飲片廠呆過,在批發公司搞過中藥采購,又在中藥店擔任接方核算員、配伍員、校對員等工作。正是這段經歷,讓我發現許多處方中,每每有許多品種的中藥,超出正常劑量數倍或幾十倍。我認為屢屢超出正常劑量這是醫生面對高效率、快節奏的社會現實,無奈而出的重拳、怪招。



        下面列舉藥典里二十一味熱門中藥的常用量②,與我和我過去的同事收集1100多張中藥處方中實際用量做一比較,佐證醫生開的樹皮草根、花果礦石劑量,是不是隨意性很大。


        品名

        常用量

        超常量

        同樣一個品種在六十張處方中超量的比例

        王不留行

        4.5-9克

        10-30克

        83.33%??????(50)

        海金砂

        6-9克

        10-30克

        68.33% (41)

        柴胡

        3-10克

        11-30克

        50.00%??(30 )

        地鱉蟲

        3-10克

        11-30克

        38.33% (23)

        姜半夏

        3-9克

        11-30克

        41.66%??(25)

        當歸

        6-12克

        11-30克

        41.66%??(25)

        紫草

        5-10克

        11-30克

        25.00%??(15)

        丹參

        9-15克

        16-60克

        46.66%???(28)

        虎杖

        9-15克

        16-30克

        53.33%??(32)

        山慈姑

        3-9克

        10-60克

        86.66%??(52)

        川芎

        3-9克

        10-30克

        51.66%???(31)

        澤瀉

        6-10克

        11-30克

        30.00%??(18)

        茯苓

        10-15克

        16-30克

        50.00%??(30)

        水蛭

        1-3克

        4-30克

        91.66%??(55)

        黃柏

        3-12克

        13-30克

        38.33%??(23)

        黃連

        2-5克

        6-18克

        58.33%???(35)

        鵝不食草

        6-9克

        10-30克

        85%????(51)

        制草烏

        1.5-3克

        4-30克

        100%????( 60)

        獨活

        3-10克

        11-45克

        73.33%???(44)

        款冬花

        5-10克

        11-30克

        23.33%???(14)

        五味子

        2-6克

        7-30克

        76.66%???(46)



        是藥典錯了還是醫生錯了?在我看來,二者都有點問題。在抗生素發明已影響了四代人類體質的今天,藥典劑量還是按“既定方針辦”,怎么還會有什么指導意義?人類社會現代化進程以來,病種病類(包括病毒)變化已大相徑庭,辨病下藥按“既定方針辦”怎么會有療效?而擴大劑量的醫生有幾位像神農那樣重新嘗百草?有幾位像李時珍那樣重新斟酌劑量?沒有科學依據,想當然的加大劑量,有點兒戲。盡管有超劑量治愈的極少數病例,但更多的是,超劑量在無效的同時,傷害大多數患者健康。



        另外,傳統的中藥配方,99%做不到秤準分勻。中藥行業協會規定,中藥配方,總秤誤差不超過2%;分帖誤差不超過5%。實踐證明100%配方員,做不到分帖誤差不超過5%這個剛性指標。一張處方20-30味藥,若配7帖,每分一味藥,不能誤差1克,凡人能感覺1克誤差嘛?我過去做校對員時統計的稱準分勻記錄顯示,總量基本還算準確,分帖幾乎百分之百不準確。而這個誤差,又會無意中更加擴大某些品種的超常劑量。



        加大劑量,出奇制勝,本身無可厚非。用藥如用兵,屢屢超常劑量,似乎有點憑勇氣打仗的感覺。勇,就能勝嘛?屢屢超常劑量,不是藥典有點兒戲,就是有些醫生不合理用藥。不合理用藥的后果,估計沒人不明白。



        另外,請不要質疑我們藥師的不作為。一百張嚴重超量藥方,幾乎沒有一張劑量能改回來。大多數時候,病人常常一肚子怨氣回來對我們說:尋啥開心?冒充金剛鉆!更氣憤的是,處方中出現明顯的十八反和十九畏錯誤,有些醫生硬是自尊心犟過道德心。



        當然,醫生情緒好的時候,尤其是聯誼活動時,我們常常建議他們微調一下平時用藥劑量。比如9克換成10克;4.5克換成5克;13.5克換成15克等,便于我們計算上方便。搞笑就搞笑在這里,許多醫生確實不是根據病情,而是方便我們的計算,戲劇性地微調了劑量。



        有一個不科學的發明必須受到譴責,那就是現在醫院藥房頻繁使用的煎藥器。該煎藥器簡便、高效,但同時存在兩個缺點:一、整包藥放進煎藥器里混煎,根本無視先煎、包煎、烊沖、后下等中藥常識;二、不管煎何種藥物,一律25分鐘,似乎時太機械。后果就是糟蹋中藥已經不多的功效。舉例說明:大黃含有兩種相反的成分———蒽醌衍生物的甙類和鞣酸及其相關物質。前者能刺激腸蠕動而導致瀉下,后者有收斂作用而能止瀉。



        它在生用、大量、短煎(煎好前2-3分鐘投入)的情況下有瀉下性能,但在制用、小量、久煎的情況下,瀉下性能減弱,同時出現止瀉性能衍生止泄功能。我曾經不下五次向幾個部門反映過??尚Φ氖?,上海市中藥行業協會把球踢衛生局,衛生局又把球踢給藥監局,藥監局又把球踢給上海市中藥行業協會。



        4藥品標準過時




        藥典上的藥品標準無法控制中藥飲片和中成藥的質量。中藥飲片質量標準,藥典描述的很曖昧的。比如北豆根、北沙參、白及等許多藥材,一不講產地,二沒有主要成分含量測定,飲片廠僅憑傳統形狀鑒別加顯微鑒別進行收購藥材。



        含量高低,只能根據經驗判斷!丹參的藥典標準算是做得較好的,規定脂溶性主要成分丹參酮ⅡA0.20%和水溶性主要成分丹酚酸B3.0%剛性含量,只可惜這二個指標定得偏低。天士力復方丹參滴丸中的丹參,丹參素含量在1.7%左右,(丹酚酸B由3分子丹參素+1分子咖啡酸縮合而成),丹參酮ⅡA在0.35%-0.48%,超中國藥典標準1-2倍。企業標準應該高于國家標準,國家標準是最低標準。但超一至二倍,似乎最不應該發生在藥品標準上。



        最近有傳說,來年要推行中藥飲片批準文號制度。我斗膽放言:推出之時,就是失敗之時。因為它沒有意義,許多藥材從農民那里收過來,重新洗一洗,切一切,烘一烘,發生的都是物理變化,怎么就多了一張批準文號?全國有幾千家中藥飲片廠,一個品種就有一個批準文號。由此產生多少億個批準文號?各省市的中藥飲片廠又有不同的中藥炮制方法,那么,不同批文的同一味飲片能混制一個中成藥嗎?同一批文的中藥飲片有效成分含量不一樣怎么辦?道地飲片與非道地飲片為什么是一個批準文號?中成藥制劑廠因此只能從飲片廠要貨,不等于直接推高藥品價格,有悖于國家藥價下降政策嘛?

        ????


        至于藥典上有關中成藥含量測定,就有點漿糊了。比如牛黃解毒片是由人工牛黃、雄黃、石膏、大黃、黃芩、桔梗冰片、甘草八味藥組成。測定方法竟是液相檢測黃芩苷峰。那么我的問題是,為什么價格奇高的牛黃不做測定。也許GMP同志要說了,我們可以檢查他們的投料記錄和各項質量檢驗記錄,同樣可以得出他們放了人工牛黃沒有。人工牛黃由牛膽粉、膽酸、豬去氧膽酸、膽紅素等組成?,F在的問題是質量檢驗記錄一是可以偽造;二是這個質量檢驗記錄太簡單,按規定只檢測膽酸,(價格每公斤100元),不檢測膽紅素(每公斤近3萬元)。這個巨大的利差,很難不讓人動心。以小人之心猜測,并無不當。為什么有些牛黃解毒片生產廠家原料價格都超過招標價還能生產?(江蘇康緣集團董事長蕭偉語).



        再比如,益母草顆?;蛞婺覆莞?,只檢測水蘇堿這一指標。一些不法小化工廠就大量生產廉價的水蘇堿,然后直接提供給制藥企業替代益母草。再有,投10%與100%有效成分都是一個合格。悲哀!悲哀!三聚氰胺會重演嗎?更悲哀的是,藥廠只能用語言證明如數投料了;我們的市場抽查卻沒有手段證明藥廠如數投料否。如果我們沒有好的監管方法,那是我們的過失!證明企業誠信比相信企業誠信來得更有意義。


        小結



        其實,通過中藥行業協會統計的一組數據,我們就可以得出結論。1983年,上海市藥材公司銷售總額超過上海市醫藥公司銷售總額一個百分點。這是一個彼此涇渭分明經營各自品種的年代。中藥銷售額第一次超過西藥銷售額,藥材公司員工都歡呼雀躍過。但1985年以后,再也沒有回到老大位置。2009年中藥飲片和中成藥工業銷售是44億,整個上海醫藥工業銷售數為275億。上海中藥飲片和中成藥占上海醫藥工業銷售額的16%多。對于這個數據,我持保留意見!以我對我過去服務過的幾個公司了解,這個比例應該再下5個百分點內。我這個毛估估的數據,卻出奇地與三甲中醫醫院占整個三甲醫院數之比(4/35)相吻合。



        再則,時代在進步,科學在發展,中藥將愈來愈沒有用武之地。不是嗎嘛?用了60年器官,將來用克隆技術可以換個新的;基因突變了,將來可以植入新的核糖核酸。等等。估計沒有人再懷疑科學技術將帶來一場新的用藥革命!



        最后,總結。



        第一,沒有好醫生,哪來中藥治療的好結果。
        庸醫的影響力(96.5%)遠遠超過良醫的影響力(3.5%),中醫和中藥還有什么希望?


        第二,整個市場,難覓道地飲片。沒有好飲片,哪來好療效。沒有好療效,中藥還有什么前途?


        第三,各種藥物都有一定的劑量范圍。隨意擴大劑量,未必就有效,但卻有不安全、不適當、不經濟之嫌。不合理用藥,會延誤患者治療,損害患者健康,威脅患者的生命,浪費醫藥資源,甚至干擾和影響社會的安定和和諧。



        第四,過低的中成藥注冊門檻,一定會引狼入室,不符合國家利益
        ?,F在只要開放某一個市場,跨國公司,就會后來居上成為該市場的佼佼者。我擔心,跨國公司學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后,低效的中藥,將成為跨國公司掠奪國人醫療費的提款機,這才是真正的沒落。果如此,國家一定會出臺遏制政策,那么中外中藥產業,兩敗俱傷。相反,提高中成藥注冊門檻,就是保護我們唯一擁有知識產權的民族藥業。



        第五,過低的標準,等于沒有標準,等于放棄了質量。
        一些中成藥的標準,無法控制藥品的質量。比如,有些標準,偏離檢測重點;有些標準太放松,有效成分投10%與100%都算合格。從嚴從速修訂中藥標準,就是在提高中成藥的內在品質。



        講真話,有時候真的很痛苦。我不愿做把頭埋進沙里的鴕鳥,我愿做《皇帝新衣》里的率真男孩。西醫西藥技術,一直在跑步前進;而中醫中藥技術,一直在原地踏步。人心傾向西醫西藥,就像步槍、導彈替代大刀、長矛是一個理。再加上五點缺陷中的任何一點缺陷,本身就能致中藥于危地,而五點缺陷一起發作,中藥之路將越走越難,甚至退出主流醫療體系。

        ???


        目前,我國已能生產抗生素等24大類近1500種化學藥品,國外有的品種我國大都具備。我們有理由相信,假如,中藥真的沒有了,西藥足以擔當起全國范圍內的全面醫療。近日,中醫學院一領導告訴我一個事實,上海各中醫醫院早幾年就較大規模招收一醫和二醫的學生。為方便中藥信徒的求診,各中醫院領導再讓這批西醫醫生補習中醫中藥知識。這是不是高瞻遠矚、未雨綢繆?

        ???

        ?
        美國十九世紀哲學家梭羅有兩句話用在本文收尾很貼切:“驅除偏見永遠都不晚。除非有確證,我們不能輕易相信任何既定的的思想與行為,不管它們有多么古老。也許在今天尚且被認可或默許的的真理,明天就會變成謬誤,成為思維的云煙?!?/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