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國際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的誕生與倒閉,眼看他起高樓···

        審計之家 2021-08-17 11:12:36
        貪婪在中產階級中如同在華爾街一樣盛行。就連一度穩健的會計師事務所也沾染了這種心態。


        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Arthur Anderson),原國際五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2002年因安然事件倒閉。倒閉后五大變化為四大,分別是普華永道、畢馬威、安永、德勤。


        對于大部分的85后,90后小伙伴而言,“安達信”已經是一個陌生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十數年前的Big5,而只知道現在的Big4。但是對于審計抑或是咨詢行業內的大叔大嬸們,這是一個讓人“愛恨交織”的名字。十數年前的“丑聞”幾乎奠定了現在審計與咨詢行業的競爭格局。讓我們簡單的回顧一下這段的歷史。


        誕生

        1885年出生的亞瑟·安達信(Arthur Andersen)在23歲的時候,成為美國伊利諾斯州最年輕的注冊會計師(CPA),當時在整個美國也才僅有2200名注冊會計師。在亞瑟·安達信27歲的時候,芝加哥北部久富盛名的西北大學(Northwestern University)向亞瑟發出了邀請,條件是做該學校會計學系的主管。僅僅一年后,亞瑟就成為第一個介入公眾經濟學領域的學者,當然亞瑟仍然留在西北大學任教,并且一教就是十年。



        1913年任西北大學教授的亞瑟·安達信和普華會計師行(Price Waterhouse)的克拉倫斯·德萊尼(Clarence Delaney)在芝加哥創立了安達信公司(原名Andersen Delaney & Co.)。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會計師很少具有大學文憑,他們大多從學徒開始做起,在堆積如山的賬冊中苦熬多年才能出頭。會計師的工作也僅限于核對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和收益表。


        但安達信深信,會計師傳統的角色難以滿足20世紀企業的需求。查賬人的角色不應該只是最后的審查,也要進行最初的把關。他認為,一流的會計師應該為公司客戶提出具建設性的報告,幫助其解決管理上的日常問題。此時,恰逢美國國會通過了所得稅法,給會計師行業的發展提供了機會,安達信對傳統的會計制度發起了挑戰,將審計納入了公司的運營,并以自己的服務信念,迅速將公司發展壯大。


        安達信的的先見之明給他帶來了發財和繁榮壯大的機會。亞瑟·安達信是一個有心的人,從他決定做事業的那一天起,他就謀劃將學校最有前途的學生選入自己教授的班上。他苦心竭慮地要將他們培養成千錘百煉的會計師。安達信的目標是,這些可造之才要能用獨一無二的方法論來提高財政金融系統的性能。

        這時的這群人更像一個團體。


        揚名和擴張

        早在1914年,一家芝加哥鐵路公司要求安達信認可其一筆有爭議的交易,以達到降低費用、提高收益的目的。當時,安達信公司尚不滿周歲,且正值28歲的亞瑟 ·安德森缺少現金支付工資。但他卻堅決地回絕了該公司的要求,并正告:即使傾芝加哥全城之財富,也難以誘我讓步。其結果不難設想,安達信立刻失去了一個審計客戶。然而,數月后該鐵路公司就陷入了破產。亞瑟為安達信贏得了作為一個會計師應有的聲望。


        1915年,安達信要求一家輪船公司在公布其資產負債表時,對一艘貨輪的沉沒而造成的成本進行披露──盡管這發生在這家輪船公司的財政年度之后,但在安達信簽署這家公司的財務報表之前。這是歷史上首次有一家會計師事務所要求用這樣的標準進行披露,以保證財務報表的準確性。由于這種專業化特色及一貫對客戶采取嚴格標準,安達信公司很快贏得公眾的信賴。


        1918年,德萊尼退出,公司改名為Arthur Andersen & Co.并迅速在美國擴張,其中包括1921年開始在哥倫比亞特區開展業務。當時,安達信便提出了一個全新的業務概念——管理信息咨詢,但這并不是其后來的咨詢業務內容。在以后的20年中,安達信用一種“一家公司”的理念把所有辦公室聯系在一起。這家公司為其員工和合伙人開設了有創新意識的培訓課程并樹立了從業標準。


        1919年,事務所年收入達188,000美元。


        1920年,事務所的年收入達322,000美元。


        1920年代,快速擴張增加美國各地分支機構。包括紐約、加利福尼亞、堪薩斯城、洛杉磯、舊金山。由此成為一個美國全國性的會計師事務所。


        安達信很快獲得了一個名聲,即是買家最好的聘用會計師選擇,而是賣家最糟糕的選擇。但無論如何,投資銀行認可了安達信的服務品質,他們認為安達信可以做徹底的調查,提供一個據實報告。由此,調查分析報告和商業顧問服務促進了安達信的增長基礎。


        1920年代,很多會計師事務所經歷了經濟繁榮的收獲,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也不例外。在1920初期安達信公司只有2個合伙人,54個雇員,2個辦公場所和32.2萬年收入。但到了1920年末,已經有了7個合伙人,超過400雇員,7個辦公場所,年收入超過200萬美元。


        股市崩潰后的安達信

        1929年,美國股市崩潰后的大蕭條讓安達信的商業調查業務沒有了,直到美國1940和1950經濟恢復后這些業務在逐步重建。但1933-1934年在芝加哥舉行的世博會有3900萬人參加,這在蕭條時代是一個驕人的成績。芝加哥當局聘用了安達信來建立內部控制以監控展覽的現金流。亞瑟·安達信不是一個看著機會溜走的人,哪怕機會很小。顯然,芝加哥政府和安達信都從世博會上獲益不淺。


        亞瑟·安達信并不短視,他預見到了客戶的全國甚至全球的專業服務需要。1920年代早期,亞瑟·安達信就在考慮國際化的增長。他提出的“一個事務所,一個聲音”理念即是一個考慮,也即國家邊界不會成為該理念的攔路者。在這個理念下,安達信不希望通過合并或收購來擴張。他認為應該是內部增長驅動下的國際擴張。有這樣的觀點和他1913年收購伊利諾斯州的審計公司來創辦安達信有關,被收購公司的雇員不愿意按照安達信的標準來執行,最后全部都流失了。


        由此,他認為安達信的海外公司應該是由在美國安達信接受過培訓,被安達信文化熏陶過的人來創辦的。1933年,安達信和在歐洲和亞洲有多個分支機構的McAuliffe,Davis & Hope簽訂工作協議。但這個擴張被二戰所延緩。不過隨后通過與其他事務所的聯盟,安達信公司擴張到了南美、澳大利亞和加拿大。這些分支機構都被當作安達信的一部分,而不是大機構下獨立運作、松散聯系的機構。


        受到美國大蕭條的影響,1932年,安達信公司的收入跌落到了150萬美元。為此必須調整短期計劃以保證安達信公司和其客戶的長期生存。


        1937年,當經濟恢復出現跡象的時候,安達信的收入又回到了200萬美元。


        因為二戰,安達信在歐洲和亞洲的業務停頓了,1941年流失了67%的人員,這些人入伍了。盡管如此,也沒有讓亞瑟·安達信停止高標準職業追求的腳步。戰爭期間,安達信公司開展了新的培訓項目--將所有員工集中到一個地方的培訓。這又是一個創新的做法。這樣的做法發展為全所審計員工培訓學校(Firm-wide Audit Staff Training School (FASTS))。1940年,35個員工參加了第一期培訓,而1988年是有來自45個國家的4500人參加培訓。


        FASTS的培訓包括一周在當地所的導入性培訓和2周在美國伊利諾斯州圣查爾斯的專業培訓。包括了一個中等規模制造企業的案例學習,并模仿事務所忙季的壓力環境。合伙人和經理用真實的執業體會負責授課,由此讓課堂也專注于實務,而不是理論。(在我國三個國家會計學院建設初期,也很大程度上考察借鑒了安達信的全球培訓中心的模式,甚至包括小私人空間(寢室)大交流空間(公共場所)的建筑理念也是上海國家會計學院建設的參考)


        在隨后的所得稅業務高峰中,戰時的這個培訓被證明很有用。


        二戰末期,亞瑟·安達信派出了他幾個信賴的合伙人到歐洲和亞洲恢復戰前建立的網絡。


        更新換代

        1947年安達信去世,由于對安達信家族的所有權有爭議,公司幾乎破產。好在后來安達信的學生倫納德·斯帕切克(Leonard Spacek)繼承了他的衣缽,繼續將公司團結在一起,建成一家主要業務為審計和咨詢的公司。


        斯帕切克是一個極其有創見性并在商務操作方面創造性的領導。在1947年至1963年,在他的任期內,安達信公司得到了全球性的發展,在僅僅20年里,公司收入從1950年的800萬美元變成了20年后的1億3千萬美元。斯帕切克還直接參與并啟動開張了5家位于歐洲的全球性分公司,這也是安達信首次擁有自己的全球性分公司并開始向它的頂點邁進。


        1950年,安達信將所謂“克里考夫”方法介紹給全世界:安達信不僅僅為客戶審計帳務,還可以按照客戶的需要建立電腦記帳系統。此項技術為其帶來了巨額利潤。


        在斯帕切克掌管公司期間,安達信繼續保持了其保護公眾利益的姿態,發揚光大了亞瑟·安達信開創的“誠信高于利潤”的傳統。它曾指責拜斯海姆鋼鐵公司將其 1964年利潤虛增60%.它還批評SEC對公司假賬監管不力。堅持使用嚴格的會計標準,甚至犧牲本公司和其它公司的利潤也在所不惜。這些業績的直接結果是使安達信公司成為了世界上最大、最受尊敬的專業性服務機構之一。在斯帕切克離去后的很長時間里,安達信仍十分注重公眾利益。


        撕裂的安達信

        1952年,安達信的會計師們首次幫助GE(通用電氣公司)安裝了一套電子系統,標志著安達信咨詢業務的開始。安達信公司在1954年開始在美國成立安達信咨詢(Arthur Anderson Consulting),正式進入咨詢領域。安達信的咨詢業務增長非???,同時由于受到外界對于該公司,同時為企業提供會計財務審計和咨詢服務而可能喪失公允性的懷疑,安達信咨詢一直試圖脫離安達信公司。80年代中期,會計業的競爭使審計收入呈下降趨勢,事務所開始將注意力轉向管理咨詢。


        1989年,公司最終分拆為主營會計業務的安達信公司(Arthur Andersen)和主營IT咨詢業的安達信咨詢公司(Andersen Consulting)。從此咨詢和審計業務分離,雙方各自經營,業務范圍彼此分立、相互補充。到了90年代,審計同管理咨詢之間的收入差距日益明顯。安達信咨詢(Andersen Consulting)是從Arthur Andersen分離出來的,但收入增長遠遠超過Arthur Andersen.90年代后期,Andersen Consulting每年要向Arthur Andersen支付2億美元的利潤,這使安達信咨詢的合伙人深感不快。同時,利潤又驅使Arthur Andersen建立起自己的管理咨詢部門。這不僅違反了雙方的分工默契,而且形成了一定的競爭。有趣的是,安達信(Arthur Andersen)最終抵制不住咨詢需求迅速增長的誘惑,開始鼓勵自己的咨詢部門承接業務。


        到1997 年,安達信咨詢(Andersen Consulting)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咨詢公司,而安達信(Arthur Andersen)的企業咨詢業務也已經躋身全球第十四名。Andersen Consulting向設在巴黎的國際商會提出了離異的要求。當安達信咨詢決定最終脫離安達信時,后者認為根據協議,前者必須支付100億美元的違約金及繼續使用Andersen這一名稱的費用,而安達信咨詢指責安達信私自發展咨詢業務,實際上已違反1989年協議在先。爭端持續了兩年半,2000年8月,國際商會的仲裁實現了Andersen Consulting的愿望,但以此為代價的是必須放棄“Andersen Consulting”的名稱,另起爐灶。


        從1997年到2000年,漫長的訴訟使安達信公司業務損失慘重,在“五大”中只能敬陪末座。雖然安達信最終得以保留“安達信咨詢”的商標所有權,原安達信咨詢公司被迫更名為Accenture(埃森哲或安盛, ?2015年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的第404位 )。但是 “分家”之后,安達信只獲得了10億美元的賠償,與它提出的150億美元巨額賠償要求相去甚遠。


        2001年年初,當安然事件被炒得沸沸揚揚之時,由于與安達信以前的血緣關系,埃森哲的名字也被頻頻提起。人們感嘆埃森哲未卜先知的運氣:正因為當年埃森哲選擇和安達信分手,才避免了在安然事件中也弄得一身污水。人們常把有情人終成眷屬說成是“天作之合”,可這樁分離實在可以稱得上是“天作之離”。


        誤入歧途

        貝拉迪諾的前任瓦迪亞對“離婚大戰”的判決心滿意足,聲稱安達信“離婚”成功是他事業上的“一個高峰”。安達信董事會則對10億美元的賠償感到不滿。最后,瓦迪亞體面地離開安達信,貝拉迪諾走馬上任。


        Andersen Consulting獨立后,Arthur Andersen的收入壓力陡增,從而進一步刺激了其對咨詢業務的欲望??偸茿rthur Andersen做出讓步,而決策又常常來自于最高管理層。媒體指出:豐厚的咨詢收入使審計師喪失了挑戰管理當局的勇氣。

        在經歷痛苦的分拆之后,安達信在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當中由排名第一降至最末。再造輝煌,重奪王座的艱難任務,陡然間壓在新任CEO貝拉迪諾肩上。


        但是,從1993年起Arthur Andersen卻因卷入多起會計丑聞而接二連三地受到SEC的調查。幾次比較重要的有:


        1.1996年的韋斯特管理公司虛報合同案,韋斯特管理公司的財務報表對公司1992年至1996年的收入虛報多達10億美元。美國證券與交易委員會發現安達信的審計報告極不真實,而且有誤導作用。最終裁定其涉嫌不正當職業操作。安達信接受了這一裁決,并賠付了700萬美元的民事罰金,但對其是否應負責任未置可否。安達信還同意為2.2億美元的庭外和解支付部分款項,但沒有承認自己有任何過失。


        2.1997年的陽光公司(SUNBEAM)破產案,陽光公司被指偽造銷售額、利潤和開支。在其合伙人已發出信號的前提下,安達信仍舊認可了陽光公司存有疑點的財務報表。最終,陽光公司宣布破產。對于美國證券與交易委員會提出的索賠要求,安達信極力反對。最終,在對指責不置可否的情況下,安達信與股東庭外和解,賠償1.1億美元。


        3.垃圾處理公司破產案,垃圾處理公司(WASTE MANAGEMENT INC.)是美國著名的垃圾處理和回收公司,1971年上市,安達信一直對這家公司進行審計。1997年Arthur Andersen的審計客戶垃圾處理公司宣布對其1988至 1997年的財務報告進行調整,調整金額創下了美國歷史最高記錄。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向法院提供的起訴稱,安達信在1992年至1996年期間“明知故犯”和“不顧后果”地為美國廢物管理公司提供虛假、具有誤導性的審計報告,把該公司的收入虛報了14.3億美元。這種做法顯然給投資者以錯誤的財務報告。 2001年6月,華盛頓聯邦法庭以“欺騙及偽造賬目”罪判處安達信罰款700萬美元。垃圾處理公司于2002年1月宣告破產,安達信以2.2億美元了結因垃圾處理公司的帳目問題而引起的集團訴訟。


        在五大中,安達信由于審計問題與集團訴訟股東達成的和解次數和金額是最多的。


        致命一擊

        安達信自安然公司1985年成立伊始就為它做審計,做了整整16年。除了單純的審計外,安達信還提供內部審計和咨詢服務。20世紀90年代中期,安達信與安然簽署了一項補充協議,安達信包攬安然的內部審計工作。不僅如此,安然公司的咨詢業務也全部由安達信負責。2001年,安然公司付給它的5200萬美元的報酬中一半以上的收入(2700萬美元)是用來支付咨詢服務的。



        安然從1997年到2001年間虛構利潤5.86億美元,并隱藏了數億美元的債務。美國監管部門的調查發現,安然公司的雇員中居然有100多位來自安達信,包括首席會計師和財務總監等高級職員,而在董事會中,有一半的董事與安達信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聯系。


        2001年10月安然財務丑聞爆發,美國證監會(SEC)宣布對安然進行調查??删驮谕瑫r,安達信的休斯敦事務所從10月23日開始的兩個星期中銷毀了數千頁安然公司的文件。而公司在10月17日就已得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對安然公司的財務狀況進行調查,直到11月8日收到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傳票后才停止銷毀文件。2001年12月安然宣布破產。


        2002年1月安達信承認銷毀文件,Arthur Andersen芝加哥總部提出:這是休斯敦事務所所為。2002年初Arthur Andersen將負責安然審計的資深合伙人大衛·鄧肯除名。而大衛·鄧肯則申辨:這是總部的授意。在初步調查的基礎上,司法部于3月14日對Arthur Andersen提起刑事訴訟,罪名是妨礙司法公正,理由是該公司在安然丑聞事發后毀掉了相關文件和電腦記錄,從而開創了美國歷史上第一起大型會計行受到刑事調查的案例。


        注冊在瑞士的Andersen World Wide是安達信全球范圍內所有業務的“母”公司。行政總部設在芝加哥的安達信美國成員所通過一系列復雜的法律協議安排,和世界各地的安達信成員所建立了復雜的“合伙”關系。通過這種精密安排,和世界各地的成員所共享資源、分配利潤、承擔風險。安達信美國所的賠償責任主要落在美國所和美國合伙人的身上,其他地區的業務雖有波及,但相比之下損失應該非常小。


        為逃避株連,安達信的海外公司紛紛自尋出路,脫離安達信的全球網絡,2002年3月 21日安達信(香港)和安達信(中國)宣布加盟普華永道,安達信被拆掉第一塊磚。緊接著俄羅斯安達信宣布并入安永;新西蘭安達信也宣布并入安永;加拿大安達信宣布與普華永道進行合并談判;西班牙安達信也宣布脫離全球體系。安達信(新加坡)、安達信(菲律賓)、安達信(臺灣)的業務并入安永;安達信(日本)和安達信(泰國)等并入畢馬威。這種狀況可謂:從大樹底下好乘涼變成樹倒猴猻散;或者從同一戰壕的盟友變成墻倒眾人推。只可惜百年老店毀于一旦。


        2002年3月26日安達信的CEO約瑟夫·貝拉迪諾辭職。


        2002年4月3日,安達信國際任命安達信(法國)負責人阿爾多·帕多索為新的CEO,安達信的稅收咨詢業務也在4月底正式并入德勤事務所,安達信宣布裁員7000多人,占美國人員的四分之一;前后不過4個多月的時間,安達信(美國)從呼風喚雨的業界“巨無霸”變成眾叛親離、甚至自身難保的“泥菩薩”,等待它的除了5月份開庭的官司,還有破產或者被吞并,其最好的結局恐怕也是“死緩”。


        最后結局

        2002年6月15日,安達信被法院認定犯有阻礙政府調查安然破產案的罪行。安達信在陪審團作出決定后宣布,從2002年8月31日起停止從事上市公司的審計業務,此后,2000多家上市公司客戶陸續離開安達信,安達信在全球的分支機構相繼被撤銷和收購。而2001年財政年度的它的全球營業額為93.4 億美元,代理著美國2300家上市公司的審計業務,占美國上市公司總數的17%;在全球84個國家設有390個分公司,擁有4700名合伙人、2000個合作伙伴,專業人員達8.5萬人。


        8月27日,安達信環球與安然股東和雇員達成協議,同意支付6000萬美元以解決由安然破產案所引發的法律訴訟。但安達信美國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作為安然的外部審計師,它仍然是這起集體訴訟的被告之一。


        2002年8月31日,安達信環球(Andersen World wide)集團的美國分部——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Arthur Andersen LLP)宣布,從即日起放棄在美國的全部審計業務,正式退出其從事了89年的審計行業。


        2002年10月16日,美國休斯敦聯邦地區法院對安達信妨礙司法調查做出判決,罰款50萬美元,并禁止它在5年內從事業務,此次裁決使安達信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家被判“有罪”的大型會計行。


        2005年5月31日,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安達信公司妨礙司法的判決,認定先前判決缺乏充分證據。也許對安達信而言,3年后雖然終于等到最高法院為其翻案,但實際意義可能將只限定于“還其清白”的范疇。充其量這一最終裁定也只能使安達信在民事訴訟中則可以處于一個比較有利的位置,而合伙人也可能不會因為敗訴而賠得傾家蕩產。


        2005年12月5日,美司法部放棄了對安達信的訴訟。這一決定使安達信負責安然審計的大衛·鄧肯可能免除牢獄之災。目前安達信僅有約200個管理人員,他們的工作主要是與代表股東的律師們就安達信提供給安然和其他客戶的服務進行協商。


        安達信與中國

        在中國市場,安達信是五大中最為激進強勢的一家,也是最早為中國企業提供股份制改造和海外上市服務的專業服務機構,承包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多個第一。安達信是中國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股票——“華晨汽車”的申報會計師,安達信還是中國第一家H股——“青島啤酒”、中國第一家于倫敦上市的可轉債——“鎮海煉化”、中國第一家于倫敦上市的股票——“大唐發電”的申報會計師。


        安達信用五大中最高的工資在中國招用最優秀的人才。一位安達信的員工曾說,五大中間,安達信的offer是最誘人的,因為安達信的工資從來給的最高。但與高工資成正比的,是比其他四大更加恐怖的加班量。在安達信,人手永遠是不夠的,加班是永遠沒有盡頭的,基本上每個項目配置的人手只有其他幾家的三分之一。當時安達信負責中海油的審計,核心團隊只用了十幾個人。而安達信破產后安永為了接手中海油的審計業務,派去了浩浩蕩蕩的百人審計團隊。重壓之下,安達信的人脾氣都很大,做事激進、風風火火。在后來安達信中國并入普華永道后,不少驕傲的安達信人因為文化不合,而轉投安永。


        而在員工眼中的安達信是怎樣的呢?aggressive, harsh but unforgettable. 安達信的一位前資深審計師,后來在安永成為了合伙人,但仍然念念不忘在安達信的日子。她曾在一篇文章中說道,“我們不習慣P公司的一切:工資比安達信低、沒有加班費、行政部門過于龐大、沒有海外培訓,等等。但是我們必須無奈地接受這一切:因為現在是P公司發我們工資。我們仍舊回味著安達信,用安達信的筆袋,用安達信的門卡繩,用安達信的圓珠筆。這其實很有點兒清朝遺老不愿意接受民國現實的感覺?!?/span>


        ▎本文來源某評咖微博

        精品文章

        回復營改增,免費領取《營改增實戰》叢書及解讀大全

        回復回放,查看“往期精品直播”

        回復盡調,查看《盡職調查10000字深度解析》

        回復內控,查看“精選內部控制系列文章”

        回復案例,查看“精選審計案例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