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孕早期不同超聲異常指標在篩查胎兒染色體異常中的臨床價值

        國際新康界 2021-10-07 06:53:56

        本文由《 中國醫學前沿雜志( 電子版)》授權發布?

        作者:葉亞梅

        摘要

        目的?探討孕早期不同超聲異常指標在篩查胎兒染色體異常中的臨床價值。

        方法?選取2006年4月至2016年4月于本院產檢的孕早期(孕11~14周)孕婦為研究對象,超聲檢查發現胎兒異常孕婦147例,所有孕婦均行羊水與絨毛染色體核型分析。統計分析不同超聲異常指標對應的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結果?孕早期超聲異常指標包括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鼻骨異常、靜脈導管a波倒置、頸部淋巴水囊瘤、頸部透明層(nuchal?translucency,NT)增厚及臍膨出。心臟畸形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80.00%(8/10),以18-三體與21-三體為主;全身皮膚水腫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8.00%(17/25),以18-三體、45,X、21-三體為主;鼻骨異常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75.00%(6/8),以18-三體、21-三體為主;靜脈導管a波倒置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71.43%(5/7),以21-三體、18-三體、45,X為主;頸部淋巴瘤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6.67%(6/9),以45,X、21-三體為主;NT增厚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37.80%(31/82),以21-三體、45,X、18-三體為主;臍膨出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6.67%(4/6),以21-三體、45,X、18-三體為主。

        結論?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NT增厚、頸部淋巴水囊瘤是染色體異常檢出率最高的4種孕早期超聲異常指征。同時合并與染色體異常相關的早孕期超聲異常指征越多,染色體異常檢出率越高。

        關鍵詞:孕早期;超聲異常指標;胎兒染色體核型異常

        ?

        胎兒染色體數目異常是導致出生缺陷的重要原因之一,全世界每年約有500萬缺陷嬰兒出生,約占正?;町a兒的3%[1],嚴重的畸形可導致胎兒/新生兒死亡或嚴重殘疾。超聲檢查是篩查胎兒畸形的重要手段[2],大部分的胎兒染色體異常是由孕中晚期的異常超聲檢查結果提示對胎兒行核型分析檢測而來[3],孕晚期明確診斷對孕婦身體和心理均帶來較大傷害。因此,探討孕早期超聲異常指標在染色體異常胎兒篩查中的價值,成為臨床重要研究的課題。本研究通過產檢超聲篩查出147例孕早期(孕11~14周)超聲異常胎兒,同時對其行絨毛染色體分析,探討孕早期不同的超聲異常指標在篩查胎兒染色體異常中的價值,現報道如下。

        ?

        1、資料與方法

        ?

        1.1、一般資料

        ?

        選取2006年4月至2016年4月于本院行產檢及優生遺傳咨詢的147例孕婦為研究對象。納入標準:①孕早期(孕11~14周)超聲篩查出異常指征的孕婦(胎兒超聲結構及指標的檢測均由獲得湖南省產前超聲診斷資格證書的超聲科醫師完成);②孕婦年齡20~45歲,平均(29.27±7.45)歲;③接受介入性穿刺活檢,孕婦及家屬知情同意并簽署知情同意書。排除有其他疾病不適合行穿刺活檢的孕婦。

        ?

        1.2、方法

        ?

        1.2.1、超聲檢查

        ?

        本研究胎兒超聲檢查均采用VOLUSONS6超聲診斷儀(美國GE公司),腹部探頭頻率為5MHz,陰道探頭頻率為7MHz。經腹部超聲檢查時囑孕婦憋尿并使膀胱充分充盈,取仰臥位,探頭直接涂抹耦合劑,行橫向、縱向及扇形方向檢查。經陰道超聲檢查時囑孕婦排空膀胱,取截石位,探頭涂抹耦合劑后套上安全套,將探頭緩慢置入陰道內,使探頭貼合宮頸外口,進行橫向、縱向及扇形方向檢查。檢查中發現異常超聲指標時以視頻記錄并用文字詳細描述。孕早期常見超聲異常指標包括: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鼻骨異常、靜脈導管a波倒置、頸部淋巴水囊瘤以及頸部透明層(nuchal?translucency,NT)增厚等。超聲檢查方法見參考文獻[4]。

        ?

        1.2.2、絨毛穿刺染色體核型分析

        ?

        經孕婦知情同意并簽字后行絨毛穿刺染色體核型分析。操作步驟如下[5]:要求全程無菌,B超引導下經腹穿刺取出絨毛5~10mg,無菌生理鹽水清洗干凈,去除非絨毛組織、大血塊及其他雜質,于解剖鏡下挑選出絨毛組織,用滅菌的眼科剪將挑選出的絨毛組織剪成糊狀,移入無菌離心管中,3000r/min離心5分鐘,后棄上清,加入1ml?500U/mlⅡ型膠原酶及0.25%胰酶,混合均勻,于恒溫37℃下消化約2分鐘,加入相應體積的小牛血清終止消化。3000r/min離心5分鐘,后棄上清,加入10ml?Amnio?Max-Ⅱ培養基(GIBCO),混勻后接種于培養瓶中,培養5~7天,觀察貼壁細胞生長旺盛,即形成數個較大的克隆時換液,傳代,繼續培養1~3天后,待貼壁細胞呈均勻分布生長時,加入秋水仙素阻斷分裂,收獲細胞,制備染色體玻片并行常規G顯帶核型分析[6]:油鏡下每例樣本計數20個核型,分析5個核型,遇到嵌合體則增加計數量[7]。染色體畸變的鑒別及核型描述參照《人類細胞遺傳學國際命名體制2009版》。

        ?

        1.3、統計學方

        ?

        采用SPSS19.0軟件進行數據統計分析。計數資料以%表示,比較采用χ2檢驗;計量資料以x±s表示,比較采用t檢驗或方差分析。P<0.05為差異具有顯著性。

        ?

        2、結果

        ?

        2.1、孕早期超聲異常指標分布情況

        ?

        本研究中孕早期超聲異常指標的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54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36.73%(54/147)。147例孕婦超聲異常指標檢出率分別為:心臟畸形占6.80%(10/147)、全身皮膚水腫占17.00%(25/147)、鼻骨截斷或顯示不清占5.44%(8/147)、靜脈導管a波倒置占4.76%(7/147)、頸部淋巴水囊瘤占6.12%(9/147)、NT增厚占55.78%(82/147)、臍膨出占4.08%(6/147)。

        ?

        2.2、心臟畸形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心臟畸形的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8例,檢出率為80.00%(8/10),染色體異常以18-三體(4例)和21-三體(4例)為主。染色體正常單純性心臟畸形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性心臟畸形1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50.00%(1/2);心臟畸形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7例,染色體正常心臟結構異常合并其他超聲異常胎兒1例,心臟畸形染色體異常胎兒檢出率為87.50%(7/8),明顯高于單純性心臟畸形胎兒的檢出率(χ2=4.843,P<0.05)。

        ?

        2.3、全身皮膚水腫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全身皮膚水腫的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17例,檢出率為68.00%(17/25),以45,X(10例)、18-三體(4例)和21-三體(3例)為主。染色體正常的單純性全身皮膚水腫胎兒2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全身皮膚水腫胎兒檢出4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6.67%(4/6);染色體正常全身皮膚水腫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2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全身皮膚水腫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3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0.00%(3/5),與單純性全身皮膚水腫的胎兒無顯著差異(χ2=0.421,P>0.05)。

        ?

        2.4、鼻骨異常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鼻骨異常(鼻骨截斷或顯示不清)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6例,檢出率為75.00%(6/8),以18-三體(3例)與21-三體(3例)為主。染色體正常的單純性鼻骨異常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鼻骨異常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50.00%(1/2);染色體正常鼻骨異常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2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鼻骨異常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3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0.00%(3/5),明顯高于單純性鼻骨異常胎兒(χ2=8.478,P<0.05)。

        ?

        2.5、靜脈導管a波倒置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靜脈導管a波倒置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5例,檢出率為71.43%(5/7),以21-三體(3例)、18-三體(1例)、45,X(1例)為主。染色體正常的單純性靜脈導管a波倒置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靜脈導管a波倒置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50.00%(1/2);染色體正常靜脈導管a波倒置合并其他超聲異常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靜脈導管a波倒置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4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80.00%(4/5),明顯高于單純性靜脈導管a波倒置胎兒的檢出率(χ2=10.457,P<0.05)。

        ?

        2.6、頸部淋巴水囊瘤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頸部淋巴水囊瘤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6例,檢出率為66.67%(6/9),以45,X(2例)、21-三體(4例)為主。染色體正常的單純性頸部淋巴水囊瘤胎兒2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頸部淋巴水囊瘤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33.33%(1/3);染色體正常頸部淋巴水囊瘤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頸部淋巴水囊瘤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5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83.33%(5/6),明顯高于單純性頸部淋巴水囊瘤胎兒的檢出率(χ2=12.546,P<0.05)。

        ?

        2.7、NT增厚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NT增厚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31例,檢出率為37.80%(31/82),以21-三體(13例)、45,X(10例)、18-三體(8例)為主。染色體正常的單純性NT增厚胎兒24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NT增厚胎兒15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25.42%(15/39);染色體正常NT增厚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17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NT增厚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26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60.47%26/43),明顯高于單純性NT增厚胎兒的檢出率(χ25.423,P0.05)。

        ?

        2.8、臍膨出胎兒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臍膨出的胎兒共檢出染色體異常4例,檢出率為66.67%(4/6),以21-三體(2例)、45,X(1例)、18-三體(1例)為主。染色體正常的單純性臍膨出的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單純性臍膨出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50.00%(1/2);染色體正常臍膨出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1例,染色體異常引起的臍膨出合并其他超聲異常的胎兒3例,染色體異常檢出率為75.00%(3/4),明顯高于單純性臍膨出胎兒的檢出率(χ2=9.356,P<0.05)。

        ?

        3、討論

        ?

        染色體核型異常主要為異常的非整倍體,尤以單體和三體異常為主,文獻報道約占異常核型的76.3%[8],是導致胎兒發育/新生兒出生缺陷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臨床確診主要通過孕中晚期的血清學篩查、羊水穿刺、年齡或以超聲篩查進行風險評估[9],對高風險孕婦提供產前診斷。孕早期胎兒結構尚未形成,與孕中期相比,孕早期超聲較難檢出胎兒的各種結構畸形,但孕早期超聲異常胎兒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較高[10]。本研究結果顯示,孕早期超聲異常胎兒染色體異常的檢出率為36.73%(54/147)。孕早期異常超聲常見指標包括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鼻骨截斷或顯示不清、靜脈導管a波倒置、頸部淋巴水囊瘤、NT增厚以及臍膨出,還包括無腦兒、全前腦、露腦畸形、胼胝體缺失、靜脈導管反流、腸管回聲增強、尿道梗阻、腹腔巨大囊腫及巨膀胱,其中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鼻骨異常、靜脈導管a波倒置、頸部淋巴水囊瘤、NT的增厚以及臍膨出與染色體異常密切相關。

        ?

        NT厚度是指胎兒頸部皮下的無回聲帶,位于皮膚高回聲帶與深部軟組織高回聲帶之間,在孕早期所有的胎兒中均可出現,NT正常值≤3.0mm,NT增厚測值>3.0mm[11]。NT增厚與胎兒各種原因引起的頸后皮下液體積聚有關,是妊娠早期篩查胎兒非整倍體染色體最重要、最敏感、最有價值的超聲影像學指標[12]。一般認為,隨著NT厚度的增加,染色體異常的發生率逐漸增加[13],但也存在胎兒尚未發育好的可能,即超聲檢查時胎兒結構改變不是真正的胎兒結構異常,而是臨時性改變的正常變異,隨著妊娠時間延長而逐漸消失。本研究中,NT增厚胎兒的染色體異常檢出率最高,與文獻報道相符[14]。NT增厚合并其他超聲異常指標的異常染色體檢出率明顯高于單純性NT增厚,這表明NT增厚合并其他超聲異常指標時,對染色體異常的預測風險相應增加,與胎兒結構異常和遺傳綜合征有關[15]。導致NT增厚的原因包括淋巴系統發育遲緩、先天性心臟缺陷及心力衰竭等。心臟畸形是胎兒高危因素指標,胎兒心臟畸形幾乎均合并其他超聲異常指標,其中檢出的異常染色體以21-三體和18-三體為主。NT增厚與心臟畸形有較強的關聯性[16]。

        ?

        全身皮膚水腫胎兒多為淋巴系統發育異常導致回流障礙,組織液體積聚于皮下造成皮膚水腫。文獻報道,越早出現胎兒水腫,染色體異常的可能性越大[17]。本研究中,全身皮膚水腫胎兒的染色體異常以18-三體、21-三體和45,X為主。頸部淋巴水囊瘤是由先天性淋巴組織疾病所導致[18],孕早期頸部淋巴水囊瘤與圍生期高損失率、染色體異常高風險、先天畸形高風險以及不良結局高風險相關,且始終隨著NT增厚增加而增加[19]。本研究中,胎兒頸部淋巴水囊瘤的異常染色體以21-三體和45,X為主。單純性全身皮膚水腫與全身皮膚水腫合并其他超聲異常指標胎兒染色體異常的檢出率接近,可見全身皮膚水腫、頸部淋巴水囊瘤指標可分別作為孕早期獨立的超聲異常指征,以提示染色體異常高風險。

        ?

        單純性鼻骨顯示不清未檢出染色體異常,鼻骨不連續或顯示不清合并其他超聲異常胎兒的染色體異常以18-三體和21-三體為主。孕早期超聲篩查在測量NT厚度與其他指標的同時測量胎兒的鼻骨,有助于提高染色體異常檢出率。

        ?

        本研究中靜脈導管a波倒置胎兒均合并其他異常超聲,其中21-三體3例、18-三體和45,X各1例。靜脈導管a波倒置、靜脈導管反流、全前腦均可作為孕早期超聲異常指征之一,聯合其他超聲異常指征提示染色體異常高風險[20]。5例臍膨出胎兒合并NT增厚僅1例,且檢出18-三體的原因為NT增厚。

        ?

        綜上所述,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鼻骨截斷或顯示不清、靜脈導管a波倒置、頸部淋巴水囊瘤、NT增厚及臍膨出是常見的與染色體異常相關的孕早期超聲異常指征,其中心臟畸形、全身皮膚水腫、NT增厚、頸部淋巴水囊瘤是染色體異常檢出率最高的4種孕早期超聲異常指征。同時合并與染色體異常相關的孕早期超聲異常指征越多,染色體異常檢出率越高。

        ?


        作者:葉亞梅(湖南省婦幼保健院超聲科,長沙410008)

        通訊作者:葉亞梅E-mail:297891632@qq.com

        ?

        轉載自《 中國醫學前沿雜志( 電子版)》 2017 年 第 9 卷 第 2 期 ?第 154 ~ 158 頁

        排版、插圖來自公眾號:國際新康界(微信號:NHDMPOC)




        國際新康界
        本文系“國際新康界”公號轉載、編輯的文章,編后增加的插圖均來自于互聯網,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不對文章觀點負責,僅作分享之用,文章版權及插圖屬于原作者。如果分享內容侵犯您的版權或者非授權發布,請及時與我們聯系們會及時內審核處理。
        公眾號ID:NHDMP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