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htxjv"><meter id="htxjv"><del id="htxjv"></del></meter></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thead id="htxjv"></thead>

        <dfn id="htxjv"></dfn>

        <thead id="htxjv"><dfn id="htxjv"></dfn></thead>
        <meter id="htxjv"><thead id="htxjv"><del id="htxjv"></del></thead></meter>

        <mark id="htxjv"></mark>
        <th id="htxjv"></th>

        <thead id="htxjv"><menuitem id="htxjv"><ol id="htxjv"></ol></menuitem></thead>
        北京物流信息聯盟

        刺死辱母者”的事實究竟是什么?

        張家口微天下 2021-10-05 15:42:05

        中國的互聯網這幾天被“刺死辱母案”洶涌的輿情刷屏了。我昨天寫了一篇《“刺死辱母者”案,主要問題不在于定罪,而在于量刑》,再看今天網上評論,不乏很多理性的聲音,但也有一些鼓動仇殺的言論。再看山東官方、最高檢、最高法的表態,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成為眾矢之的。隨波逐流、人云亦云是安全的,但有些事實,卻有必要較一個真。因為,事實,是一切評論的基礎。

        ?

        《南方周末》的報道里,非常詳細地記錄了“辱母”的細節,包括:1、在他娘倆面前,他們用手機播放黃色錄像,把聲音開到最大,說的話都沒法聽。2、杜志浩一直用各種難聽的臟話辱罵蘇銀霞,什么話難聽他罵什么,沒有錢你去賣,一次一百,我給你八十。3、學著喚狗的樣子喊小孩,讓孩子喊他爹。4、杜志浩脫下于歡的鞋子,捂在蘇銀霞的嘴上。5、于歡試圖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6、杜志浩還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的胸口。7、杜志浩脫下褲子,一只腳踩在沙發上,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



        ?

        騰訊新聞“事實派”在此基礎上又增加了幾個細節:8、吳學占指使手下拉屎,將蘇銀霞按進馬桶里。9、杜志浩脫下褲子,掏出生殖器,當著她兒子的面往蘇銀霞臉上蹭。騰訊新聞補充的最后一個細節,實際上是《南方周末》報道中第7個細節的進一步細化。




        ?

        這些細節令人發指!引發群情激憤,也在情理之中。

        ?

        媒體報道的來源是什么?《南方周末》提供了兩個證人名單:劉曉蘭、于秀榮,均為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員工,即蘇銀華公司的職工。騰訊新聞提供的消息來源是“外面路過的工人”。

        ?

        真實的現場發生了什么,其實圍觀的網友并不知道,他們的所有信源都是媒體,尤其是網絡媒體。在互聯網時代,媒體的權威性、信息的及時性以及影響力的大小,對輿情的傳播起著至為關鍵的作用。在本案中,《南方周末》的報道是始發點,騰訊新聞進一步傳播,后續所有的評論基本上是基于這些細節,尤其是第9點,連我都在昨天的文章中引用了。有自媒體寫評論的題目就是《這個判決是把雞雞蹭到了人民臉上》。




        ?

        昨天晚上,我們在互聯網上看到了判決書全文。時間點比《南方周末》的報道晚了大約十二個小時。有人開始注意到,判決書上呈現的事實,與媒體的報道,有所出入。

        ?

        判決書第4頁,檢察院指控的事實,關于辱母的細節表述只有一句話:“杜志浩等人限制該公司老板蘇銀霞及其子于歡的人身自由,并辱罵二人?!辈淮嬖诿襟w描述的細節。

        ?

        然后是于歡本人的辯解:“自己被控制在接待室遭到對方毆打”,“對方有侮辱言行”。但沒有對侮辱言行是什么進行描述。

        ?

        法院審理查明這部分,認定的事實是“杜志浩等多人對蘇銀霞和蘇銀霞之子于歡有侮辱言行”,沒有任何細節。

        ?

        證人證言部分,蘇銀霞證實,“那個下巴有胡子的瘦子(即杜志浩)說一些難聽的話糟蹋我兒子于歡,還脫褲子,褲頭露出下身對著我們幾個,把我兒子的鞋子脫下來讓我聞,然后又把鞋子給扔了?!备襟w的報道,出入極大,沒有其中的大部分細節,尤其是最為關鍵的1、2、6、7、8、9,其他也不準確。

        ?

        證人于秀榮,證言里竟然沒有一句話是關于辱母情節的。一句也沒有提及。

        ?

        證人劉付昌證言,“有一個人面對她們兩個,把褲子脫到臀部下面”。后面細節沒有了。

        ?

        證人張立平證言,“帶胡須的男子就指著蘇總就罵,脫褲子并漏出生殖器,還說了一些罵人糟蹋人的話”。后面的細節也沒有了。

        ?

        證人馬金棟證言,“在討債過程中,辱罵、毆打老板蘇銀霞和她兒子于歡”。

        ?

        以上證人陳述都是被告人一方的,有多人證實脫褲子,但沒有證實媒體報道的大部分細節。包括接受媒體采訪的于秀榮,證言跟媒體報道的也大相徑庭。

        ?

        下面是被害人一方的證人。

        ?

        李忠證言:“我們沒有對蘇銀霞、于歡母子進行毆打,就讓她們從屋子里待著了,沒打他們,但是罵他們兩句,說話糟蹋他們了?!?/p>

        ?

        郭樹林證言,沒有提及任何辱母細節。

        ?

        張博證言,杜志浩言語侮辱那個女老板,還將老板兒子的鞋扔了。

        ?

        么傳行證實,“杜三說了幾句就開始罵上了,還站在茶幾北邊脫下來褲子,脫到大腿跟兒前了”,后面也沒有提及辱母情節。

        ?

        嚴建軍陳述,未提及辱母細節。

        ?

        郭彥剛陳述,沒有提及任何辱母情節。

        ?

        最后,是被告人于歡的供述和辯解,“他們嚷嚷著讓我媽媽還錢,罵我媽媽,啥難聽罵啥。杜志浩進來嚇唬我媽媽跟我,然后脫掉褲子,露出下體,馬金棟等人就勸阻這個人,后來杜志浩繼續讓我媽媽還錢,并且辱罵我媽媽和我,還把我的鞋脫下來,搧了我一巴掌?!?/p>

        ?

        所有的證據看下來,都沒有涉及到媒體報道的辱母情節的大部分內容。就連被告人于歡自己,也只是陳述了三點:1、辱罵;2、脫褲子嚇唬,被人勸阻。3、用鞋搧了他一巴掌。蘇銀霞和于歡都沒有陳述過構成“辱母”的最為重要的幾個細節。按理說,他們為被告人脫罪的動機最為強烈,如果確實發生,沒有理由不在審判中陳述出來。

        ?

        也就是說,對于媒體報道的引起公憤的辱母情節,是記者的庭外采訪,是傳聞證據,沒有在法庭上出現過。在對抗式庭審中,沒有呈現的證據,就被視為不存在。那么,法官如何進行綜合判斷?

        ?

        而對于于歡的刺死杜志浩,則基本上陳述都比較一致。

        ?

        檢察院的指控是,杜志浩等人與于歡發生沖突,于歡持尖刀將四人捅傷,其中杜志浩失血性休克死亡。法院審理查明部分,跟指控一樣。

        ?

        蘇銀霞的陳述“他們就打我兒子,我兒子就拿了一把水果刀把對方三四個人捅傷”。于歡的供述說,晚上九點多杜志浩辱罵他們并打了他一巴掌。派出所民警到,勸說別打架,就到外面了解情況了,其他人要讓他坐到沙發上,他不配合,就開始打他,他從桌子上拿起刀子朝他們指了指,說別過來,結果他們還是繼續過去,他就沖圍著的人肚子上攮了一刀,一共攮了幾個人記不清了,不是兩個就是三個。

        ?

        也就是說,于歡拿到捅傷幾個人的直接誘因是他們圍過去強迫他,而不是因為針對他母親蘇銀霞。這一點,被告人和他母親都證實了。

        ?

        從判決書里還能看出的細節是:現場不是只有母子兩人,而是還有其他自己工廠的員工,包括馬金棟等男性員工在場。杜志浩打了于歡一耳光,但沒有拿生殖器蹭蘇銀霞,沒有播放色情錄像聲音開到最大,沒有拿煙灰彈到蘇銀霞胸部這種侮辱性情節。杜志浩脫下褲子裸露生殖器,這個細節應該是有的,但似乎沒有證據證明有進一步的行為。杜志浩拿一只鞋子讓蘇銀霞聞,被蘇銀霞當場打掉,而不是塞到嘴里。此外,警察根本沒有離開,就在房間門口和廠方員工了解情況,事發后馬上返回了接待室。去攔車不讓警車走的情況,在判決書中并沒有出現。侮辱情節跟捅人之間,隔了較長的間歇。于歡拿的水果刀是桌子上的,連捅四人,有一個想逃走的被他抓住領子背后捅了一刀。

        ?

        案發現場,像極了一部《羅生門》,有被害人,有被告人,有證人,人證說的細節,有傾向于被告人的,有傾向于被害人的,其中有一些還是不能查實的單方面陳述。不可否認,人證是最不可靠最不穩定的證據,被害人會說謊,被告人會說謊,證人也會說謊。但事實真的就不可查明嗎?



        ?

        日本電影《羅生門》中,呈現了一個錯綜復雜的人證世界。一個武士和他妻子路過荒山,遭遇強盜。妻子被侮辱,而武士慘遭殺害。法庭上,兇手、妻子、借武士亡魂來做證的女巫,路過的樵夫與和尚,都各有說法。真相只得一個,但是各人提供證詞的目的卻各有不同。為了美化自己的道德,減輕自己的罪惡,掩飾自己的過失,人人都開始敘述一個美化自己的故事版本?;纳缴系膽K案,似乎成了一團撥不開看不清的迷霧。

        ?

        我的同學周詳教授認為,《羅生門》中,即使所有人都在說謊,在邏輯上也不阻礙案件真相的可查可知性。這有三方面的原因:1.對于同一個證人的證言而言,不可能全部話語為假。人口所出的任何謊言,必須建立在某些要素是真實的基礎之上,才具有欺騙性。2.對于某一特定的具體事實而言,證人之間彼此真正矛盾對立的證言,不可能同時為真。必有一方為真,其他為假。3.任何人做假見證,都是有其特殊的理由或動機。他認為,在各自的合理撒謊動機上,強盜撒謊,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外強中干,夸耀自己對女性的魅力;武士妻子撒謊,是為了把自己美化成令人同情的貞女烈婦;武士撒謊,是為了把自己偽裝成寧死不辱的武士;樵夫撒謊則是為了掩蓋因自己貪財而偷短劍的事實。



        ?

        事實,要看是哪個版本的事實。被害人有被害人認為的事實版本,被告人有被告人認為的事實版本,而媒體,又有媒體所認定的事實版本,這一版本,未必跟法庭上法官所看到的事實版本一致,而且很多情形下是不一致的。本案中的“辱母”情節,未必像媒體所說的那么夸張,因為在被告人及其母親的陳述中,沒有發現媒體報道的大部分細節。而所有基于媒體報道所產生的義憤,則被一種源自人類情感本身的情緒所主宰。審判,卻是理性的產物,只看重冰冷的證據。如果有證據支持正當防衛的,或許于歡可以在定罪上有改變的希望,否則,我們只能寄希望于二審網開一面,在量刑上因被害人有嚴重過錯而對被告人進行減刑。不過,需要提醒的是,二審對定罪和量刑的改判,依然逃不過證據所支撐的“法律上的事實”。

        刺死辱母者:如果保護母親有錯,我愿意一錯再錯

        2016年4月14日,山東聊城,女企業家蘇銀霞的兒子于歡,因受不了催債人員侮辱母親,用水果刀將催債人杜志浩等4人刺傷,催債人杜志浩去醫院途中搶救無效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



        案發地


        討債者當時在這張桌子上吃燒烤,一旁是當時用的爐子。


        3月26日,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刺死辱母者”案發現場——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在公司傳達室的于歡姑媽于秀榮向記者提供了一份《關于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殺人事件情況說明》的打印材料。


        在這份情況說明中,蘇銀霞除了詳細描述當日情況外,并稱:“此次事件造成如此不良后果,我們深感悲傷,我們誤入高利貸陷阱,害了自己,也傷了別人。我的兒子在遭受長時間的凌辱折磨,又親眼目睹母親受辱受難的情況下激情自衛,造成惡果,謹請領導慎重考慮并關注本案:本案的發生是由于對方的挑釁和侮辱行為而造成,我兒子是出于自衛而為,懇請領導予以關注?!?/p>



        附:刺死辱母者:如果保護母親有錯,我愿意一錯再錯

        文丨 國館


        最近,大家肯定被“刺死辱母者”一案刷屏了。

        ?

        有媒體報道,今年2月17日,22歲的青年于歡,被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罪名是故意傷害罪。

        ?

        這樁案子為什么能引起轟動?因為于歡“故意傷害”的人,就是辱罵自己母親的人。

        ?

        于歡的母親、山東女企業家蘇銀霞因為企業周轉不靈,曾經向高利貸借債上百萬元,月息高達10%。

        ?

        截止2016年4月,雖然她已傾盡全力還債,連房子都抵押出去了,但還是沒法還清所有本息。

        ?

        2016年4月14日,11個討債人上門,將蘇銀霞和兒子禁錮在公司接待室,用各種臟話辱罵蘇銀霞,還脫下于歡的鞋子捂在蘇銀霞的嘴上。于歡想反抗,被人一巴掌抽了過去。

        ?

        更讓人發指的是:其中還有催債人脫下褲子、露出下身對著他們!

        ?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歡已經“咬牙切齒,幾近奔潰”。隨后警察終于來了,說完“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這些話,就要到外邊去問怎么回事。

        ?

        于歡往外沖想跟著出去,仿佛是要尋求保護,但催債人把他攔下,混亂之中于歡腦海中已經無法進行理性思考了,唯一的念頭只是保護母親和自己。

        ?

        他從桌子上拿起一把刀,將四名催債人捅傷,其后,當中的一人在去醫院途中失血過多死亡。

        ?

        過后,法院判決的結果是:于歡雖然當時被羞辱了,但對方也沒有人使用工具,于歡“不能正確處理沖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構成故意傷害罪”,只不過是看在他自首的份上,才“從輕”判處無期徒刑。

        ?

        你要一個眼見母親被羞辱的孩子,面對歹徒能夠“正確處理沖突”?

        ?

        美國一名大法官說過一句名言:“面對一把舉起的刀,不可能要求一個人進行冷靜的思考?!?/p>

        ?

        催債人沒有舉起刀,但他們給于歡、蘇銀霞帶來的精神侮辱,不是更甚于明晃晃的刀嗎?身體傷害總有愈合的一天,但催債人給兩母子帶來的心理創傷,恐怕一輩子都無法復原!



        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辦公樓(右),于歡及其母親曾在這里被催款團伙控制、侮辱,最后釀出血案。



        2013年的時候,人民網曾經報道過這樣一個案件:

        ?

        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發生過一起槍擊事件。當時,一名年輕的母親在家中照顧著才3個月大的嬰兒。母親突然聽見外面有人在撬她家門試圖闖入,她先是把奶瓶插入嬰兒口中,然后趕緊撥打了911緊急呼救電話。

        ?

        她問話務員:“我手里有兩把槍,如果他(匪徒)破門而入,我可不可以向他開槍?”

        ?

        話務員是這樣回答的:“我不能告訴你可以這么做。但是,你做你該做的,保護你的孩子?!?/p>

        ?

        很快,兩名帶著獵刀的匪徒破門而入,年輕母親扣下扳機,將其中一名匪徒當場擊斃。隨后到達的警察認定母親屬于正當的自衛行為,地區檢察官也沒有對她提起任何起訴。

        ?

        因為,這個母親只是做了一件對的事情:保護孩子!正如于歡,也只是做了一件對的事情:保護媽媽!

        ?

        不要說一個兒子看到了母親受到傷害就要奮起反擊,就算是一個陌生人看到別人受到傷害,也會出于惻隱之心,出手相助。

        ?

        法律是依順人性的,通過懲戒惡人彰顯人性,而不能讓人性受制于法律。在正當自衛者的眼里,不是沒有法律,而是在自己最珍貴的情義面前,連冷冰冰的法律也要讓路。

        ?








        這讓人想起去年的“羅一笑事件”,一開始我們都被微信上的報道感動落淚,然后伸出援手,新媒體上是一片巨大的暖意。

        ?

        及后劇情反轉,在網民的強大聲勢下,真相被逐漸公開,微信一夜之間將當初的捐款全額返還給捐贈者。

        ?

        這件事的一切過程,都是網民自發行為推動出來的。有人生病了,我們一起同情;有人隱瞞事實,我們一起憤怒。

        ?

        沒有領導者,也沒有公證人,無數人就在自己的手機上關注著,發出點滴聲音,所有的情感匯聚成一股力量,逼使整件事朝著真相的道路上發展。

        ?

        殺死辱母者一案也是。最開始是一個普通的報道,卻有無數人跟蹤關注,覺得哪里不對,然后發聲,竟然發現大家意見如此一致,于是變成了一起社會熱點,大家一起思考,一起探討,最后的結果,是整個社會公民素質的提高。

        ?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我們如此熱切地關注社會事件,歸根到底是在關注我們自身。

        ?

        于歡,你不用怕。如果連保護自己的母親都是錯的,那就讓我們一起犯錯,哪怕一錯再錯。

        刺死辱母者:盼正義不再遲到

        本文轉自:國館(ID:guoguan5000)



        最近,大家肯定被“刺死辱母者”一案刷屏了。

        ?

        有媒體報道,今年2月17日,22歲的青年于歡,被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無期徒刑,罪名是故意傷害罪。

        ?

        這樁案子為什么能引起轟動?因為于歡“故意傷害”的人,就是辱罵自己母親的人。

        ?

        于歡的母親、山東女企業家蘇銀霞因為企業周轉不靈,曾經向高利貸借債上百萬元,月息高達10%。

        ?

        截止2016年4月,雖然她已傾盡全力還債,連房子都抵押出去了,但還是沒法還清所有本息。

        ?

        2016年4月14日,11個討債人上門,將蘇銀霞和兒子禁錮在公司接待室,用各種臟話辱罵蘇銀霞,還脫下于歡的鞋子捂在蘇銀霞的嘴上。于歡想反抗,被人一巴掌抽了過去。

        ?

        更讓人發指的是:其中還有催債人脫下褲子、露出下身對著他們!

        ?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歡已經“咬牙切齒,幾近奔潰”。隨后警察終于來了,說完“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這些話,就要到外邊去問怎么回事。

        ?

        于歡往外沖想跟著出去,仿佛是要尋求保護,但催債人把他攔下,混亂之中于歡腦海中已經無法進行理性思考了,唯一的念頭只是保護母親和自己。

        ?

        他從桌子上拿起一把刀,將四名催債人捅傷,其后,當中的一人在去醫院途中失血過多死亡。

        ?

        過后,法院判決的結果是:于歡雖然當時被羞辱了,但對方也沒有人使用工具,于歡“不能正確處理沖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構成故意傷害罪”,只不過是看在他自首的份上,才“從輕”判處無期徒刑。

        ?

        你要一個眼見母親被羞辱的孩子,面對歹徒能夠“正確處理沖突”?

        ?

        美國一名大法官說過一句名言:“面對一把舉起的刀,不可能要求一個人進行冷靜的思考?!?/p>

        ?

        催債人沒有舉起刀,但他們給于歡、蘇銀霞帶來的精神侮辱,不是更甚于明晃晃的刀嗎?身體傷害總有愈合的一天,但催債人給兩母子帶來的心理創傷,恐怕一輩子都無法復原!




        2013年的時候,人民網曾經報道過這樣一個案件:

        ?

        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發生過一起槍擊事件。當時,一名年輕的母親在家中照顧著才3個月大的嬰兒。母親突然聽見外面有人在撬她家門試圖闖入,她先是把奶瓶插入嬰兒口中,然后趕緊撥打了911緊急呼救電話。

        ?

        她問話務員:“我手里有兩把槍,如果他(匪徒)破門而入,我可不可以向他開槍?”

        ?

        話務員是這樣回答的:“我不能告訴你可以這么做。但是,你做你該做的,保護你的孩子?!?/p>

        ?

        很快,兩名帶著獵刀的匪徒破門而入,年輕母親扣下扳機,將其中一名匪徒當場擊斃。隨后到達的警察認定母親屬于正當的自衛行為,地區檢察官也沒有對她提起任何起訴。

        ?

        因為,這個母親只是做了一件對的事情:保護孩子!正如于歡,也只是做了一件對的事情:保護媽媽!

        ?

        不要說一個兒子看到了母親受到傷害就要奮起反擊,就算是一個陌生人看到別人受到傷害,也會出于惻隱之心,出手相助。

        ?

        法律是依順人性的,通過懲戒惡人彰顯人性,而不能讓人性受制于法律。在正當自衛者的眼里,不是沒有法律,而是在自己最珍貴的情義面前,連冷冰冰的法律也要讓路。




        所幸的是,我們還有網絡輿論,能夠迅速表達我們的呼聲。許多人在網絡上聲援于歡,紛紛喊出自己的請求。

        ?

        易中天直接說:“我支持刺死辱母者的當事人于歡——無罪!”他還提出四點理由:

        ?

        一,于歡是制止犯罪!催債人不僅對于歡母親進行實質性精神摧殘,還有進一步實施強奸的主觀故意,因此催債人是犯罪嫌疑人;

        ?

        二,于歡是正當防衛!催債人掏出下體就是在“使用工具”,當著親生兒子的面,其精神打擊足以致死,因此這是正當防衛。

        ?

        三,于歡是見義勇為!這種情況下,即使是陌生人都會路見不平一聲吼,何況催債人無視警察和法律,簡直猖狂至極。

        ?

        四,于歡是血性男兒!中華傳統以孝治天下,于歡救母于水深火熱中,如果反因此受懲罰,于情于理難以服眾。

        ?

        周沖提出殺人案中的六點不公正的地方。網易新聞報道了這件事件以后,跟帖達到了200多萬。連《人民日報》都發表評論說:

        ?

        “輿論的強烈反應提示我們,應該正視此事發生之時的倫理情景,站在當事人的角度更多考慮?!?/p>

        ?

        在巨大的民眾呼聲之下,最高人民檢察院甚至派員赴山東閱卷,全面審查這起案件。山東高級人民法院也表示要重理此案。

        ?

        不管這些悲涼事件背后發生的細節、最后的結果如何,我們卻看到一個稍顯溫暖的變化:

        ?

        社會因為強大的社交平臺,變得益發緊密。我們再也不會覺得,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不關我事。在一個冷漠的社會,所有人都終將是受害者。

        ?

        社會情感因為一起事件變得團結,我們通過發聲,表達對不平之事的怨憤,我們正在以自己的微薄之力,重塑已經被扭曲的價值觀,悄然改變時代的流向。




        這讓人想起去年的“羅一笑事件”,一開始我們都被微信上的報道感動落淚,然后伸出援手,新媒體上是一片巨大的暖意。

        ?

        及后劇情反轉,在網民的強大聲勢下,真相被逐漸公開,微信一夜之間將當初的捐款全額返還給捐贈者。

        ?

        這件事的一切過程,都是網民自發行為推動出來的。有人生病了,我們一起同情;有人隱瞞事實,我們一起憤怒。

        ?

        沒有領導者,也沒有公證人,無數人就在自己的手機上關注著,發出點滴聲音,所有的情感匯聚成一股力量,逼使整件事朝著真相的道路上發展。

        ?

        殺死辱母者一案也是。最開始是一個普通的報道,卻有無數人跟蹤關注,覺得哪里不對,然后發聲,竟然發現大家意見如此一致,于是變成了一起社會熱點,大家一起思考,一起探討,最后的結果,是整個社會公民素質的提高。

        ?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我們如此熱切地關注社會事件,歸根到底是在關注我們自身。

        ?

        于歡,你不用怕。如果連保護自己的母親都是錯的,那就讓我們一起犯錯,哪怕一錯再錯。

        刺死辱母者:如果被污辱的,是你的母親

        作者:搖鈴鐺

        首發于原創號:搖鈴鐺(yaolinjun891214)

        01

        這兩天,相信大家都被南方周末“刺死辱母者”的文章刷屏了。


        看完后讓人渾身發抖:


        22歲的于歡,在母親蘇銀霞和自己被11名催債人長達一小時的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傷了4人。其中,被刺中的杜志浩自行駕車就醫,卻因失血過多休克死亡。


        這“一小時的侮辱”,包括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為首的催債人杜志浩甚至脫下褲子,一只腳踩在沙發上,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當著蘇銀霞兒子于歡的面。極端手段的污辱,到底是什么手段可想而知。


        期間,兒子于歡看著這猶如人間地獄的場面。一直咬緊牙關,情緒瀕臨崩潰。


        匆匆趕來的民警未能阻止這場羞辱。這并不奇怪,因為蘇銀霞曾被按進馬桶,四次撥打110和市長熱線求助,民警了解完情況,扔下一句“要賬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居然徑直離開。


        警察的無動于衷和熟視無睹,讓這對無力反抗的母子更加陷入絕望。于歡在親眼看見自己母親被要債人百般凌辱后,終于掏出了那把致命的水果刀……


        此案后,法院的判決引起社會軒然大波:


        雖然當時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限,也遭到侮辱,但對方未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出警的情況下,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所以,2017年2月17日,山東省聊城市中級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



        02


        先不說判決的對錯。


        試想這樣的場面:


        如果你是于歡,家里借了高利貸。已經遠遠還清本金而且傾家蕩產一無所有后,涉黑團伙還是窮追不舍。經歷了各種人身禁錮、侮辱打罵,你親眼見到自己的母親被對方用極端手段污辱……


        而此時你的手里恰好有一把水果刀。


        你的選擇會是什么?


        我想如果是我,可能捅傷的不止四個人。


        其中一個人被我捅傷后,自己駕車去醫院,還在醫院門口和別人發生糾紛,最終失血過多死亡。


        我主觀上沒有殺死他的故意,卻還是要坐一輩子牢。


        如果我是于歡,我會怎么想?


        早知如此,應該把十一個人都捅了。


        這也許也是大多數民眾的想法。


        所以在我看來,對于歡處以無期徒刑的判決,過于死板僵硬,量刑過重,絲毫不考慮情理層面,難以讓人信服。


        此外在判決結果里,最讓人無法理解的是這句話:“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


        法律認為,正當防衛的前提是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其保護的權利包括人身、財產及其他權利。所以介于涉黑團伙未使用工具,于歡母子也“只是被侮辱”,沒受到生命層面的威脅,所以不算正當防衛。


        可到底什么才叫正當防衛?


        非得是對方抽出水果刀,快把你捅死了,你拼盡最后的一點力氣還擊,撿回一條小命。這才叫正當防衛嗎?


        所以即使你的母親被人綁架,把頭按進馬桶、污辱猥褻,你被人當狗一樣喚來喚去;即使對方沖進你家準備燒殺搶掠卻還沒實施完行動。各種羞辱已經讓你精神幾近崩潰,你終于迫于憤怒和恐懼反擊,結果造成了人員傷亡。


        那么你就不屬于正當防衛,就有罪,就有可能跟于歡一樣坐穿牢獄。


        呵呵。


        03


        突然想起前幾天看到的一則新聞。


        夫妻前一天因離婚問題對薄公堂,沒想到次日凌晨,丈夫竟然先用斧子砍傷妻子臉,又殘忍砍下妻子腦袋從20樓扔下,而后他也從窗戶縱身跳下。


        這則新聞里,讓我發抖的不是妻子被砍下頭顱,而是在此之間,丈夫曾經無數次對她實行家暴。妻子曾經先后多次報警,稱黃某對其有家庭暴力行為。


        可是當地派出所認為:畢竟是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加之家庭暴力夠不成立案條件,警方多次規勸調解,兩人矛盾才暫時得以平息。


        這樣的例子并不少見。多的是因為家暴被殺,卻因為兇手是其家人,而得到諒解甚至被輕判的可能。


        這兩起案子的邏輯,在我看來流氓得異曲同工:


        法律認為,如果虐待殘害你的,是你的丈夫/妻子/父母,那么你沒被弄死之前,都屬于“人民內部矛盾”,只會予以調解;


        同樣的,只要壞人進入你家打算燒殺搶掠卻還沒有付諸行動,那么在此之前對你所有的人格侮辱、暴力恐嚇,甚至當著你的面強奸你母親,你都不能反抗。


        因為萬一他不小心失血過多死了,你就會被判無期。


        04


        日本作家東野圭吾有本小說叫《彷徨之刃》。


        里面講述了一個單身父親,相依為命的女兒被兩個未成年人凌虐強奸致死。因為未成年人犯罪往往會規避法律制裁,絕望的父親最后選擇自己提刀復仇。


        在電影的末尾,被《少年法》庇佑的兇手得救,這個東奔西逃的父親最終也沒有完全復仇成功。在被警方圍堵后,他絕望地倒在槍口之下。


        電影里的一段臺詞,我至今都記憶猶新:


        警察并不是保護市民,要保護的是法律,為防止法律受到破壞,拼命東奔西跑。但法律是絕對是正確的嗎?如果絕對正確,為什么又要頻頻修改?法律并不完善,為保護不完善的法律,警察就可以為所欲為嗎?踐踏他人的心也無所謂嗎?


        這就是我在這篇文章結尾想說的話。


        法理不外乎人情。


        當某些警察和法律都無法幫人匡扶正義的時候,當壞人利用法律里的漏洞為所欲為的時候,當你的至愛親人被人凌辱、強暴、被殺掉或者正面臨被殺,兇手卻無法得到制裁的時候,你連反抗都不可以,因為一不小心就可能防衛過當。


        你會選擇相信法律,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復仇和反擊?


        如果是我,我一定會像《彷徨之刃》里那個絕望的父親一樣。即使交代上自己這條命,也會拼盡全力保護我愛的人;如果他們有個三長兩短,我的腦海里只會有一命抵一命這個念頭。


        這就是我,一個法盲的答案。